第六十章 和张医生算隔年旧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六十章 和张医生算隔年旧帐

    他双手指天花板,说不出的小人得志,却听见一声极度不满的冷哼声。

    本来坐在床上恨恨地望着他的堂妹,看见他无耻的笑容,鼻子里极度鄙夷地哼了一声,拉了被单躺了下去,给了他一个无情的背影,那样瘦小娇弱,我见犹怜,又弧线完美可人!

    他谗笑着带着许多内疚和歉意走过去:“婷婷,哥哥来……”

    “不要脸的,不是要当人家爸爸吗?”周婷勃然大怒,猛地掀开被单,坐了起来,就连被单带飘起来的睡裙也不管了,恶狠狠地瞪着眼前这个刚刚升级到爸爸的堂兄。

    周望极度的理亏,不敢对堂部妹裙子里的春.色表示哪怕半点热情,完全忽略了那修长雪白大.腿交叉处的一抹纯白的小.裤裤,但还是吞了口涎水:“咕噜,婷婷,别这么大声呀,你听哥哥解……不要顽皮嘛。”

    他手上已经抓住了婷婷蹬过来的雪白小脚踝,极其沮丧地松了手,叹了口气,转身坐到堂妹的书桌前。

    “别给我装无辜,你还可怜了呢,不要脸!”婷婷真是大怒了,抓起被单就朝堂兄扔过去。

    周望如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回手一把抓住,然后抱进怀里,继续沮丧。

    周婷被他这高超的一手震的愣了愣,更火大了,跳下床来,拖鞋也不穿了,就赤着脚丫跑过来,捏了两只汤碗大的小拳头,在他背上胡擂一气,恨恨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悲凉,但声音还是小了许多:“我叫你草我妈,我叫你草我妈,你这个无耻下流卑鄙.荡无可救药不可饶恕天打五雷轰的坏的不能再坏恶的不能再恶十八层地狱都不能洗清你罪恶的要烂几吧的……”

    最后她打的没力气了,嘴里也再没气接下去了,于是就哭了,抽泣起来,那样伤心,那样失望。

    周望连忙用手里的被单捂住了她的犀利的小嘴:“求你啦姑奶奶,我错了还不成吗,你真要让你爸听见呀,你真想让哥死呀,那你干脆拿把刀子捅了我好了……”

    周婷的彪悍完全可以和刘佳媲美了,她从被单下面隐蔽地伸过手来,一把就抓住了那一切罪恶的源头,可不是普通的力量,她可是咬牙切齿的痛恨那玩意儿,猛烈地撕扯,恨不得将它立刻五马分尸。

    周望脸都青了,要知道堂妹不光抓住了他的主干,还连带一只椭圆形的小球球都抓住了的,这种形势之下,他除了咬牙坚持,同时在脸上表示自己的痛楚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好办法能解脱自己的宝贝了,脸上表情自然是丰富多彩了,不断地变幻着深度的痛楚。

    “哼!”周婷停住了拉扯,一把将堂兄松了手的被单丢到床上,但逮着他弱点的手一丝也不放松,脸上已经浮现了得色,“爽了吧?我现在就找把尖刀,喀嚓,看你以后还怎么去让我妈爽?”

    周望从堂妹的言语和表情上,已经看出了自己得救的曙光,于是更为沉痛地哀求道:“婷婷,放了哥吧,在它即将被押赴刑场之前,给它再透透气好不好?”

    “吃吃……”周婷果然被他的话逗的笑了起来,又连忙正色拉扯了两把,凑过脸来狠狠地威胁,“别以为你妹妹会心慈手软,刀子嘴豆腐心,你草了人家的亲娘,人家能这么轻易地被你一个笑话儿说服了吗?告诉你,门都没有,你让我草一下大婶试试看,你还不把人家皮扒了呢?”

    周望笑并痛苦着:“我们都是亲人,我不反对你去草你大婶,咕咕……哎哟,别再拉了呀……”

    “我叫你笑!别以为我草不了你.妈,我就用我手上这根恶棍,儿子草老娘,哈哈……”周婷对自己的奇思异想和大胆假设十分满意,自己捂嘴笑的不亦乐乎。

    却不知道他阴险的堂兄等的就是这一刻,猛地一缩腰,脱了龙爪,立刻捂住自己惨遭虐.待的宝贝,轻轻地揉起来。

    周婷不干了,扑上来:“不行不行,你耍诈,还给我,快还给我!”

    “切!你以为我真是猪头啊,还还给你呢,你长的出来吗你?大言不惭……”周望不屑地伸直了一只手,挡住耍赖的堂妹。

    这样就轻易地放过恶人,周婷怎么下的了台,开始商量:“那你再让妹妹抓一下,就一下,反正你都草了人家妈妈,也要吃点苦头的哈。”

    周望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郑重警告:“我跟你说,这种游戏是做不得滴,相当危险!”

    “不相信你还想对人家那……怎么样?”周婷似乎被自己不知不觉的顺口一句话给提醒了,不动了,水汪汪的双眸愣愣地望着堂兄,粉白的小脸跟着浮起红潮,小胸.脯也渐渐地开始剧烈起伏起来,她想起了自己梦梦懂懂地去上厕所时,在半路上听见母亲“小望,小老公,婶子终于给你草了……”那接下来的惊心动魄的一场戏……

    周望也愣了,因为他想避开妹妹已经化做水的眸光,于是稍一低头,呆住了。只见妹妹薄薄的睡裙胸口上,明显地顶着两颗枣核,甚至还能看见那枣核是坐落在两尊浑圆的小山包上的……

    “咕噜。”他咽下了口涎水,立刻魂飞魄散,因为妹妹开口了。

    “哥,想不想草妹妹?”周婷像完全换了个人,但却并不失她的性格。她目的明确地拉了哥哥的手,轻轻地按在她的左胸上,如水似梦的眸子就没有离开过哥哥的眼睛,还缓缓地踏出一步,以便哥哥真切地感受到她已经长大了,“反正你连妹妹的妈妈都折服了,还怕多一个妹妹吗?”

    “婷婷,”周望觉得自己的嗓子好干,声音也沙哑了,但手上传来的如实感觉,那颗枣核的硬挺怎么也无法忽略不计,但这是他害怕的,“不要,这样哥就……”

    当当当!

    “小望,在里面吗?”二叔周显康。

    “在呢,呵呵,二叔回来啦?”周望立刻缩回手,但却十分鄙夷自己的行为,因为他那只手在缩回来之际,十分卑鄙地在那只已经初具规模的结实的小馒头上握了握:恩,快赶上肉馅的包子了。

    他却不知道自己跑过去开门的时候,被自己轻薄了的堂妹没站稳,一个跄踉,扑在书桌上,嗓子里才轻微地发出了声“恩……”。

    “你小子,几天不见又长高了,恐怕过年的时候就比你二叔高了呢,我嫉妒,哈哈……”周显康一拳捣在侄儿子的胸口上,好结实。

    “嘿嘿,我们现在吃的好嘛,营养跟的上,哪是你们当年的红薯加糠米能比的呢,嘿嘿……”周望不敢看二叔的眼睛。

    “婷婷呀,帮爸爸去把象棋拿来,爸爸要跟你哥哥大杀几盘,轻点呀,别吵了你.妈……”

    “我先去嘘嘘一下。”周望朝卫生间冲去。

    回来时,却看见周婷一手拿着棋盘,一手提着装着象棋的袋子,站在她父母的卧室门外,小脸红扑扑地望着他。

    他踌躇着走过去。

    “哥,你刚才捏了,感觉好怪哟……”堂妹凑到他耳朵边兴奋地小声报告。

    “没有捏,别瞎说。”堂兄不认帐,埋头就朝她的屋子里走。

    “你就是捏了,就是捏了……”堂妹不依不饶跟在后面,用棋盘拍了下赖帐的堂兄的屁股。

    “爸,你们去前面下好不好,我要换衣服了。”周婷弓着上身,掩饰她那刚刚发现妙用的小乳猪……

    八月末,周望终于还是忍不住去找刘佳了。马上就上升初三了,学习会紧张一些。但以周望的成绩,要考县中还是没问题的,但据说刘佳要考个中专校,比如警校,她一个女孩子,按村里人说法,嫁个好人家就行了。

    可周望不干啊,要是自己再上个高中,一不小心再考个大学,而自己预定的小媳妇岂不是要面对几年的孤单?以她的条件,追逐者不是一大群?

    大太阳,他溜到了刘佳家门前,因为他知道爷爷和刘化明正带着一群县工商局来检查工作的领导们去吃饭去了,而江雪她们几个厂的人都守侯在厂里的等待检阅的,包括周望的妈妈和小婶子她们。

    所以,刘佳现在也就是和她奶奶两人在家。

    他刚想仰了脖子要朝二楼上喊一声的,她家堂屋的大门突然开了一道缝,一条半人高的大狼狗冲了出来,只稍一顿,就纵身一跃,血盆大口朝周望的脖子上咬来。整个过程吭都没吭一声。

    尽管现在周望身手也不是一般,但被突然袭击,又是这样一条畜生,他根本无法躲闪,拳头根本抡不圆,却也带着他毕身的力量击中了狼狗的脖子。几乎没有什么效用,不过他总算借着反弹力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一百多斤的狼狗也就扑到了他身上,嘴巴还是朝他喉咙上咬来。

    他嘴里一边大叫,却也可以伸出双手死死地抵住狼狗的脖子,一滴涎水掉到了他的鼻子上,腥腥的,相当恶心。狼狗两只前爪不住地在他肚子上抓挠,他却只能忍住剧痛,也抬起一只脚,猛地蹬在狗肚子上……

    “欢欢,欢欢,坐下!”门里跑出来一个花儿一般的少女,手里提着条拴狗套。

    这条大欢欢立刻坐在了地上,伸出长长的舌头望着周望。

    坐在村医务室里,周望根本都没有心情从张巧华的领口里望进去偷看她那对大奶.子了,咬着牙让张医生给他清理肚子上一条条的浸血的爪痕,眼睛一直和泪汪汪的刘佳对视……

    “呵呵,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哈,佳佳,看你小老公好惨哟,哟哟,心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哟,呵呵……”张巧华手上抓着棉签,抬眼去打趣刘佳。

    刘佳被她这样一逗,眼泪立刻掉了下来:“我去叫妈妈过来……呜……”飞一样跑了出去。

    “小男子汉,有种,硬是不叫一声出来,比你那没用的老子……臭嘴,咯咯……”张巧华象征性地给了自己的一个耳光。

    周望笑了:“老子没用,是不是想试试儿子呀,隔年旧帐好象我们还没有算清啊,巧——姨——?”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