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涂药水的过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四十章 涂药水的过程

    因为她今天跑前跑后忙的热了的缘故,所以她现在毛线衣外面只罩了件小夹袄,不过正好把她的凸显的活灵活现。

    “雪姨,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我那纯粹是无意的,随便手一伸就按在那里了,你不知道她打的我好凶?”周望说到这里,身上不禁打了个哆嗦。

    “呵呵……”江雪笑起来了,那巍颤颤的跟着泛起一片波浪,周望局促起来,吞了口口水,江雪立刻收了笑,严肃地问他,“那你以后是不是就要对我们佳佳负责任啦?”

    “雪姨,我们才多大呀……”

    “什么?你是不想认帐了?争”江雪脸上带着笑意瞪着他。

    “帐当然是要认的了,不过目前我们都还小,你也知道,我们身体都还没有长开,看是不是这个事情以后再谈啊?”周望又吞了口口水。

    江雪当然看见了,突然脸上红晕扩散开来,柔声问他:“那身体要怎么样才算是长开了的呢?”

    这,不明摆着诱导人家吗?周望蠢蠢欲动起来,认真地观察了一下江雪的神色,估量了一番后,大胆地抬手左手来,几乎都要点到江雪的右胸上了:“起码也要这样子的嘛。”

    “你个臭小子,我女儿让你占尽了便宜,现在还想动我的主意来了,你是不是想大小通吃啊?”江雪脸上的红云集中起来了,伸手捏着周望的脸肉。

    “不敢,”周望一点也没有“不敢”的惧怕,委屈地分辨,“我不是还没有长开吗?嘿嘿。”

    江雪踮了脚,伸着脖子朝外面望了一眼,立刻拉着他到了橱柜前,一边拉开玻璃橱窗拿药酒,一边背着脸问周望:“小望,你是喜欢佳佳这样的小姑娘呢,还是喜欢大一点的阿姨啊?你别想歪了哈,雪姨只是问问。”

    哪知道周望盯着她丰厚的臀.部,很老实地回答说:“我都喜欢。”

    “扑哧——”江雪转过身来,拈着他的耳朵,“臭小子这么贪心,你不是说你身体还没有长开么,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说不得雪姨要给你检查一下了。”

    ……

    周望差点就软了。那张巧华也太鸡婆了点吧,把我这事拿出去宣传,以后我还在村子里怎么混啊?

    ……

    “臭小子,雪姨可是佳佳的妈妈呀,这怎么行?”江雪尽管这样说,却还是爱不释手地抓着周望。

    ……

    ……

    江雪有点蒙了,本来想随便戏耍一下周望的,却没有想到他如今已经这样主动了,比那十八九岁的小伙子都来劲,一时居然适应不了。

    ……

    于是她一把抓住了周望的手腕,拼了力抽了出来:“小望,别,别这样,冷静下,先给你涂药水,啊?你松手呀,阿姨痛呢……”

    ……

    江雪又羞又急又好笑,扑哧一口吹掉了:“你把雪姨拔痛了,还拿出来显摆,小坏蛋,都不知道你以后要怎么欺负我们家佳佳了,便宜了你这个臭小子。”

    说完拉了周望的伤手,取了酒瓶盖开始给他涂药水,细心的让周望感动,甚至都后悔愧疚刚才自己的无礼行径了。

    于是他忍不住扶着江雪的肩头说:“雪姨,我会好好照顾佳佳的,你放心好了,我也会很——孝顺你的。”

    江雪听到孝顺两个字被周望着重强调了,本来就难以平静的心,更狂热地跳动起来,她很矛盾,只低着头说:“小望,雪姨我……老了,你还是对佳佳好一点,雪姨就心满意足了。”

    “雪姨,”周望突然觉得心里哽的厉害,“我刚才那样对你,是不是让你生气了?我以后一定改的,请你一定答应让我和佳佳一起孝顺你好吗?”

    江雪听了周望这样的话,还在为自己刚才想偏了而自责,抬起头来却看见周望眼里火一样的深情,立刻羞涩了,感动了,感情像潮水一般朝她迎面涌来。当周望轻轻地用手摸摸她的下巴时,她真忍不住想要紧紧地把他搂进怀里来,用自己博大的胸怀好好抚慰一下这个可爱的精灵孩子。

    ……

    周望笑了,满意满足地笑了,一边伸手进她的线衣,一边轻轻地说:“好啊好啊。雪姨,你真好,我永远都会对你和佳佳好的,只要她不打我。”

    “你对我好了,我干吗打你呀?你……妈……这是?”刘佳进来了,晃眼看见背对着她的周望的手,似乎飞快地从她母亲身上拿出来,而周望和母亲两人都似乎也吃了一惊。

    周望当然蒙了,刘佳的强悍他是从小领略到现在。

    还是江雪反应快,而且仗着她是母亲:“有啥,小望帮妈理了下褂子,你不好好陪姑姑婶子她们,上来干啥?”

    说完又细心地给周望涂起药酒来。

    刘佳只说着“我看好久没下来,所以上来看看的”,一面注意审视周望的神色。但周望就是给她傻笑,她保持着疑惑,心想过后一定要找他拷问清楚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