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小媳妇的眼泪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三十八章 小媳妇的眼泪

    “刘奶奶生日,一定要请我们回去的,呜……”周婷晃眼又看见了周望的手,禁不住又哭了。

    “哎,”周显康无奈地叹了口气,“现在这治安也……上车上车,回去再说了。”

    刘化明母亲寿辰,自然顶头上司加知遇之恩的周德云一家是全家搬了。周望不去,张思梦也要留下来照顾连筷子都提不起来的儿子,但周显培也回来了。他很强硬,就是当着他老子周德云的面,也坚决叫上张思梦去赴宴去了,丢下一句:“你干吗可怜他,他自寻的我还没跟他算帐。”

    出了院子,还对妻子抱怨:“他现在敢顶撞我了,还不都是你惯出来的?他现在这么大了,正是所谓的青春期叛逆阶段,一味地牵就他,以后我看他还怎么听你的话……”

    “大哥,你直接说慈母多败乡儿好了,哈哈。”周显康递一支烟给他哥笑说道。

    张思梦还是有些惧怕丈夫的,而且她也知道在人面前给丈夫留些面子,所以拉着侄女周婷的手默默地跟着不吭声,不时地替周显翠怀抱里的婴孩掩一下被子。

    老爷子周德云背着手走在最前面,对他们的话显然是有意见的,但今天是去赴宴,没有发作,朝小儿子家喊了声:“佳啊,该走了,不要麻烦人家来叫!”

    只听的周显佳在他院子里回了声:“恩,就来——你快点呢,爸都在叫了,晚上黑灯瞎火的,打扮了给哪个看啊?”

    “不要你管,你等不及了先走得了,你抱小乐。”是王利娟的声音。

    周望倚在二楼的栏杆上,朝一群说笑着去刘化明家吃酒的张望着,水泥栏杆上放着一碗鸡蛋面,左手极其别扭地提着筷子,还在回味着母亲出了院门,投来的那一眼不舍的笑,又听见慌慌忙忙锁了门,最后跟上去的小婶子利娟的调笑:“小望啊,慢慢吃,一会婶子回来给你喂好不好?咯咯……”

    “不如你现在回来给我喂了……”周望一时情动,差点把那“奶才去”几个字吐出来了,慌忙刹住,警惕地朝周围望了望,暗赞自己警醒。

    实在不方便,也不吃饭了,抱了碗下了楼,拨了师父的手机,一接通他就眼泪汪汪的了:“师父,我被人欺负了,呜……”

    “哈哈,看来也不是很严重嘛,还能给师父打电话,别哭别哭,我周宁的徒弟怎么可以轻易哭鼻子的,哈哈……”听起来,周宁为徒弟被欺负了,还很为幸灾乐祸的高兴。

    但等他听完了周望的述说后,沉默了一下,才说:“你别担心,是我叫你雪姨不出面的,只随便让两个小子去打了个招呼,也没有说出我们的名号来,具体原因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既然你的手这么严重了,明天一早出来,我让人去接你过来,我看看都严重到什么程度了,一边给你弄个治疗方案出来,一边按你的伤势去给你报仇,好不好?”

    挂了电话,周望心情好了许多了,似乎已经看到那美丽的陆风已经缺了一只胳臂,少了半条腿趴在地上求饶狗命了一样,爽!

    不过师父还是不透露哪怕一点点他的身份,这让周望心里痒痒的。生长在县城边上,对本县的一些涉黑势力还是有所耳闻的。

    好象最大的一伙,是什么前任公安局长的儿子做老大的,江湖名号为嚣张的“政府帮”,依附的势力很庞大,也鱼龙混杂。所以给普通百姓以县城一出点啥事,人家都怀疑是政府帮参与了的概念。

    其次就是“大兴帮”,大兴是本县的一个乡镇,比较偏远,也很贫穷。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那里出来在县城讨生活的一群人,经常被欺负,于是在几个领头人的组织下,成立了大兴帮,那可是最凶狠的一伙亡命徒。轻易不会招惹人,但绝对不允许别人招惹他们,否则就是刀刀见血,坐牢偿命眼睛都不眨一下。

    还有一帮叫“回回”,就是本县的回族人帮会。他们作为少数民族,有党和政府的政策优待,出了事往往都有政府出面,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也是大家都忌讳的一伙人。

    其余的也就都是些小帮小会,当然也不乏狠辣角色,不甘心受人指使的,不依附于任何其他大势力。周望作为一个局外人,也就知道得了这些,那么师父属于哪一帮哪一会呢?绝对不是回回,大兴帮也不像,也不该是政府帮的,那么这样说来,岂不是实力根本排不上号了?

    他有点沮丧,立刻想到那个仇人陆风了。

    他现在倒是在怀疑那陆风,阳光中带着阴沉,很有作大的潜质,而且他带着的那帮人,也似乎个个都是身手不凡的样子,好象意图要闯出属于他们自己的一番天地一样。

    不过,因为一个小学女生就大动肝火,似乎也太稚气了些吧,做大事者如此贪婪女色,大忌也!

    他神思不定,又开始担忧自己的手现在这样了,虽然回家后,父亲带着去村医务室让那个小护士打了针消炎药,也开了点药片,但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上学做作业怎么办。突然他又笑了起来,刘老师看到自己这样子,应该会陪出些同情的泪水了吧……

    有人在拍院门,然后传来了刘佳的声音:“周望,周望,开门……”

    周望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此时一听到刘佳小媳妇的声音,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门一开,刘佳裹着一阵香风就卷进来了,手上电筒立刻朝他手上照去:“我看看,快让我看看,都怎么了……”

    但周望一把就将她的小蛮腰抱住了,委屈的又激动的泪水直朝她的小香肩上淌,甚至抽泣了起来,却从她背后看见了堂妹周婷站在大门口古怪地笑。他有点不好意思,但情到了浓处,如何收拾的了,照旧不松手。

    刘佳似乎也被感染了,稍稍扭了扭腰肢,就不动了,也抱住了他,不过有些迟疑,轻声说:“婷婷在呢,你不怕她你状啊——别哭,男子汉有眼泪不轻弹的嘛,可别让人家看到了,婷婷不准说出去哈?”

    周望被她半文不武的话逗的扑哧一口笑,眼泪鼻涕一齐冲出来,鼻孔下面冒了一个大泡。

    刘佳耳朵边稀里哗啦的声响,她立刻把周望推开,嗲怪地打他一下在肩头,可爱地皱着鼻子说:“看你恶心八拉的,还不好好的让我给你擦了?”

    说完把手电筒递给周婷,也不理周婷戏谑的笑了,手上早已掏出几张随身带的香纸来,展开一张,扶着他的头,连用了三张才将他脸上的眼泪鼻涕一起擦掉,拉着他走到客厅里来,硬将他背在背后的伤手展现到灯光下,红嘟嘟,肿脬脬。

    “婷婷……”刘佳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那些人都叫啥名字,一般混在哪里的,给我说,我要叫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她这“狠毒”的话,吓的周氏兄妹同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不过周望立刻反应过来了,她的小叔叔不是就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么,难怪她有这样的豪气。

    周望正要劝阻,婷婷也来了精神了,抢先申诉出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是因为你呀?”刘佳已经止住了眼泪,但转眼一看到周望的手,眼泪又花花转了,“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呀,我让叔叔就帮你解围了的,现在看看你哥的手,你不心痛吗?”

    说完抽搐起来。

    “可,我先前不知道你……是我嫂子呀?”婷婷鼻子一酸,但眼睛却望着哥哥,那里面的复杂感情,也可能只有自己知道了。

    青春懵懂的女孩子,情窦初开,正梦想期待为自己挺身而出的白马王子,而下午她亲眼见到了周望因为她所遭受的屈辱,如果不是因为同样身体里流淌着一样的血脉的话,她少女懵懂的心早就附到周望身上去了。

    但现在确实地看到这个从小就和哥哥见面就红脖子抡胳臂的刘佳,居然和哥哥已经谈到了一处了,心里怎么没有别样的酸味?

    刘佳和周望听了婷婷的话,双双红了脸,异口同声地反驳她:“别瞎说。”

    “那你们这算是啥回事呢?”婷婷苦着脸。

    “不算啥回事。”又是异口同声。

    说完,周望和刘佳心里都异常地柔软起来。谁能想到以前仇人一样的死对头,现在居然有这样的默契和心有灵犀了,这不是在预示着未来两人的路将是一片锦绣么?

    但婷婷心下愈发的不是滋味了,她也知道自己这叫嫉妒,甚至希望他们两人马上翻脸,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尽管这对自己并有什么好处,可她就是无法打消这样的念头。于是她想到了眼不见心不烦的道理:“你们肯定有话说,我先去外面等你们。”

    说完也不听他们两人劝阻说外面冷,就快步出去了。

    周望现在对自己这个赖上来的媳妇是相当满意的了,于是值此单独相处的机会,他不免食指大动起来,望着近在咫尺红扑扑嫩地刘佳的脸,舔了一下嘴唇,怪笑道:“你看我妹妹多懂礼貌,嘿嘿。”

    说完就去逮刘佳的手。

    刘佳当然退开了,嗲叫一声:“死性不改,哼,等你娶我过门那一天才许你碰我。”

    周望立刻跳了起看小说^.V.^请到http://www.

    http://www.

    www.来:“那岂不是还有十年八年的,我就不信你能忍的住?”

    刘佳诡秘地朝大门的方向望了一眼,明亮的大眼睛突然妩媚起来,极小声地说:“我没说我不可以碰你呀。”

    这话听的真切,大周望和小周望都立刻焕发了青春,蠢蠢欲动起来,于是大周望代小弟表达了他们共同的心愿:“不如趁此良辰美景,我们去厨房让你碰一碰?”

    不由分说,用他那正常的一只手,飞快地就拉上了刘佳,跌跌撞撞地进了厨房。大门外密切倾听的周婷气的狠狠地跺脚。

    “放手啦,妈妈让我来叫你去吃饭的,讨厌啦……”刘佳尽管如此抗拒,但身子还是轻易地就被周望牵进了厨房,逼在了灶台一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