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我们能做什么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九章 我们能做什么呀

    终于杨春燕似觉有人了,一边抬起头来,一边问:“多少……扑哧……”

    她笑了,将还没有清理好的钱都锁进了柜子,然后扭头朝里面叫了声:“春蓉,出来。”

    然后拿两张票塞到周望手里:“你到外面等我。”

    周望也顾不得看是什么票了,满怀着激动跑了出来,一看,是两张两点钟的电影票。抬腕看大姑姑送的石英表,才一点半。而电影院就在斜对面,几步路就到了。

    今天放的是什么电影呢?

    他正在胡思乱想,一个妖娆的身影从身边擦过,并带着一阵香风传来一句话:“走啊,傻啦?”

    周望定睛一看,原来是杨春燕走过去了。她上身现在套了件橘红色风衣,是一条呢子裙子,尽让白净的小腿露出一截来,让周望替她感到冷。他连忙跟上去,眼睛一直盯着那两段小腿咽着口水,脑子已经开始筹划和憧憬着等会电影院里的绮丽景象来……

    今天放的电影是《卧虎藏龙》,这个周望已经在二叔家看到了盗版的光碟了,不但效果差,而且也没什么值得回味的。但今天有美人作陪,其心情又当是别样,就是电影频道放的《地道战》,他也会欣然前往的。

    检了票,两人刚一进人行甬道,杨春燕就挽上了周望的手臂,那样自然,也理所当然一般,周望简直有点喜出望外了。更加让他嗓子发干的是,春燕还将她涨鼓鼓软绵绵地胸肆无忌惮地抵在他手臂上,这使周望在快乐的同时,也有些郁闷:自己何德何能啊,竟然这么容易就能赢取女人的心?难道自己长的貌比潘安,情比宝玉么?

    大片的感召力就是强,看电影的人很多。但更让心痒难止的事情发生了,春燕竟然直接拉着周望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我们不是十三排的吗,那么好的位置……”他才问到这里,春燕已经笑了起来,一把按在他的根上,他连忙住嘴,也心有所悟。

    春燕吐气如兰,任由一对大胸抵在他身上,将嘴唇几乎都要叼着他耳朵了:“那你是要看电影,还是要和姐姐坐在一起说说话儿啊,小傻瓜?”

    周望正要反戈一击,来了两个人。此时放映大堂的灯还明晃晃地开着的,是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手里拿着自己的票,一再地核对,然后确定他们的位置就是周望着春燕占着的,那男的便开口问:“请问,你们的票是这里吗?”

    春燕连忙说:“你们能不能跟我们换一下啊,我们是十三排的呢?”

    说着把周望手上的票递给他们。

    那女的似乎有点急了,干脆地说:“不换,我们就坐这里。”

    周望看见那男的腼腆地笑了,于是自己也笑了,站起身来,便朝外挤。

    到了通道上,春燕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却不死心,拉着周望又朝另一边角落里挤进去,那里已经坐了两个人了。

    幸好,这次这两个人都是男的,也不是同伴,欣然同意换票。

    坐定后,春燕挨着墙,完全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感染的周望也激动起来。但他身边挨着一个带小孩的眼镜年轻妈妈,此时灯还亮着,他实在不敢造次,只得强忍住。

    那年轻妈妈似乎也对身边这两个人起了警惕之心,很是看了周望几眼,那眼神似乎在问:这男孩子多大啊,就能骗到一个这样顺眼的女子瞎胡来了?这都是什么世道了哟……

    终于灯灭了,春燕就迫不及待地伸手按在了周望的裆上,吃吃笑起来:“憋坏了吧?”

    周望生怕那年轻妈妈发现了,本能地俯身去挡。没想到他不挡还好,这幅度有点大的遮挡动作反而引起了那年轻妈妈的注意和侧目,更让周望哭笑不得的是,那妈妈居然扶了下眼镜低下头来,将周望的那里看个仔细,这一看,发现一只手飞快地从周望的裆上抽走了,她也连忙扭开眼睛,心里一连地骂着“狗男女,不要脸”,搂着怀里的小孩暗叹晦气。

    周望几乎要抹一把汗了,但听春燕献技道:“这女的也忒不懂事了点,要不我们捉弄她?”

    “怎么捉弄,可不要太过分了?”周望很不明白如何可以捉弄到人家,但手肘上传来的柔软,使得他对春燕的提议也动起心来。

    “我们假装她不存在,我们做我们的,看她难受不难受?”春燕如是说,又将手放过来了。

    这样的话也太霸道了点,周望简直生生地受了十年教育一样,不过他还是战战津津地问:“我们能做什么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