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嗯……噢……嗯……”妈妈的呻吟也开始变得迷茫,而在这极大的羞辱中妈妈竟还感觉到了一丝兴奋。

    打扫干净所有的剃须膏后,秦树又分开妈妈的臀瓣,小心翼翼的刮净肛门周围的短毛,如同在修饰着一件贵重的艺术品。秦树还拨开妈妈的阴唇,将残存在角落的一些细碎毛发也都清理得一根不剩,最后甚至在妈妈的阴唇上来回刮了两下。

    “好了,这样的纪姨才是我的骚姨妈,简直太美了。”用湿毛巾把妈妈的下体清理干净,秦树尽情欣赏着妈妈犹如新生婴儿一般的下体,没有了杂乱阴毛的遮掩,柔嫩的熟女阴部一览无余的呈现出来,白皙的肌肤泛出红晕,胀如黄豆般大小的阴蒂娇艳欲滴,蠕动的阴唇上挂着几滴淫汁晶莹剔透,若隐若现的肉洞惹人遐想,似乎连未经人事的菊花屁眼在一闭一合间都散发着妩媚的肉香,引诱着每一个男人来品尝。

    “嗯……不要……我不要这样……”阴毛被刮掉的现实令思想保守的妈妈还有些不能接受,美目中涌出羞愤的泪水。

    “嘿嘿,都充血成这样子了。”

    秦树用手捏住妈妈的阴唇拉开,对清晰出现在眼前的肉洞吹着热气。“刚才纪姨自己也承认是淫荡的骚姨妈了,不是么?”

    “啊……嗯……不要……不要那样弄……嗯……”妈妈的下体一阵阵痉挛,肥美性感的肉臀扭动出淫荡的姿势想要躲避秦树的挑逗,却更像是在渴求着大肉棒的贯入。

    “不要?纪姨的肉洞张开得让我都能看到里面了,怎么还说不要?”指尖轻轻探入妈妈的穴口,秦树用手指在肉洞浅进浅出。

    “啊……不要……嗯……求求你……饶了我吧……嗯……”妈妈的屁股左右扭动的幅度更大,可始终不能逃离手指的侵犯。更为残忍的是,就在妈妈感觉快要再一次达到性欲高潮的时候,秦树却停止了动作,妈妈想泄却泄不出来。

    “嗯……不要……不要离开……啊……求求你……”妈妈继续扭摆纤腰,被捆绑住的美肉极力的挺起想要索取秦树的爱抚。

    “这么想要?难怪纪姨承认自己是个淫荡的骚货。”

    “嗯……求你……啊……给人家……”妈妈哭泣着哀求。

    “可现在已经是下午了,我们午饭还没吃呢,纪姨要是饿坏了,我会心疼的。”秦树看了眼时钟,一边剃毛一边用手机拍下过程的特写,竟然又耗去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嗯……老公……求求你……继续干我……啊……人家是……骚货……不要离开……”性欲高涨的美肉渴望着秦树抚慰,妈妈娇喘着说出自己平时想都不敢想的话。

    “骚成这样,是时候给纪姨弄点新的东西了。”看到妈妈表现出的淫荡模样,秦树心念一转,回到房间找出跳蛋和一根直径约有三厘米、长度约有二十厘米的电动塑胶按摩棒,都换上新的电池。

    “纪姨乖乖的在家呆着,我出去买点吃的东西回来。”秦树俯下身在妈妈耳边哈着热气幽幽的说道,手里的淫具交替在妈妈光秃秃的阴唇上刮蹭。

    “啊……不要……求你……不要走……干我……嗯……干人家……”阴道内骤升的空虚感瞬间袭遍妈妈全身的媚肉。

    “那这根纪姨要不要啊?”秦树拿着沾满妈妈淫液的按摩棒顶在蜜穴口,妈妈肥美的肉臀马上迎合着扭出淫荡的姿势。

    “嗯……要……快给我……啊……不要在……折磨人家……啊……啊……”秦树握着按摩棒慢慢向里捅了进去。一声尖细的呻吟从妈妈的喉咙里发出,按摩棒一直深入到子宫颈口才停下,妈妈的空虚感立刻得到缓解。在妈妈想要感受被抽送的快感时,秦树拿起跳蛋又顶在了妈妈的菊花口。

    “嗯……不要……那里不行……啊……不要……啊……啊……”秦树用食指再次挤入妈妈的娇嫩屁眼,有了刚才小手指的试探以及淫液的润滑,索性将心一横,秦树稍稍用力,整根手指完全捅进了妈妈的菊花。妈妈全身一阵痉挛,阴道壁突然紧促的收缩,连带着菊花也将秦树的手指缩紧裹住。阴道内一泄如注,滚烫的淫液再次流湿了妈妈不断扭动的大屁股。

    “骚姨妈,又高潮了?不过这才刚开始呢,”故意提醒的话语令妈妈暂时喘息放松,秦树快速的抽出手指,然后将整只跳蛋塞入妈妈的屁眼。

    “啊……不要……快拿出去……我受不了……嗯……噢……”与刚才手指的略带柔软不同,硬硬的感觉使妈妈的括约肌迅速收紧,将跳蛋完全吞了进去。看着妈妈的媚态,秦树麻利的将按摩棒和跳蛋固定好,又戏谑的将两个淫具的档位调到最大,“接下来纪姨可要忍住了哦。”

    “不要……求……啊……噢呵……”觉察出异样,妈妈想要拒绝哀求,没等她说完,秦树同时启动了两个淫具的开关。动力强劲的跳蛋立刻在妈妈的屁眼里“嗡嗡”的震动起来,按摩棒能够伸缩的前段也开始在妈妈的阴道里一下下冲撞,仿龟头的顶端更是每次抵住妈妈的子宫颈口转着圈摆动搅弄。妈妈全身猛的绷紧,纤腰和美臀弓起到不可思议的弧度,脑袋顺势后仰,美脚用力蜷缩在一起,呻吟声也被一下子卡在喉咙里,只是张嘴发出哈哈的气喘。

    这样持续了半分钟的时间,一股晶莹的水流从妈妈的尿道口喷涌而出,随着屁股一次次拱起,尿液甚至淋在了茶几对面的地板上。下体的两个肉洞第一次同时被侵犯,令还在高潮余韵中的妈妈达到了更高的性爱顶峰,前所未有的刺激令妈妈再次失禁了。

    “慢慢享受吧,骚姨妈,我出去买点吃的。”

    ***********************************

    我写到了35,还是一章章来更吧。完本应该是39——42。

    ***********************************

    第三十章

    感冒总是很难受的,想了个模糊的计划后,我实在坚持不住了,于是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人在摇我的身子,我迷糊着睁开眼,听到刘安说,“田西,你妈妈来了。”

    我把头伸到外面,看到妈妈的俏脸,她惦着脚尖,脸上写满了担忧。

    原来妈妈还记得我这个儿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昨晚的活春宫还在我的脑海里重放。

    妈妈柔声问:“小西,好点了吗?”

    我不想说话,从床头拿来我的闹钟一看,是12点30分。

    妈妈又问:“你还没吃饭吧?”

    我“嗯”了一声。

    见我这样子,妈妈以为我很难受,说:“怎么有气无力的?是不是还在发烧?”说着就伸手摸上我了的额头。

    妈妈的手很滑很嫩,掌心的温热让人感觉非常舒服,只是……我在内心呵呵笑着。

    “不烫啊?”妈妈奇怪地问:“小西,你怎么不说话?”

    我敷衍着说:“我头晕。”

    “那快点去医院。”妈妈说。

    “医生说了,让我放学了再去输液。”

    “那你快起床,来我宿舍,我给你做点吃的。”

    “不。”我突然想到秦树可能就在那个地方,没来由的就抵触起来。

    “不吃饭怎么行?”妈妈的声音带了点责备,一如长辈要求小辈的语气,在带上那严肃的表情。这不就是我那个熟悉的妈妈吗?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这样的妈妈会和自己的外甥发生奸情。

    “快下来。”妈妈催促我,语气中不带一点回旋余地。

    我无可奈何地下了床,妈妈走近过来,给我整了整衣领,又帮我抚平一下头发。

    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妈妈微笑的脸,突然就想哭出来。我连忙忍住这一股冲动,说:“妈,快走吧。”

    我跟着妈妈离开宿舍,一路和妈妈并肩走着,这一刻,跟妈妈走在一起我有种异样的感觉。

    妈妈的侧脸很美,妈妈并不像大部分中年女人一样年老色衰,需要化很浓的妆来掩饰,从妈妈的脸上可以看到一种很自然的美,即有成熟的风韵,又不失青春的靓丽。我又低头以新的眼光去看妈妈的身材,年轻的时候妈妈的身材非常苗条,我小的时候喜欢黏着妈妈,经常会听到妈妈的好友问她是怎么保持的。可见妈妈的好身材是令所有人艳羡的。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妈妈的身材渐渐有些走样,整体变得更为成熟丰腴,但是胸也因此变得更大,臀部更加丰满。总体来说反而更加诱人。

    是的,现在的妈妈是如此的诱人。

    我第一次用以一个男人欣赏女人的角度去看妈妈,妈妈红润的脸庞隐藏了万种风情。看着妈妈,我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脑海里秦树把妈妈压在身下的画面不停地闪现,想着想着,我自己的身影忽然代替了秦树,把妈妈肉泥蹂躏在身下,身体里莫名一股快感袭来,画面急转,妈妈突然握住了我的下体,张开了小嘴就要把我含住。

    巨大的震撼把我从意淫中拉了出来,不知不觉浑身都是虚汗。

    妈妈关心地问我,“儿子怎么了?”

    “我……我,我没事。”我尴尬地走到了妈妈前面。我忽然不敢去正视妈妈的脸。

    到了妈妈宿舍,秦树并不在,但我看到原本空着的床位已经铺好了。

    我指着床铺问妈妈,“是哪个老师搬进来了?”我心里一喜,如果有人搬进来的话,那秦树就没法和妈妈单独在一起了。

    妈妈脸一红,说:“是你苏老师搬进来住了。”

    “嗯?”我一愣,说:“苏老师不是买了房子么,怎么还住进来?”

    妈妈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还不是为了你们这群兔崽子,一点也不让苏老师放心。”

    “哪有。”我辩解道。

    “好了,好了。知道你很听话。”妈妈说,“你想吃什么?”

    我随口一说,“就下一碗面吧。”

    妈妈去了厨房,我坐到了苏老师的床上,非常的震惊。苏老师和妈妈都已经被秦树搞上了,现在她们都住了过来,难道是秦树的意思?

    越想越头疼,为什么我遇到这种事?

    妈妈下了一碗很清淡的面,老实说我确实有点饿了。

    吃面的时候妈妈见我闷闷不乐,于是问我:“怎么一点也不高兴,是哪里不舒服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