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听着是黑道上的事,我也不想多问。

    “真是烦人啊,田西,我们出去走走吧。”

    我一口答应,反正呆在家里也是闲着。

    经过家门口的时候我朝妈妈打报告,妈妈出来说:“带着秦树一块吧。”

    我露出了难色,想着该怎么拒绝,妈妈看到我的表情有些失望,摆了摆手说:“算了算了。记得早点回来。”

    我高兴地说,“妈,那我走了。”

    路星也礼貌地说:“阿姨再见。”

    看着我和路星离去,妈妈想起了家里的秦树。秦树正在房间里睡午觉,仰躺在床上,档部耸起高高的一块,看得妈妈有点心有点慌。

    妈妈摇了摇头,又回到了房里继续工作。

    过了会,秦树缓缓醒来。秦树坐在床上深深地吸了口气,像是做足了准备的样子,他有条不紊地从背包里找到了样东西握在掌心,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妈妈的卧室。

    听到脚步声的妈妈回过头,“是秦树啊,有什么事吗?”

    秦树微笑着说,“纪姨你继续,我只是随便看看。”

    妈妈笑了笑,回头继续思考着,这时秦树往桌上放了一样东西,妈妈奇怪地看去,那是一个小小的红色柱状体玩具,尾端有一根导线,连在一个盒子上,妈妈奇怪地问:“这是什么?”

    秦树走到了妈妈的身边,低声说,“我妈妈常用的东西……”

    “奇奇怪怪的。”

    妈妈看向秦树,“你……”

    秦树的大肉棒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把妈妈想说的话全逼了回去。昨夜车上秦树无礼地抚摸还记忆如新。

    “纪姨,你答应过的,这几天你还会帮我弄。”

    秦树握着大肉棒顶到了妈妈的脸颊上。

    妈妈呼吸加重,“秦……啊……”

    刚想说话,秦树的大肉棒快要顶到眼睛了。

    硕大的龟头在妈妈眼里越来越大,好大、好大的阴茎……妈妈不由地闭起了眼睛。

    秦树握着大肉棒,用硕大的龟头在妈妈的左脸上画着圈圈。妈妈喘着粗气,大肉棒的挑逗让妈妈心中燃起了一股莫名地欲火。

    今天妈妈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女士衬衫,秦树伸出另一只手缓缓解开了妈妈胸前的两个扣子。雪白的美乳还有那条深深的乳沟暴露在秦树的眼底,两团美肉随着妈妈胸口的起伏一上一下,看得秦树血脉喷张。

    秦树的大肉棒还在妈妈的脸上来回磨蹭着,像是在自己的领土上巡视。闭着眼的妈妈感受着大肉棒的冲击,肉榜上的腥味刺激着妈妈的大脑,就像是中了毒一样,妈妈的身体开始变得酥软起来。

    “纪姨,张开嘴……”

    秦树握着大鸡巴戳向妈妈的朱唇。

    “不要……”

    妈妈下意识地说。

    这样欲拒还迎的表情,秦树自然不会错过机会。随着妈妈小嘴的张开,秦树插进去了一个龟头。秦树用一只手摸到妈妈的后脑,慢慢地往里按,龟头渐渐全部没入妈妈的檀口中,妈妈的嘴又小,这样一弄小嘴就撑得鼓鼓的。

    秦树布满青筋的大肉棒气势汹汹,开始慢慢地在妈妈小嘴里抽插起来,“纪姨,看着我。”

    妈妈缓缓睁开眼,仰视着看向秦树。

    秦树以这样的角度俯视平时高高在上的妈妈,看着妈妈带着幽怨的眼神张嘴吃大鸡巴,心里征服感达到了顶峰。

    任由妈妈性感的小嘴吸了一阵,秦树伸出双手按在妈妈的肩上,把妈妈往外面拉。妈妈含着秦树的大肉棒,奇怪地看着秦树,任由他摆弄自己的身体。

    秦树让妈妈离开了座椅,按在了木质的地板上,这样妈妈就跪在地上给秦树口交。

    摆好了姿势,秦树用力的顶了两下。

    “嗯……嗯……”妈妈难受的呻吟着。

    “纪姨,该你动了……用我教你的。”

    妈妈想用手握住大肉棒,这时才发现自己还拿着钢笔,妈妈有些失神,这时秦树从妈妈手中把钢笔抢了过来,拉着妈妈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妈妈想起了昨天下午和秦树的约定,在这放假的五天,妈妈会继续帮秦树弄出来,到了开学,就不准再提这种事。想到这,就是最后一次帮他纵欲吧。妈妈开始用小手套弄着肉棒,另一边小嘴开始吞吐起硕大的龟头。最后一次了……

    吮吸的声音响了起来,被吸得非常爽的秦树开口说:“纪姨,你真的是天才。”

    “没想到纪姨平时头头是道的嘴吃鸡巴也那么厉害。”

    听着秦树羞辱的话语,妈妈震惊得呆住了,秦树把肉棒抽了出来,“纪姨你说是不是?”

    妈妈慌张地想辩解,秦树不待妈妈说出来又把肉棒插了进去,用力的插了几下,龟头插到了小嘴的深处。

    “嗯……呜……呜……嗯……”

    秦树一只手袭向了妈妈的胸部,秦树把妈妈的两团美乳分别从文胸里面抓了出来,妈妈的美乳被文胸托起,更加显得丰满挺翘。秦树极富技巧的玩弄着妈妈的美乳,雪白的美乳在秦树的掌中变换着各种形状,乳头还被秦树重点照顾,每次秦树揉捏乳头时,饱满娇挺的乳房像是要炸开一样,妈妈会“啊……”地叫出来,敏感的身体也随之颤抖。

    最后在纵容他一次把。妈妈在心里对自己说。

    秦树则是乘胜追击,上面抽插妈妈小嘴的大肉棒力道又加了一分,底下蹂躏美乳的手掌也更加用力。

    “嗯……嗯……嗯……呜……呜……”

    妈妈的呻吟像是痛苦的哀号,又像是快乐的呼唤。

    娇挺的乳房像是已经臣服于玩弄的淫手,充血的乳头又硬又翘,不再是纵容与否的问题了,妈妈的俏脸已经被染得绯红,从乳头传来的刺激,几乎麻痹了妈妈的整个身体,妈妈全身上下都在不自主的颤抖。

    秦树忽然把大肉棒从妈妈的嘴里抽了出来,淫液还有口水让大肉棒闪闪发亮,而妈妈的嘴角也满是淫液和口水的混合物,看起来非常淫靡。

    这样的情景也让秦树淫性大发,就这样握着大肉棒又混着这些淫液混合物插回了妈妈的口里。

    “嗯嗯……嗯……嗯……”含着大肉棒的嘴只能发出一些单音节的呻吟。

    就这样玩弄一位贞节人妻姨妈的小嘴,秦树爽得难以自禁,几乎不可“自拔”。就想握着大肉棒不停地抽插这张嘴,这张在课堂上口若悬河的小嘴。

    秦树又爽了一阵,把大肉棒抽了出来,想着进行下一步活动,可一看到妈妈微张的小嘴,那淫靡的淫液和口水混合在一起流淌,要多淫荡就有多淫荡。秦树马上就不能自已,又插了回去。

    巨大的肉棒越插越深,妈妈的呻吟渐渐变得痛苦起来,“呜呜……呜呜……呜呜……”

    妈妈抬头看着秦树,眼神中满是乞求,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是他姨妈的这个身份。

    秦树把大肉棒抽了出来,倒不是因为可怜妈妈,而是他怕忍不住射了出来。

    秦树把妈妈扶了起来,这时妈妈恢复了点理智,想挣脱出来,秦树用双手紧紧地揽住了妈妈的肩,“让秦树来犒劳一下纪姨的小嘴吧。”

    那满是淫液的小嘴,对于秦树来说,却有着诱人的吸引力。

    秦树对着妈妈的小嘴就吻了上去。

    “不要,秦树……”

    妈妈摇晃着头,想避开秦树的嘴。

    亲不到嘴的秦树就顺势在吻在了妈妈的脸、鼻子、眼睛上。灼热的气息喷在妈妈的脸上,秦树伸出舌头在妈妈脸上舔舐。

    “快放开我,秦树……就让姨妈专心把你弄出来吧。”

    “纪姨,其实你也很想要了吧。”

    “你说什么?”

    妈妈一惊,摇晃的头也停了下来。

    秦树的手又动了起来,继续蹂躏妈妈胸前的美乳。敏感的妈妈被这样一刺激,忍不住呻吟出声,“嗯……嗯……快住手……”

    妈妈用手想抓住了在胸前肆意妄为的魔手,可是早已经没有酥软妈妈又哪里有力气能扳开秦树的手。秦树就这样在妈妈的手下毫不留情地抓捏着妈妈的美乳,用力而又有技巧。

    “啊……秦树,你有没有在听我话……啊……啊……不要……”

    听着妈妈撩人的声音,秦树反而更加兴奋,手上的力道更加大了。

    “嗯……嗯……秦树,你快放开姨妈,姨妈要生气了。”

    秦树另一之手悄悄从桌面拿过跳蛋,嘴上说着:“纪姨,你帮我弄了那么多次难道你自己都不想要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