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腥传(2)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神雕腥传 (2)。

    等黄蓉悠悠醒转后,她一张开眼,愕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在一个刑房里,而且自己一丝不挂地被铁链锁在墙上。她试试运功动了一下,那铁链很粗,根本没法挣断。

    但黄蓉毕竟有女诸葛之称,很快冷静下来,她注意了一下四周,只有两个士兵守着,刚想着如何脱身,那个粗鲁的蒙古军官就带着几个士兵走了进来。

    他径直来到黄蓉面前,伸手摸了摸黄蓉裸露的乳房:“嘿嘿,想不到我们鼎鼎大名的黄女侠,武林第一美女竟会去做妓女。哈哈哈”。

    黄蓉被他突然叫出名字,大吃一惊,脸不由自主地红了。待到自己雪白柔嫩的双乳被对方捏住,顿时羞得满脸通红,无奈自己动弹不得,没法避开。之前她于很多人淫乱,但那毕竟因为没人认识她,现在对方认识自己,那感觉自然是不同的。

    黄蓉平时高高在上惯了,现在被人这样凌辱,羞得她低下头不敢看。这种尴尬的情形下,饶是黄蓉也不知如何应对了。

    蒙古军官转身拿了一根粗大的鞭子,说:“黄女侠,你是武林高人,在下的鞭法如何,想请女侠指教指教。”说完,他一鞭狠狠地打在黄蓉坚挺丰满的乳房上,发出响亮的“啪”一声。

    黄蓉丰满的乳房被打得不断跳动,但白皙的皮肤上没什么痕迹,只是微微发红,显然是黄蓉用内功护体,卸去一大部分力气。但柔嫩的乳房毕竟不能承受那么大力的鞭打,被打的地方开始慢慢发烫。

    鞭子一鞭接一鞭地落在黄蓉的乳房上,黄蓉紧咬住牙不开口,但卸了力的鞭击,刚刚好对乳房造成极大刺激,黄蓉敏感的身体竟然不听话地在鞭打中开始有了反应。

    这等于乳房被大力揉弄,黄蓉的呼吸慢慢粗重起来,脸上罩上了一层红晕,乳头在与鞭子的摩擦中慢慢变硬,性感的下体不自觉地扭动起来。随着鞭打的刺激,黄蓉竟不由自主地自己挺出胸部让打击更大。

    这一切都看在那蒙古军官的眼里,黄蓉的淫荡反应大大刺激了他,他一边打一边大声对周围的人说:“快叫弟兄们来看,这贱人被打也会兴奋。哈哈”。

    飞舞的鞭子中,黄蓉柔嫩的双峰像大海的波涛般不停起伏,泛起一团白白的肉浪。不一会儿,刑房里已经聚集了不少来看热闹的士兵。黄蓉的羞辱让她的心里浮起一股莫名的巨大刺激,不断冲击着她的脑海,撕裂她最后一丝理智。

    黄蓉开始忘情地大叫起来:“打吧!打……打暴蓉儿的臭奶,蓉儿的烂穴好痒,快,快帮我打烂它”。

    黄蓉的欲望已经完全取代了理智,她大声地哼哼起来,一副舒服的样子。此刻的黄蓉简直比一个下贱的风月女子还不如,黄蓉内心深处的欲望已经完全被激发出来,她已在刺激中忘记了自己女侠的身份。

    这时,士兵中已有不少人也拿起鞭子加入凌辱的行列,乱舞的鞭子让黄蓉的肉体不断受到强烈的刺激,同时黄蓉淫荡的叫声和性感的身体让士兵渐渐兴奋起来,个个的胯下都撑起了一个个小帐篷。

    黄蓉气喘吁吁地说:“把……把蓉儿放下来干个痛快嘛,干完再打不迟呀!蓉儿快受不了了,嗯~~”。

    众士兵和那军官一听,哪里还忍得住,本来黄蓉的绝色就已让他们大流口水了,现在听到她竟然主动要求被操,一起涌上去把黄蓉解了下来,放在地上就扑上去,十几根火热的肉棒在黄蓉的身体上摩擦,一有机会就插进黄蓉飢渴的淫穴里。

    黄蓉张开口含住一个士兵的龟头,也不管脏不脏就大力吮吸添弄起来,蜜穴和菊洞里同时含着一根肉棒,两手还抓着两支,轮不上的只好把自己的阴茎放在黄蓉俏美的脚趾缝里抽弄。

    黄蓉丰满的双峰被几只大手狠狠捉住,像揉棉花一样揉捏,白浓浓的乳汁不断被挤得从乳头喷出来,落在士兵的身上。

    由于黄蓉兴奋淫荡的表现,众士兵不久都达到高潮,白浊的精液不断落在黄蓉完美的身体上,黄蓉也兴奋地大声淫叫,下身不断地泄出滚烫的阴精。

    高潮刚过,黄蓉的兴奋也慢慢减退,理智慢慢恢复,她定了定神,看了看周围,突然猛地一挣,跳了出来,白皙的双脚灵活地踢向还没反应过来的士兵们。

    随着一声声惨叫,十几个士兵和那军官都被踢晕,黄蓉顺手拿了自己被扔在一边的衣服就马上向门外跃去。可偏偏在这时,门外进来一个人,二话不说就向黄蓉的穴道点去,黄蓉正跃向门外,措不及防被那人点中,顿时停在那不能动了。

    黄蓉又羞又急,待看清来人时,她大吃一惊道:“潇湘子?!”来人身材高瘦,脸无血色,形若殭尸,正是那自称湘西名宿的潇湘子。

    潇湘子阴阴地笑道:“难得大名鼎鼎的黄女侠还记得区区在下。嘿嘿!”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黄蓉满身污垢的身体:“嘿嘿,黄女侠真不愧为武林第一美女,您的身材真让在下惊叹不已,不过好像脏了些吧,黄女侠难道不爱洗澡吗?”

    黄蓉被他的话羞得要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但全身无法动弹,只得任由摆布。自然,黄蓉又重新被锁在墙壁上。

    潇湘子看着黄蓉说:“黄女侠,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何我们知道你会离开襄阳而来这地方?”黄蓉摇了摇头。潇湘子又说:“嘿嘿,别急,待会有得你惊喜的”。

    刚说完,外面进来一个人,“尹克西!”黄蓉忍不住叫了出来。来人是一个胡人,颈悬明珠,腕带玉镯,珠光宝气的,正是尹克西。

    但当黄蓉看到尹克西旁边那人时,吃惊得大喊:“芙儿!”郭芙彷彿不认识黄蓉似的,偎依在尹克西的身上,眼光里满是淫荡的光芒。

    “你……你们对她做了什么?”黄蓉气奋地质问道。

    “也没什么,就是喂了点补药,她就非跟我不可了,还把你的行踪全盘说出来。嘿嘿嘿!”尹克西满不在乎地说。

    黄蓉气得直发抖,这时门外又进来两人,其中一个满身伤疤,极为恐怖,象是深度烧伤的人,脸上还戴了个面具,看不清楚长什么样。而另一个白肤胜雪,一袭白纱衣,美得像天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俨然是早已失踪的小龙女。

    黄蓉这一惊非同小可,不禁脱口而出:“龙姑娘!你这么在这里?”

    小龙女看了看黄蓉,说:“郭伯母,我……嗯~~”。

    小龙女原先白得没血色的脸上此刻竟有了一片红晕,黄蓉是过来人,一看就知道是正在兴奋中。

    黄蓉看小龙女表现有异,立刻反应过来,瞪着尹克西等人:“你们给她吃了药?”

    尹克西哈哈大笑,说:“果然不愧是黄帮主,什么事都瞒不过你。龙姑娘的确是略微滋补了一下,不过不碍事的。哈哈”。

    他顿了顿又说:“没想到,我和潇兄弟特地跑回绝情谷一趟竟有这么多意外发现,那天,我们到谷里一看,竟然烧了个精光,大伙搜索了一下,什么都没有,只有这个烧得不人不鬼的女人还有一口气,就顺便救了回来”。

    说到这里,那怪人突然拿出一支拂尘向尹克西打来,怒道:“你说什么?”

    尹克西笑着躲开:“怎么,想杀恩人吗?”

    黄蓉看到那支拂尘,大为震惊:“你是……李莫愁?你没死?”

    李莫愁狠狠瞪了黄蓉一眼:“哼,那是我命不该绝,老天爷给我机会找你算帐”。

    黄蓉叹了口气,说道:“你又何必如此,唉!算了。那,那龙姑娘是怎么回事?”

    尹克西又说:“那要感谢你这位好女儿了,我跟她上了一次床,她就什么都说了,包括龙姑娘掉下谷底的事。后来我们下去找了一下,没想到刚好碰到龙姑娘从水塘里出来,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如果不是她刚好出来,我们可想不到那水池下面还有个地方。嘿嘿!龙姑娘本来是中了很深的毒,不过我们随同的人中有精通医术的,从那谷底找到东西帮她解了毒,顺便还小小滋补了一下”。

    黄蓉初听到郭芙惨遭毒手,气得浑身发抖,后面听到小龙女被从谷底找出,大为感慨,心想:“我以为龙姑娘已经跳崖自尽了,原来尚在人世,可喜还解了毒,但可惜又落入虎口”。

    待听说小龙女从潭里出来才明白:“怪不得龙姑娘会没事,原来那下面是水塘”。

    黄蓉随即又想到自己三人落在他们手里的处境,她瞪了他一眼:“你们想怎么样?有事来找我,放了我女儿和龙姑娘,这与她们无关”。

    尹克西说:“黄女侠,别误会,是你女儿硬要跟我的,我可没逼她。至于龙姑娘嘛,她大概也不想走了”。

    尹克西拿出一粒黑乎乎的药丸,说:“这是我走遍天下才找到的奇药,她们两个都吃了,黄帮主也吃一粒吧,很补的。放心,这不是春药,不过它会把你的性欲望提高一百倍以上,但不会模糊你的意识,以后要怎么做还是你自己的意志。怎么样,这药很好吧?吃一粒,可以有一年的效力哦”。

    说完,他不由黄蓉分说,把药丸硬塞到她嘴里。黄蓉手脚被缚,无法反抗,那药入口即化,马上流了进去,黄蓉暗叫不好,想运功逼出来,可那药的药力十分奇怪,内力对它完全没用,怎么逼也逼不出。

    尹克西对周围的人说:“把龙姑娘也挂在这里,我们先去吃顿饭再来看她们两个。”说完,尹克西大笑声中搂着郭襄走了。

    黄蓉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却无法可施,心里一股强烈的欲望却正在以不可抵挡的力量涌上脑海……。

    过了不久,黄蓉心里的性欲望已经变得十分强大,脑海里开始被这无尽的欲望占领,平时的廉耻和道德逐渐被这原始的渴望所占据,黄蓉渐渐放弃了抵制,转而接受这巨大的欲望。身旁的小龙女一声不吭,眼光里充满了诱惑,显然性欲早已经占据了理性。

    这时,尹克西一伙人进来了,他走到黄蓉面前:“黄女侠,现在感觉如何?舒服不?”

    黄蓉添了添嘴唇不说话,但她眼睛里充满渴望的眼光,显示她已完全屈服于这种巨大的渴望了,理智已经逐渐被性欲征服。前所未有的强大欲望正让黄蓉逐渐迷失自我。

    尹克西说:“看看,没骗你吧?哈哈!黄女侠,有个问题,这里的士兵们可都对你有点恨意呢,看来要惩罚一下了,我们敬你是个大侠,你自己选一个刑罚吧,不然士兵们可要不满了”。

    黄蓉刚要破口大骂,但头脑一热,一股无名的欲望冲上了脑海,脸上发烫起来,全身也慢慢发热。她闷了半晌不吭声,终于颤声说道:“这……让士兵们用他们的棒子狠狠干,干蓉儿可以吗?”

    黄蓉已完全屈服于无尽的性欲了,她完全忘了自己是个囚犯的处境,不顾一切地追求性的享受,沉沦于淫乱的欲望中了。

    尹克西哈哈大笑说:“黄女侠选得好啊,但你毕竟才一个人,可我们有一百个弟兄要,你行吗?”

    说到这里,李莫愁看了看小龙女,说:“师妹,你想不想帮帮郭夫人?”

    小龙女性交经验不多,但吃药已久,在强烈欲望的驱使下,她内心深处早就渴望性交了。她想了想,红着脸说:“好,好啊,龙儿也想帮帮忙……”说到这里,两人都红了脸低下头,不自觉地扭动来摩擦自己的下身。

    尹克西看她两人说出这么荡的话来,知道她两人的理智已经崩溃了,两个大美人已在淫药的作用下完全臣服于原始的欲望!他打量了一下她俩,黄蓉是妖艷性感的绝色美人,而小龙女妖艷不及黄蓉,但却有一股清纯脱俗的气质和俏美的外貌,两人各有各的美,但都是当世难得一见的大美女。

    尹克西舔了舔嘴唇,在两人的下身摸了一把,说:“妈的,今天兄弟们有福气了。来人,把这两个骚货带出去”。

    黄蓉和小龙女被带到一个大房子里,那里早已聚集了上百个蒙古兵,围成一个圈,在中间放着几张桌子,黄蓉和小龙女两人就一丝不挂地躺在上面,周围无数火辣辣的眼光盯在两人完美的躯体上。

    黄蓉用诱惑的眼光注视着周围的人,略带羞涩地说:“蓉儿过去在襄阳杀了不少蒙古兵,各位如果恨我的话,就请狠狠地操蓉儿,把……把蓉儿最重要的肉穴操得又松又烂,把蓉儿的下面干坏。”说完,她还自己用手拨开阴唇让众士兵看她嫩红的内壁,她颤声说:“蓉儿,蓉儿是个天生的贱货,请大家不要留情,操烂蓉儿”。

    这时,潇湘子走上前,伸出他那殭尸般的手抓住黄蓉丰满的乳房用力一挤,兴奋的奶头上马上喷出浓浓的奶水。潇湘子哈哈大笑:“看来我们的黄女侠不但是个大贱货,还是个奶牛呢”。

    黄蓉脸红红地说:“蓉儿的奶子可是很不乖的,你们要是吸不出奶水,就狠狠打它让它听话,别……别手下留情哦”。

    这时,旁边的小龙女张开自己嫩白的两条美腿,喘着气对士兵们说:“龙儿这里也好想要哦!不用客气,狠狠地插龙儿,插……插烂它”。

    潇湘子走过去,摸了摸小龙女的乳房,小龙女的乳房不像黄蓉那么大,但是十分坚挺,奶型很好,粉红的乳尖微微翘起,十分可爱。潇湘子说:“龙姑娘看来也是骚货呢!那么,士兵们等了很久了,开始吧?”

    轮奸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潇湘子抢先一步,扑在黄蓉身上,张口就向黄蓉的阴户吻去,黄蓉舒服得发出一声淫叫。

    却见潇湘子猛地离开黄蓉的阴户,呸了一口:“这浪货的阴户还真脏,竟有那么多精液。”黄蓉刚才跟军官等几个士兵干了一场,还没洗干净,难免有些污垢残留。

    听到自己的身体被当众辱骂,黄蓉心里又是兴奋又是害,她害羞地说:“蓉儿的穴好脏的,要好好惩罚,大爷……大爷你快用棒子插烂它”。

    潇湘子见状,随即掏出自己黑黝黝的丑陋肉棒,一下子就捅进黄蓉的肉穴,还大叫着:“哈哈!居然能插到武林第一美人黄蓉,看我不插烂你这个烂穴”。

    这时,旁边几个蒙古兵早已把浑身酥软的小龙女按倒,几根粗大的肉棒也马上捅进小龙女紧密的蜜穴和菊门里,小龙女吃痛刚要叫出来,两根大肉棒就塞住了小龙女的小口。

    轮不上插小龙女的蒙古兵也不甘寂寞,抓起小龙女白皙的小手和脚裸摩擦起自己的肉棒。再轮不上插两人的就站在后面一边看一边自慰,一等到有机会就扑上去狠狠地插。

    小龙女的穴跟未经人事的处女穴一样紧,菊门更是小巧得可爱,骤然间被粗大的肉棒粗暴地插入,大大撑了开来,柔嫩的肉壁很快被撑出小裂缝,鲜血顺着小龙女的身体流下来,但蒙古兵们可不管,他们照样狠狠地抽插。

    没多久,刺激带来的快感逐渐代替了小龙女的疼痛,小龙女开始主动配合肉棒的进出,嘴里用力舔着肉棒,发出愉悦的哼声,完全没了一丝羞涩的样子。小龙女酥软的肉体在蒙古兵的抽插下不断兴奋地扭动着,完全是一个荡妇的模样,与平时冰清玉洁的小龙女完全判若两人。

    黄蓉和小龙女各有各的美,那些飢渴的蒙古兵突然碰到这样两个绝色尤物,个个性情大发、性欲高涨,许多人都相继干过她两人的身体,白浊的精液不断流在她两人雪白的肉体上,轮奸在渐渐进入白热化。

    黄蓉和小龙女两人不知已经泄了多少次身,但在淫药的作用下,两人的欲望不但没减退,还越来越高涨,两人干脆爬到一起。一个蒙古兵把刚插完小龙女菊门的大肉棒挺到黄蓉面前,肉棒上沾了一些粪便,味道相当难闻,但欲火焚身的黄蓉毫不犹豫地含到嘴里,把原本属于小龙女的粪便吞进自己的胃里。

    小龙女兴奋地爬到黄蓉的下身,张嘴吮吸黄蓉满是精液等污垢的阴户,吸了满满一大嘴后又与黄蓉亲起嘴来,两人忘情地吞咽着这污浊的液体。两人满是精液的乳房互相摩擦着,两个红硬的乳头互相碰撞,一阵阵触电的快感更加彻底地摧毁两人的基本道德观念。

    干到最后,黄蓉首先体力不支,躺在地上喘气,小龙女则干脆坐上黄蓉的胸部,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黄蓉丰满的乳房上,两条沾满精液的美腿大大张开,让两个蒙古兵抓住,而一个高大粗壮的士兵即坐在黄蓉的肚皮上,把阴茎狠狠在小龙女早已红肿的蜜洞里抽插,两人把黄蓉当起床来,在上面大力做爱。

    小龙女雪白的屁股压着黄蓉同样雪白的双峰大力揉动,屁股上和乳房上的精液混在一起,夹在两团美肉间被大力挤压。黄蓉兴奋不已,用手抓住小龙女的屁股,让小龙女更大力地揉动。

    那蒙古兵的体重可比小龙女重得多,尽管黄蓉内力深厚,但柔嫩的肚子怎么禁得起蒙古兵屁股的大力搓揉,黄蓉卷起两条美腿盘住蒙古兵的身体。没多久,她一声哼叫,下身一股淡黄的尿液喷了出来,高贵的女侠黄蓉竟被一个蒙古兵坐到当众失禁了。

    可黄蓉竟在这种情形下高潮了,她甜美地叫了起来,大量的蜜液随着尿液同时喷了出来,大叫道:“啊……嗯~~蓉儿的奶子好舒服啊!快,龙姑娘,大力些,揉烂人家的奶子,嗯~~啊~~蓉儿的肚子快烂了,嗯~~再大力些”。

    尹克西见状大感意外,他说:“就算药的效力再厉害也不会这样,看来黄女侠骨子里竟有一股天生的淫荡,哈哈哈!真是想不到”。

    与此同时,小龙女也情不自禁地大叫起来,她被那大肉棒插到高潮了,大量淫水流在黄蓉的乳房上,一直向脖子流去,她忘情地叫道:“嗯~~龙儿的穴好舒服啊……啊~~再大力些,抽干龙儿的臭水~~嗯~~”。

    小龙女平时善于克制情感,可此时在淫药的作用下,长期压抑在心里的欲望被完全激发出来了。黄、龙两人忘情地享受、大喊,这淫糜的场景又刺激了更多蒙古兵再次爬上两人的身体……。

    最后,黄蓉和小龙女两人累得都躺在地上,两人阴户都因强烈的性交而变得红肿不堪,乳房、屁股和大腿上满是粗暴的蒙古兵捏出的瘀青,精液沾了满身。

    两人躺在地上黄蓉刚刚失禁尿湿了的地方休息,身上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尹克西挥挥手,说:“把这两个骚女人抬走,让她们休息一下,明天要开始运往都城,大汗还要看看呢”。

    黄蓉和小龙女一丝不挂地躺在一间房子里休息,也许是刚才两人的淫荡表现让蒙古兵失去了戒心,门口竟没锁,而且只有两个士兵看守。

    经过一场大战,黄蓉和小龙女吃药后初期的狂热慢慢消失,理性慢慢恢复。两人都有深厚的内力,没多久就醒过来。黄蓉和小龙女互相看了看,没说什么,两人心绪还是一团糟,毕竟这样的事谁也说不出口。

    等了一会儿,黄蓉先打破了僵局:“龙姑娘,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还是赶快逃出去再说吧!”小龙女点了点头,两人往外望了一下,看到守卫极松,大喜过望。

    两人不约而同地一起出手,顿时就把两个还糊里糊涂的蒙古兵打晕了过去。两人穿了蒙古兵的衣服,运起轻功逃了出去。一路出奇地顺利,没惊动什么人就逃出了蒙古兵营。

    可黄蓉和小龙女不知道,就在她们逃出蒙古兵营时,远处,尹克西跪在一个人面前,说:“一切都在安排中,公主”。

    那人冷冷看着远处黄蓉远去的声音,说:“嗯,你干得很好,现在你和潇湘子去跟尼摩星一起准备下一阶段吧。至于那贱人,彭长老会暂时照顾她的。呵呵呵……”。

    黄蓉和小龙女一直飞奔到一个森林里,确定没人跟来这才放心。两人坐下来休息,可休息了一下,心里那股莫名的强大欲望又升了起来。她们不知道,那淫药最厉害的地方不是开始的狂热,而是接下来连绵不断的欲望高涨,足可以持续一年之久。

    黄蓉和小龙女两人的脸上不知不觉地又飞起了红晕,小龙女说:“郭伯母,我……我怎么觉得怪怪的?”

    黄蓉也是欲火焚身,她对小龙女说:“好妹妹,我也……一样,嗯~~不如,我们先找个地方那样,再帮你去找过儿好不好?”

    小龙女已经快忍不住了,她脸红红地说:“嗯”。

    黄蓉和小龙女开始互相抚摸起来,两人眼睛里都充满了渴望。可就在这时,树林里传来一个声音:“什么人?”黄蓉和小龙女回头一看,树林里不知什么时候走来一群乞丐,为首的是一个胖乞丐,大约有两百多人。

    小龙女一看到那胖长老,顿时惊叫起来:“你……你还没死?”

    那胖长老一愣,随即认出穿军服的黄蓉和当天那少女,他哈哈大笑:“幸好我这人有在胸口藏一把匕首的习惯,不然那恶和尚一掌我可受不了,真是天不亡我,天意呀!哈哈哈……”。

    黄蓉一看皱起了眉头,彭长老当初是她逐出丐帮的,可说两人过节不小。而且看众丐里面大多是被逐出帮或受过罚的,可说于黄蓉这个前帮主基本都有点过节。

    彭长老说:“黄前帮主,我们可都不是丐帮的人了,以前的旧帐今天怎么说也要来算算了吧!”话刚说完,彭长老和群丐一起冲了上来。

    黄蓉和小龙女早料到彭长老会动手,当下两人一起冲上去,黄蓉一下就抢了一名乞丐的竹棒,立刻使出打狗棒法冲入人群。

    小龙女身法飘飘,不多时,手中已抢了两把剑,马上用玉女剑法和左右互搏的功夫打起来。群丐的功夫竟出奇地差,不一会儿就已全部被打得在地上喊爹喊娘,彭长老手忙脚乱,一个不留神也被打倒在地。黄蓉大感意外,没想到群丐竟如此容易对付,直像没什么武功似的。

    黄蓉搭住彭长老的穴道用内力一试,发现彭长老竟好像中了某种怪毒,内力只剩一点点,再搭搭其他人,也都如此。黄蓉皱了皱眉头,问他们道:“怎么回事?怎么你们……”。

    彭长老咬牙切齿地说:“要不是我们中了那个叫尹克西的胡人的暗算,也不会武功全失被你们两个打败”。

    这时,聪明如黄蓉也估不到这是个苦肉计,况且其实这计谋只有彭长老知道事实,其他部下都还蒙在鼓里。

    黄蓉叹了口气说:“原来我们都中了那奸贼的毒计,看来那人的对象不只是我,不知到底有什么阴谋?”说完,黄蓉看看满地乞丐的哀鸣,料想他们要休养几天了。

    这时,黄蓉和小龙女一空闲下来,身体里的欲望又开始冲击着脑海。黄蓉想了想,脸红了一下,附到小龙女的耳边说了几句,小龙女害羞地点了点头。她们想,反正彭长老这伙人是丐帮的叛徒,他们说什么都不为武林所信任,反倒是当前的欲望实在忍不住,先想办法解决再说。

    黄蓉走上前去,说:“看来我们都是要找尹克西报仇的人,那,让我们自己先和好吧,好不好?”

    彭长老瞪了她一眼,说:“你把兄弟们全都打伤了,说和好就算了吗?”

    黄蓉顿了顿说:“那个,好吧,我倒有个主意,看看可不可以平息兄弟们的怒气。这样吧,你们养伤解毒要一段时间吧,这段时间内,我和龙姑娘的身体就任由兄弟们休遣,好不好?”

    彭长老好像一点都不惊讶似的,他狠狠地说:“那好,不过你必须做我们的低等性奴,比那个龙姑娘还低贱一等,这才能让我们解气”。

    黄蓉想了想,笑道:“没问题呀”。

    小龙女也笑着说:“那有什么区别哦,人家可不要被爱怜呀”。

    彭长老大笑道:“待会你就知道了。兄弟们,咱们先把她们的衣服扒了再疗伤”。

    当下就有几个伤轻的乞丐上去解除黄蓉和小龙女的衣服。群丐不认识小龙女,小龙女的衣服很快就被扒光了,小龙女洁白无瑕的完美肉体顿时呈现在群丐面前,顿时就有几个人看呆了,连原先喊痛的人也不喊了,眼不转睛地盯着小龙女的身体,有的还流下了口水。

    可轮到黄蓉了,却没人敢扒她衣服,平时群丐敬黄蓉为天人,一时要侵犯她也不大敢下手。一个胆大的过去颤抖着手解开黄蓉的上衣,可黄蓉丰满坚挺的双峰刚露出一半,乳头还没露出来,就不敢再脱了。

    这时,彭长老一大步走上去,一把拉下黄蓉的衣服,随即又扯碎了黄蓉的裤子,黄蓉傲人的双峰顿时挺立在群丐面前。

    彭长老训道:“怕什么?不就一个臭女人吗?我们这几天就要把她干成世界上最烂最臭的婊子”。

    黄蓉也顺从地捧起自己硕大嫩白的双乳对群丐说:“别怕,蓉儿这几天绝对会满足大家的,如果蓉儿敢反抗,你们就撕了蓉儿这对奶子拿去喂狗,行不?”

    彭长老看了一眼说:“喂狗太可惜了吧,不如给弟兄们补补身子”。

    黄蓉笑道:“蓉儿这对奶是世上最贱最臭的烂奶,狗吃都嫌脏呢,怎么能给弟兄们吃?”群丐听到黄蓉自贬,哄堂大笑起来,对她的敬畏也慢慢消失了。

    这时,黄蓉体内的欲望已让她渐渐地又再迷失自我,彭长老踢了黄蓉一脚,说:“去,帮兄弟们舔干净鸡巴,再用你那对臭奶去帮兄弟们擦擦脚,好让兄弟们干龙姑娘”。

    黄蓉顺从地爬到群丐面前,脱下乞丐的裤子,一个个帮他们舔那根不知道多少天没洗的充满异味的阴茎,舔完后还主动抓起乞丐的脚,把脚底板放在自己酥软温暖的乳房上搓揉,浓浓的乳汁还不时被挤压出来,喷在乞丐肮脏的脚上。

    群丐看到黄蓉这种绝色美女竟然真的干出如此下贱的事,都兴奋不已,乘黄蓉舔阴茎时用手指去玩弄黄蓉的阴户。黄蓉性欲高涨,不时发出愉悦的哼声,阴户里淫水泛滥,不断流出来。而已经被黄蓉舔干净的人,马上扑向了一旁的小龙女,大干起来,连身上的伤痛也暂时不顾了。

    轮奸的气氛渐渐形成,黄蓉和小龙女的性欲再度被完全激发出来,并推向另一个高峰。在小龙女被轮奸的同时,论不上的人就趴在还舔着鸡巴的黄蓉后面,狠狠干她嫩穴。

    好不容易,黄蓉舔完了,可彭长老又命令人把黄蓉捆在一个树桩上,手脚捆在后面,几个人用随身的竹棒捅进黄蓉水湿的嫩穴,大力搅动抽插起来,不断把黄蓉红嫩的阴道翻出来又塞进去,爽得黄蓉疯狂地大声淫叫起来。

    而干完小龙女的人就挨个走到黄蓉面前,把鸡巴里的尿液射向黄蓉的脸蛋。可黄蓉竟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吞咽着这腥臭的尿液。群丐没想到黄蓉竟下贱成这个模样,都哈哈大笑,干得也更用力了。

    当众吞咽尿液这种自贬的事让黄蓉内心深处得到极大满足,大量的淫水被竹棒搞了出来。黄蓉大声催促群丐拉多些给她喝,射在黄蓉身上的尿液越来越多,连身下的泥土都湿漉漉了,黄蓉的肚皮微微涨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小龙女被轮奸得阴户红肿,满是精液,几个乞丐把她抱到黄蓉面前,黄蓉顺从地替小龙女吸干满是精液的肮脏阴户和屁股,并全部吞下去。

    甚至有乞丐在黄蓉嘴里拉稀粪,早已被欲火击败的黄蓉竟毫不犹豫就吞了下去,不一会儿,黄蓉洁白的皮肤变成了尿液的淡黄色,还黏着不少大便,高高隆起的肚子,下身淫水和尿液不断喷出来。

    这时,一个乞丐抱着小龙女来到黄蓉脸上,一掏小龙女的菊门,大量恶臭的粪便就直接落入黄蓉的嘴里,黄蓉顿时被撑到直翻白眼。看到原本高高在上的黄前帮主被小龙女的粪便撑得翻白眼,群丐也是狂笑起来。

    黄蓉丰满的乳房被几个乞丐用几根竹棒夹住大力挤压,乳汁不断喷出来,和地上的屎尿混合。

    因为一部份人伤势过重,轮奸终于告一段落,黄蓉依然被捆在那里,下身插着竹棒,自己不自觉地摩擦着,淫水仍不断涌出。她身体里外都充满了屎尿,肮脏无比,两个乳房上被写了两个字:“茅坑”。

    小龙女浑身精液,无力地躺在地上,阴户红肿,但自己仍不停用手指搞弄阴户和揉捏乳房,嘴里发出甜美的哼声……。

    两人都进入暂时的休息,可这只是开头,后面还有更多要黄蓉和小龙女去尝试。不远处,彭长老监督的泡粪尿鞭子已经接近完成,而几个乞丐布袋里的东西正慢慢醒过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