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神雕-第16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而且此时自己的左奶头还被左剑清从背后托起含在口中,这样的姿势实在太过滛秽!!小龙女从没想到过和徒儿的关系竟然一夜之间就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不!不…………我、我…………啊…………”她全身紧绷,头始终后抑靠在男人的肩膀上,机械地摇摆着屁股,却始终摆脱不了老公仇人魔力般的手指和大嘴对自己左奶头的吮吸。僵硬的身体只剩下胸前高耸的右奶子在无奈地颤动着。

    虽然左剑清直接玩弄的Chu女荫部并吮吸她的|孚仭酵罚强衤业目旄幸渤没餍×淼拿恳粎技》簦荒腥耸諽in毕竟自己手Yin时的快感要强得多,而且清儿似乎是此道高手,真得好会调情,弄得她舒服!!

    小龙女的荫道紧紧的夹住左剑清的中指。中指插|岤的速度越来越快,嘴上吮吸的力道也越来越强,小龙女殿起脚尖,抬高着屁股,仰起头,双手抱着左剑清的头任他尽情吮吸|孚仭酵罚糯罅诵∽焐胍髯拧U庋杩竦奶舳海庋な奔涞恼勰ィ葡蛄烁叱暗亩シ濉br />

    “啊、啊、啊!清儿……你好会弄~~~为师、为师………啊、啊、啊…………泄、泄、要泄了!”小龙女终于忍不住开始叫床。

    fontcolor="blue">啊!~~~~~~~~~~~~~~~~~~~~~~~~~~~~~~~~”

    随着小龙女那宛如被抛入空中般高亢的一声尖叫,小龙女全身一颤,小腹一收,阴壁一紧,一股涌泉般的藌液从花瓣深处喷射而出。

    在小龙女尽情的呻吟下,一阵高嘲从男人手指夹住的阴Di传达到芓宫深处,从下腹溢出

    一股股洪流,她全身一阵颤抖,在左剑清的手Yin下,达到了高嘲。以前杨过从没为小龙女手Yin过,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手Yin到高嘲(慕容残花和曼娘是女子),而且还是自己的徒弟!小龙女的眼中落出一滴滴幸福的泪珠,娇躯一软,竟瘫倒在了地上的门板上。

    fontcolor="blue">没想到小龙女的身体竟然这么敏感,左剑清见小龙女坐在门板上,斜靠着他的小腿,表情迷醉,娇喘吁吁,更显娇艳,不禁心中得意洋洋。

    「师父……让我看看您后面……」左剑清说着弯下腰,扳动小龙女娇躯,小龙女此刻浑身酥软,柔若无骨,只能任他摆布,不一刻,竟被他摆弄成跪趴的姿势。

    「啊……不要看……」小龙女双膝跪在门板上,双手支撑着颀长的玉体趴伏着,肥白的屁股高高翘起,她知道最私密之处已经完全暴露在左剑清眼中,在杨过面前她也没有摆过如此放荡的姿势,顿时羞耻难当。

    她娇羞难忍,却又隐隐期待,这种矛盾的心情压迫得她喘不过气来,让她气血上涌,脸红心跳,竟鬼使神差般没有挪动身体。

    、左剑清双手在小龙女光滑如玉的脊背上抚摸着,详细端详起小龙女的完美捰体。只见小龙女玉腿修长,肌肤赛雪,通体莹白细腻,竟找不到半分瑕疵,雪白如玉的双奶硕大坚挺,充满弹性,此刻倒垂,晃晃荡荡,更显丰满,浪|岤虽然Yin水潺潺,马蚤浪毕露,但却粉红娇嫩,宛如处子。他虽然玩女无数,经验极为丰富,但如此人间尤物,马上就让他尽情享受,也不禁激动得发抖。

    左剑清看到小龙女丰腴雪白的大屁股就在眼前,忍不住将头凑了过去,用手搬开两片肉臀,顿时把小龙女的整个肉Bi都看得清清楚楚,两片粉红色的肥厚荫唇上面滑腻腻的沾满透明的粘液,随着荫唇偶尔的翕动,一股股|孚仭桨咨臏粢罕徊煌<烦觯恢钡蔚矫虐迳希鲆惶醭こさ乃摺br />

    左剑清看得血脉贲张,忍不住伸出舌头,向那最柔嫩的缝隙深深一舔……

    fontcolor="blue">「呜……」小龙女雪白胴体如遭电击,头部上仰,将垂在地板上的秀发甩落在背上,挺胸提臀,身体绷直,一股浪水又忍不住喷了出来,溅到了左剑清脸上,他被激得一阵眩晕,顿时气血翻涌,忍不住将嘴唇吻上了小龙女的整个阴沪。

    fontcolor="blue">「嗯……不要……弄那里……啊……」小龙女被强烈的快感侵袭,体内如同千百只蚂蚁爬过,忍不住失声呼了出来。

    “啊!啊!!啊!!!”小龙女只觉自己身体上最柔弱、最敏感,同时也是最羞耻的部位一热,一条滑腻的东西开始在上面磨擦,磨得自己面红耳赤、心跳加速,她的小|岤嫩的出奇,都让人

    怀疑再加点儿力量就会使她美好的性器溶化。虽然她已答应了今晚除了做那事任徒儿怎么样都可以,但毕竟自己从来没被任何男人吮吸过性器,包括她深爱的过儿,怎么能放任徒儿这种极为无理的轻薄行为!忙求低声求饶道:“清儿不要!清儿…你…别这样,放开为师,嗯…嗯…别这样…”左剑清丝毫没有放松小龙女剧烈抖动的身体,双手分别抓住她白嫩的大腿,强行把趴跪在门板上的小龙女修长的双腿大大分开,然后双手用力搬开肉臀,低下脸,把白素云的两片花瓣儿般的荫唇含进了嘴里,轻轻的吸着、吮着,舌头还不断往火热的小肉孔里挤压。

    左剑清双手握着小龙女光洁的大腿,整张脸深埋在她肥厚的股间吮吸舔弄着,品尝着她肉Bi流出的琼浆玉露。身体最敏感之处被男子尽情地挑逗,不时响起羞人的「啧啧……」之声,小龙女被弄得香汗淋漓,肉Bi湿得一塌糊涂,肥白的屁股忍不住扭动,口中发出梦呓似的呻吟。

    左剑清可真是高手,无论小龙女再怎么晃动屁股,他的嘴始终象是粘在了小龙女的小|岤一样!!这可是小龙女第一次被男人吸小|岤啊!不知怎么地,这时小龙女的心理与身体的所有感应神经全都移到下身,不自觉地体会那儿所传递来的所有讯息,

    这时候小龙女的情欲竟然变得非常高涨与奔驰--唉!

    左剑清根本不理美少妇的求饶,湿热的嘴唇急急地舔舐着,他的舌头一次次从小龙女丰隆的阴沪滑到深邃的荫道口,又从荫道口中探向小龙女的阴Di甚至荫道深处……舌头卷过之处,留下湿湿的痕迹,小龙女感觉象是有一条爬虫在自己的荫部搔弄着,又是麻庠又是难受,全身软软的毫无一丝力气。每次,当左剑清厚厚的舌头卷向荫唇之间,猛然伸入微张的|岤口之际,小龙女都会不自禁地呻吟起来,臀部扭动着,既象在挣扎又似在迎接男人。小龙女的下体极为敏感,在这种被男人吸|岤的状况下,小龙女根本无法制止屁股的往上迎合,可小龙女总得禁住自己的呼号。急忙用牙齿紧咬住下唇,千万不能呼出享受的声音。身归身,那是身体的,不是她的灵魂,而且小龙女是被左剑清强行在弄。

    突然,左剑清的舌尖从小龙女那粉嫩多汁的洞口深深舐刺进去。那温热而灵活的舌尖马上使小龙女发出轻哼,而她急促偏向一旁的俏脸上也充满了郁闷和羞怯的神色。

    那一阵强似一阵的快感,令她是呼气少、吸气多的频频打着哆嗦。随着小龙女的舌头越来越快速的刮刷和舔舐,她的眼神也愈来愈显得梦幻与迷离,她开始张着嘴呼吸,那幽怨而无助的表情当真是叫人看了心有戚戚。

    像覆盖着一层晶莹露水的艳丽肉瓣,终于使左剑清再也忍不住的吸啜起来,把整片舌头贴在肉瓣上舔舐,等小龙女开始大声喘息着挺耸她的下体时,他才接着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她泛滥成灾的滛液。

    初次看着男人吃下自己马蚤水的小龙女,不但喉咙发出了「叽哩咕噜」的怪声,她那如痴

    如醉的双眼也充满了兴奋而妩媚的春情。左剑清的舌尖此刻已转去挑逗小龙女的阴核,那粒原

    本还在探头探脑的小肉豆,在他的舔卷舐刺之下,业已更加膨胀、也几乎整粒都凸显了出来,

    「有没有被你相公咬过这颗小肉豆?」

    小龙女紧张的喘着气说:「没……没有……」

    yuedu_text_c();

    「那你今天有福了!」

    左剑清滛邪的说道,接着便把那粒小肉豆整个含进嘴里去舔舐和吸吮。起初她只是发出舒

    畅的轻哼漫吟,身体也不时随着快感的冲击发出颤抖,然而也不知左剑清是怎么去折腾那粒阴核的,娇喘着说:「啊……啊……不要啊……噢……呼、呼……呜……喔……求求你……不要嘛……噢……哇……呜……呜……好清儿……喔…………你不要吸呀!」

    小龙女水汪汪的媚眼变得越来越明亮,她「咿咿嗯嗯」地蠕动着娇躯,那双雪白的双手趴门板上倒处乱抓,一副想要搂住男人求欢却又怕被人耻笑的焦虑模样。

    这欲火漫天燃烧的时刻,左剑清毫无预警地用牙咬住了小龙女的阴核,那份突如其来、锥心入骨的酸痒,让小龙女终于发出了高亢的哀嚎,她「咿咿喔喔」的乱叫着,浑身也激烈地颤抖起来,那双趴在地上胡乱抓摸的玉手,把门板都抓出了一道道痕迹。

    小龙女发觉从自己的阴核部份传出了一丝异常酥麻而曼妙的酣畅,接着那份令她全身神经都兴奋起来的绝顶快感,迅速地便和原先的疼痛混合成了一种诡异莫名的飞升感,在她根本就来不及辨识和品味的状况下,那种腾云驾雾、身心都轻飘飘的舒爽,让她完全陷入了空白与虚无的境界里,时间彷佛已经静止、世界也宛如只是一道强烈的白光正在逐渐的消逝……

    左剑清捉弄式地咬住了她的阴核,同时大嘴将小龙女的阴核紧紧吸住,牙齿轻咬如花生米般大小的阴核,舌尖儿在上面的阴核处不住的使劲儿摩擦,不时用力地吸吮舔咬。小龙女的粉娕阴Di,被这滛贼一下又一下地咬在嘴里,吸来舔去的嚼弄。『啊…呀…啊…啊啊……』强忍住用微弱的声音呻吟越发高亢,但小龙女已觉十分羞耻。热辣的舌头在手指的配合下插入小Bi里面,舌尖伸入里面还不断向上顶刮小龙女的G点,左剑清舐得雪雪声像摩打一样不停钻挖小Bi,G点被快速又强烈的揩擦着,阵阵快感传来,嗳液好像泉水一样淙淙流出来,大腿旁和门板上都沾得湿湿的。

    左剑清停了下来说:『师父…妳的水很清甜啊…啊…雪雪…雪…雪雪…雪…雪雪雪…呀…』小龙女不知左剑清是否为了取悦她而说。但她听到之后很受刺激,Yin水也就更多。

    舌尖深入的急攻小Bi深处一轮,传来一阵子麻痒的刺激,小龙女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娇叫呻吟,终于受不了大叫起来:“天啊!好痒,饶了为师吧,清儿,不要啊……啊……清儿,你好坏,你是大坏蛋!啊……啊……为师受不了了……好舒服哦……”一股股Yin水象洪水般涌了出来。

    被想到被左剑清吸的如此舒服,一丝不挂的小龙女Yin水闸门大开,大量分泌,双手乱抓门板,白嫩的双腿情不自禁地大大分开,趴在地上向用力向后挺着屁股,她什么也不顾了,开始高声叫床:“啊……好痒……好难受啊……呃……不要啊……呃…………好舒服哦…………舒服死了……”小龙女那诱人发狂的女性滛液和激烈叫声刺激得左剑清几乎丧失了理智,猛烈地在小龙女的私|处狂吻又吸又舔着。

    「这敏感,今天我真的捡到宝了……」左剑清滛笑道!

    「哦!!!!求你……不要啊……呃……啊……呃……」头一次被男人Kou交竟是这样类似强Jian的方式,但强烈的快感随着左剑清的舔动直窜到小龙女的脑神经,小龙女不禁高声叫了起来。“啊……嗯……啊……清儿……坏蛋……你弄得为师……难受死了……放开为师!”

    小龙女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白挺的光屁股不停的往后挺,左右扭摆着,

    双手突然紧紧抓住门板两侧,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坏清儿……为师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人家好难过……为师……为师不要……不要阿……”

    左剑清猛地用劲吸吮咬舔着湿润的|岤肉,小龙女的小肉|岤一股股热烫的Yin水已像溪流般潺潺而出,小龙女全身阵阵颤动,只好后猛挺屁股,翘臀向后猛耸,好让左剑清更彻底的舔吸自己的小|岤。

    「咻……咻……」这是左剑清在亲吻小龙女下体的声音。

    左剑清像蛇般的舌头时而拨弄着小龙女葧起的阴核,时而顺着荫唇滑进小龙女的荫道,还顶起舌尖伸到荫道里,挑动着敏感的荫道壁,然而用力吸小龙女的Yin水……“啊……啊……求你放过为师……人家丈夫都从没这样对过……呃……不要啊……呃……不要……求你不要……”

    小龙女再也忍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哭了出来。

    「饶了为师吧……呜……不要……哦……嗯……呜……为师求你啦……真受不了啦……好痒……呃……啊……呃……好舒服啊……」小龙女强烈的扭动着身躯,在左剑清极为霸道的舌功下,小龙女彻底的投降了。

    「啊……好舒服……啊……好舒服……要……要尿了……快……停……求你……清儿求你……不要……呃……啊……呃……」小龙女双手抓紧地上的门板的两侧,努力的向后挺着屁股,在左剑清的强烈刺激下,小龙女感觉小腹中憋着一股热流马上就要奔涌而出。

    小龙女知道自己的高嘲就要来临,在一再调戏自己的徒儿嘴下决堤的羞耻感,使她拼命的想要忍住不要爆发出来,但是已经遭人彻底挑逗过的肉体、长时间的吸|岤以及那被完全撩拨起来的燎原欲火,早就击倒了她最后一丝自尊!

    终于,一泄如注的荫精,在小龙女歇斯底里的吶喊中一次又一次地喷涌而出,弄得左剑清满脸都是她的荫精,而且她的喷涌仍未停止,一股股热流还在从荫道内涌出来,而余下的液体则顺着大腿内侧滴落。与此同时,就像在宣泄她心中难以表白的羞耻与无奈一般。那带着哭声的嘶叫,叫人分不清楚她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而她那辗转反侧、激烈扭动着的躯体,也同样叫人摸不清楚她到底是想逃避还是正在享受。

    久久……久久之后,小龙女那痉挛的小腹以及那后翘并不停耸动的雪白屁股,才缓缓地平息下来,凌乱的发丝沾粘在唇边,脸颊则上挂着晶莹的泪珠,那幽怨的双眸扭过头定定地看着屁股后的左剑清,似乎在怪罪他使她如此的备受煎熬。

    左剑清仰头看着泪水尚在眼眶里打转的凄惨美女,一面抹拭着喷得他满脸都是的荫精,当他再瞧见小龙女那粒饱受摧残、依旧整个凸显在外的阴核时,他的嘴角马上露出了滛秽而残忍的J笑,「怎么样?师父很舒服吧?呵呵……我从来就没碰到过像妳流这么多Yin水的女人!弄得我满脸都是。嘿嘿……可能是你这辈子还没这么爽过吧?」

    小龙女没有答腔,她的思考几乎停滞,完全没有留心他这话已暴露出他实际上是个玩过很多女人的滛贼,她只是再度凝视了左剑清片刻之后,便把她含嗔带怨的俏脸趴在门板上。左剑清望着这朵鲜艳欲滴的幽谷百合,异常温柔地趴上前去帮她吻去脸上的泪水,小龙女的粉脸霎时整个嫣红起来,她羞赧无比地“恨”了他一眼,又将螓首歪向一旁,再也不敢去看男人那一脸滛笑的脸。连自己的小|岤都被左剑清彻底吸过了,她还能怎么样呢。只听她娇养无限地说道:“清儿……今晚……只要不做那事……你想怎样……为师……为师都允……”

    小龙女的反应使左剑清更加亢奋起来,似乎也全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应该差不多了。」

    如此情景,左剑清哪里还能忍受得住,他直起身来,不顾口鼻间还粘着粘稠的液体,气喘如牛,手忙脚乱地将裤子褪到了膝盖上,露出了毛茸茸的下体,那粗壮丑陋的大Rou棍早已一柱擎天了。小龙女正沉醉于肉体的欢愉,忽觉左剑清离开了她的身体,顿时下体空虚难忍,一阵凉风吹过,臀胯间凉飕飕的,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师父……徒儿来了……」左剑清言罢双手握住小龙女的纤腰,身体前倾,大Rou棍抵住了小龙女的阴沪。

    fontcolor="blue">

    yuedu_text_c();

    fontcolor="blue">「嗯……不要……」小龙女花容失色,只觉那粗大的Gui头前冲,借着滛液的润滑拨开了她的荫唇。「啊……」她失声叫了出来,只觉那大Gui头又硬又热,烫得她身体发抖,一股浪水又喷了出来,肥白的屁股也忍不住微微晃动。

    小龙女上次为左剑清Kou交时,就知道清儿那活儿比过儿那活儿要大上三倍有余,此时她的荫唇真实感受到清儿那巨大无比的棒棒,不禁全身都在颤抖!

    「真的要让他插进去吗,自己如何对得起过儿?再说,他那活儿如此雄壮,自己那里怎么容纳得下?」小龙女心中如火燎般焦躁,心知清儿只要向前一挺,两人便可共赴巫山,享受那欲死欲仙的滋味,念及此处,她不禁燥热难忍,喉咙翕动,心中竟抑制不住的期待。

    e

    「不能……」一瞬间小龙女脑海中浮现出和杨过在崖底重逢的那一刻,那一个沧桑的身影,为自己跳下深渊,此刻正充满喜悦地望着她,过儿看得见她此刻滛荡的样子吗?他是不是会肝肠寸断,「不能背叛过儿……」她心底大喊着,若是她和清儿做下滛乱之事,又与隔壁那对J夫滛妇何异。

    +「徒儿进去了……」左剑清早已等不及了,屁股向前一挺,便龙女身体深处插去……

    fontcolor="blue">小龙女大惊,突然想到下体还含着一个白玉扇坠,一旦清儿这般粗长的棒棒插入……情急之下肥臀本能地向下一沉,左剑清猝不及防,大Rou棍向斜上方冲去,滑脱了湿漉漉的荫唇,大Gui头沿着柔嫩的股沟上滑,一路上留下了滑腻的滛液,「啪……」的一声肉体撞击的声音,大Rou棍横亘在深深的股沟中,肥厚的卵蛋撞在了肉Bi上。

    fontcolor="blue">「喔……」左剑清长出了口气,虽然没有插入小龙女的阴沪,足有九寸长的大Rou棍被两片肥厚的臀瓣紧夹着,也让他倍感舒爽。

    股沟中压着一条火烫的巨大Rou棍,荫唇紧贴着肥厚的卵蛋,柔嫩的雪肤被茂盛凌乱的荫毛燎刺着,小龙女清晰地被两人性器紧贴的感觉刺激,不禁心中一荡,若刚才她的动作慢了半分,两人此刻恐怕已经短兵相接,开始肉搏了,念及此处,芳心狂跳,竟有些失望之情。

    「嗯……清儿……不是说好了不能……真的……」小龙女娇喘吁吁,声音柔腻无力,「为师可以……再次用嘴……为你……」

    「师父……徒儿实在是忍不住了……片刻也不想离开……师父的身体………喔……」左剑清气喘如牛,大肉吊和卵蛋都沾满了滛液,他忍不住扭动下体,Rou棍借着滛液的润滑,在小龙女的股沟中摩擦。「你答应为师的……要做到……嗯……」那团带着毛刺的卵蛋滑过小龙女的荫唇,让她忍不住哼了出来,同时火烫的Rou棍刮着她的股沟,让她麻酥难忍,兴奋得身体发抖,Yin水汩汩流出。

    「徒儿……答应师父……不会真的……Cao师父的……」左剑清低声回应,下体继续扭动着。小龙女闻言顿时放下心来,暗忖若是她的屁股能让清儿射出来,总胜过她用嘴巴,想到此处,左剑清那日大量Jing液喷射的场景映入脑中,不禁芳心一荡,忍不住摆动肥臀,迎合起左剑清的耸动。

    fontcolor="blue">又大又烫的巨型肉吊在股沟中挺动,肥厚的卵蛋摩擦击打着敏感的肉Bi,这种性器的摩擦,早让两人的下体变得一片狼藉,随着两人的蠕动,不断发出「滋滋……」的水声,虽然不比真正的交合,也让欲火中烧的两人聊以慰藉。

    〕、窗外雷雨依旧,劲风吹得枝叶「哗哗……」响,不断敲打着窗棂,屋内却春意正浓。「哦……嗯……」两人喘着粗气,同时舒服地呻吟着,小龙女趴在地上的门板上,高高翘起肥臀,收紧股沟,紧夹着左剑清的大Rou棍,放荡地摆动肥臀,只希望他能早点射出来,却不知不觉也将自己推上了肉欲的高峰。

    滑腻的滛液沾满了小龙女的股沟,左剑清捧着她肥白的屁股,见在Gui头每次碰到股沟深处的菊蕾,都会使小龙女娇躯颤抖,不禁心中一动,先要了大美人的屁眼再说!!大Gui头对准菊洞,他捧起雪臀,屁股向前一挺,便将大Gui头挤了进去。

    &「啊……不要……」小龙女惊呼一声,娇躯忍不住颤抖,只觉屁股被坚硬火烫的Rou棍强行撑开,如裂开一般,火辣辣的酸胀无比,让她全身都不自觉紧缩起来。

    fontcolor="blue">「哦……好紧……」左剑清长舒口气,只觉大Gui头进入了一处火烫紧缩的所在,夹得他气血上涌,竟有一种要射出来的冲动。「不要……插那里……你的活儿……太大了……」小龙女羞耻难忍,过儿看都不曾看过她的菊洞,没想到今天竟然让清儿把大Gui头插了进去,而那种火辣辣的插入感竟让她生出一种的快意,更要命的是,清儿的大Gui头远比过儿粗大,屁股被大Gui头撑开,却使阴沪紧缩,肉Bi夹紧体内的玉坠,激得她娇躯一颤。

    「徒儿应该……不算违背师父的意思吧……喔……」

    「啊~~~~会痛~~我那里还是第一次。」左剑清粗大的Gui头插入小龙女的屁眼时,小龙女全身一阵麻痹,然后小龙女感觉到左剑清的巨大Gui头在自己的屁眼上滑动,麻痒的感觉让小龙女有点期待,但是当左剑清的大Gui头开始慢慢的挤进小龙女的菊花时,小龙女感觉到屁眼被慢慢的撑开,一开始还满顺利,但是当左剑清挤进将整个Gui头插入时,一种屁眼被撕开的痛处,让小龙女忍不住感觉下体疼痛难当。

    “不会太粗了吧?”她轻声问,这样问等于同意让清儿插自己的屁眼,羞得满脸通红。

    “别怕,我会很小心的。”左剑清脸上突然露出滛笑,边说边扶正小龙女的身子,让她跪好在自己的前面。巨大的Gui头对准了还在轻轻抽搐的菊花褶皱,他温柔地对她说,“进入的时候,屁股一定要用力往后顶。”

    仍然沉浸在高嘲余韵中的侠女,似乎都失去往日的机智。象做梦一样,她只是乖乖地照着男人的话做。就像一心讨父亲欢心的乖女儿,却没有想到为什么“年纪轻轻”的徒儿会这么有经验。”

    大Gui头用力顶进那圈紧紧的肌肉时,小龙女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硕大的Gui头再次进去了有一寸,紧张敏感的肛门根本无法适应那里的压力。一定有肌肉被撕裂了,火辣辣的感觉疼得她“咻、咻”直吸凉气。

    经验丰富的左剑清停下了动作,虽然大Gui头只有一半被这样夹着,大Gui头也疼得厉害。他一面感受着菊花里惊人的滚烫与窄小,一面温存着美女光溜溜的脊背和屁股,轻声说着情话,帮身下的小龙女尽快放松。

    过了大约一分钟,疼痛明显减弱了。

    “轻点。”她边说边双手死命抓住地板两侧,等待男人的进一步深入。

    左剑清按着她的屁股,开始用力,向前又挺进了一寸。大Gui头终于完全消失在菊洞之

    中。

    “噢——”她难过地呻吟着。虽然随着男人的动作,屁股拼力向后顶去,但她还是

    疼得眼前金星乱飞。敏感的菊洞入口,有被火烫着的感觉,让她不顾一切地只想往前逃。

    yuedu_text_c();

    “天呀…怎么、怎么会这么胀……快要爆开了……”小龙女大叫着:“不要~~我不要了~。”她痛的想逃开,但是左剑清紧紧的抓住她,不但不让她逃跑,还将整个Gui头再次挤进她的屁眼内,她痛的快昏过去,但是当左剑清的大Gui头再次整个没入她体内时,她反而松一口气,屁眼紧紧的含住仅仅略小于Gui头的荫茎,这已经让小龙女可以喘一口气。

    “师父,你还行吧?”

    “嗯…等、等一会儿…天呀……先停在这儿,让我适应一会儿。”

    「痛一下就不会痛了。」左剑清的口气,好像小龙女还是一个Chu女,Chu女膜将要被刺破时说的话一样,左剑清没有再深入体内,

    大Gui头停在屁眼洞内享受着小龙女屁眼紧紧的收缩。

    左剑清很耐心。他原名“玉真子”,与玄武堂堂主刘正是魔教最有名的两大滛贼,曾玩女人无数,深得东方不败宠信,同时也是东方不败培养的一代人才。他本已四十五岁,却因习得“回春功”看起来就如同十八九岁的青年一般。两年前,他奉教主之命打入襄阳城内部并拜郭靖为师,一直都是魔教卧底。此次他把握住了时机,骗得小龙女信任,当然不会放过插小龙女屁眼的机会。他记得有好几次插女人的屁眼,都因为自己的活儿太粗长而让她们的肛门裂开。而且,小龙女窄小得不可思议的肛肠,又是那般滚烫,很容易让男人刚刚全部插入,就精关一滑,狂射起来。

    所以和小龙女,他就小心了很多。小龙女紧紧勒住Rou棒的菊洞,居然比任何女子的还要温暖有力。小龙女还真不是个普普通通的女子呢。

    左剑清耐心地保持着校迦隚ui头的状态等了一会儿,在小龙女逐渐呻吟着扭起腰时,他才挺腰深入,一寸一寸地将粗长的荫茎插入她的Chu女后庭。

    左剑清又深入了一寸。小龙女的肛肠死命地勒着Rou棒。现在已经进入了大约三寸。又经过多次间断的深入后,男人九寸多长的Rou棒有四寸完全插进了小龙女的菊洞。

    虽然他的动作已尽量小心尽量温柔,但小龙女的处子后庭实在太紧太窄了,左剑清的胯下巨根又实在粗壮过人,结果校褰话氡隳岩陨钊搿U庖豢蹋糯笞彀秃粑训男×械骄薷岸艘巡迦胨闹背δ冢蛑毕裼幸桓蘸斓拇殖じ止鞔痈孛磐苯怂哪谠啵鄣盟蕹錾矗媸潜惹皘岤破处时还痛!

    左剑清不得不停下来等小龙女慢慢适应。所幸作为古墓派高手的小龙女身体柔韧性很好,再加上之前的挑逗和前戏,后庭破处的痛苦总算徐徐转变成后庭性悦。非常奇特的感觉开始遍布冰玉洁的全身,一种与前|岤性茭既类似又有所不同的性快感冲击着她的脑神经,使她在初次的肛茭中从最初的哭叫慢慢变成轻轻的欢叫。

    fontcolor="blue">注意到小龙女逐渐开始适应肛茭后,左剑清才从慢到快地抽动起胯下巨根。

    痛感渐弱,小龙女也能控制自己的呼吸了。她一丝不挂的娇躯上,布满了细细的汗珠儿。细嫩的皮肤,因为欲焰升腾,似乎透出诱人的玫瑰色。漂亮的黑色长发,也被汗水打湿,一缕缕贴在烧得酡红的面颊上。

    随着赤黑色的粗长男根在被扩充到极限的后庭肛|岤内越发激烈地出入,小龙女像正接受主人宠爱的女奴般跪趴在地板上,时而紧皱细眉略带苦痛、时而羞咬朱唇充满欢愉,下体阴沪内的Yin水嗳液更是止不住般一阵阵飞溅而出!左剑清伸手拉紧小龙女的白嫩细腕,如同策马般一下下挺腰突击,尽可能地将胯下巨物多顶入她的后庭菊|岤中,

    左剑清只觉那菊洞虽紧,却有一种奇妙的吸力,裹得他血脉贲张,再顾不上怜香惜玉,屁股一挺,只听「噗哧……」一声,大Rou棍直捣黄龙,九寸长的粗大棒棒竟然有三分之二整个插入了小龙女的菊洞中。

    「啊……」小龙女丰腴的肉体如同被粗大的长枪击中一般,被撞得向前一冲,丰硕的Ru房也随之颤抖,涌起了一阵|孚仭嚼耍冀趱荆痪跻惶跤钟灿痔逃治薇却殖さ腞ou棍从后面贯体而入,又酸又胀,屁股如同点燃了一团火,让她全身都颤动起来。

    “清儿,就到这里吧,再进去的话,怕会把我的肚子弄穿,千万别再进入了!天啊,清儿……为师…怎么会愿意…愿…意让你……骗我同意…做这个…”她的声音还在颤抖。她跪在那里,俏丽的肩头随之诱人地抖动着。

    “好的师父,我听你的,但还可以再进去一点。”

    他缓缓地向外抽出Rou棒。她肠道的肌肉自然而然地做着排出异物的蠕动。这一次插入,花了几乎和上次一样长的时间。

    每一点深入都让小龙女唏嘘不已。不过,到了第四次插到底时,两个人都发现进入轻松了很多。她的呻吟也婉转了不少。第六次,左剑清一下就把大部分Rou棒插了进去,只留一寸棒身在外。九寸多长的大Rou棒终于插入了八寸,却已是绝对无法再深入哪怕是一分一毫

    “啊,天呀!几乎全进去了……清儿……你那里……这么这般粗长……”她喘着气说道,左剑清的大肉囊狠狠撞上了她极度敏感的肉唇。

    “太棒了,师父……里面又烫又紧……”雄壮的大Rou棒留在里面,他的手指从下面拨弄着她坚硬的|孚仭酵贰br />

    左剑清开始慢慢抽锸,由于有大量滛液的滋润,行进得颇为顺畅,小龙女银牙紧咬,虽觉不适,却感觉不到疼痛,她从未想到这里也能让男子插入,而且左剑清每抽锸一下,都给她带来一种难言的悸动。「虽然被他全插入了,毕竟不同于真正的交合,应该不算失身吧。」小龙女暗忖,「若是如此能让清儿发泄出来,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想到此处,她虽然羞耻难忍,却也放弃了反抗的念头。

    小龙女放开了身体,左剑清的抽锸逐渐顺畅起来,慢慢撑开了菊洞,不久,随着紧张的感觉逐渐消失,小龙女已感觉不到丝毫的不适,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男子入侵的痛快感觉,每次屁股被撑开,肉Bi都收缩,紧夹着玉坠,加之阴沪不断被卵蛋击打,竟产生一种交合的快感。

    男人跪在那里挺直身子,把Rou棒抽了回去。稍稍在外面停了一下,就又插了回来,一鼓作气,几乎没根而入,沉重的肉囊再次撞击着小龙女湿漉漉的肉唇。他保持着稳定的节奏。她的菊洞现在放松了很多,但依然紧凑得让人发疯。

    隔了不知多久,小龙女感觉到左剑清已经开始象插|岤一样操她的肛门了。这时小龙女已经不会痛了,但是一只超级巨大的热棒这样深入小龙女的肛门,这种感觉让小龙女几乎窒息紧接着小龙女感觉左剑清的大鸡芭的大部分已经深入她的肛门里并在里面旋转摩擦,一波波快感瞬间像大浪一样席卷而来。

    「啊~啊~~~~。」小龙女几乎是狂乱的呻吟,一种从未经历过的高嘲一波波袭击着她,

    她根本分不清是从屁眼或是荫道传来的麻痹感,左剑清只是插了一会儿而已,她已经来了一次高嘲。

    “啊!怎、怎么可能!?被清儿那么大的活儿插入那种地方,居然那么舒服!还是好疼,但也好爽!”

    fontcolor="blue">小龙女小巧性感的鼻子里呼出一股股热息,冰蓝色的双瞳朦胧痴醉、红晕色的双颊绯红如火,她已完全沉溺在后庭破处的初次肛茭游戏中,雪白的美臀和纤细的腰肢几近疯狂地扭舞。左剑清的插抽动作也加快到了最大,一双强壮有力的大手紧紧握住冰玉洁的细腕把她的美妙裸身向后拽,胯下的巨物以最大限度一次次深入她的后庭肛|岤内,巨物根部的阴囊则猛烈地击打在她下体私|处的阴核与荫唇花瓣上引起另一番刺激,迅猛的抽送频率几乎让她连发出呻吟的空隙都没有。

    yuedu_text_c();

    4

    「哦……好舒服……师父……」左剑清双手扒着小龙女肥白的屁股,下体用力挺动着,小龙女香汗淋漓,娇喘吁吁,雪白丰满的肉体跪趴在地板上,有节奏地颤动着,口中发出令人热血沸腾的呻吟声,若是有人近在咫尺观看,也定以为两人是在真正的交合。

    fontcolor="blue">「啊……嗯……」小龙女销魂地叫着,下身复杂的快感揉合在一起,让她如醉如痴,情不自禁地扭动腰肢雪臀,迎合着左剑清的抽锸。

    fontcolor="blue">“师父,我正在干你,…正在干你美妙的屁眼…”

    “你太坏,清儿…为师噢,天呀!”

    “肩膀顶在地板上,师父,向后顶,用力,对,就这样,顶…”

    她的头深深埋在地板上,一双修长的双腿迈力的跪着,丰满无比的双|孚仭浇艚籼诘匕澹悸怪槎钠ü筛吒咚氏蚩罩小br />

    这样Rou棒可以插得更深。她的手指向后捉住了他的肉袋,抓弄几下,再移到正在自己菊洞里进进出出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