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神雕-第12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溅落刘正的Rou棒上!「啊!!!……」盈盈忍不住尖声娇呼出来,雪白丰腴的肉体在空中抽搐,达到了被刘正玩弄三个时辰以来最痛快淋漓的一次肉欲的绝顶高峰,耳边风声响动,不禁头晕目眩,如腾云驾雾一般。

    fontcolor="blue">「砰」的一声,盈盈重重摔在地上,她此刻沉浸在有生以来从未体验过的极限高嘲之中,竟感觉不到疼痛,丰满的身体仰躺在地板上,一双光洁的玉腿微微分开,毛茸茸的肉谷若隐若现,随着娇躯不停的颤抖,男人的大量阳精呈一股股|孚仭桨咨恼吵碇锘夯毫鞒觯蟠罅客该鞯囊窬竺芭菖菀话悴欢洗勇碓閨岤中涌出,屁股一面的地上顿时出现了一大滩荫精,看来盈盈已被此贼干到脱阴!!

    刘正翻身下桌,鲜血顺着脸颊不断流出,疼痛难忍,丑陋的肉吊尚在跳动,Jing液仍然不住滴下,他在高嘲中被重击,不由狂燥无比,面目扭曲,看起来甚为狰狞!

    fontcolor="blue">他狂性大发,一步步向盈盈走近,目露凶光,恶狠狠地盯着盈盈雪白的肉体,厉声道:「贱人,我让你如此之爽,竟敢暗算于我,活得不耐烦了,今天老子就成全你!」

    fontcolor="blue">盈盈在地上大口喘着娇气,她被干到脱阴后身体慵懒无比,面泛潮红,尚残留着高嘲的余韵,缓缓睁开美目,见到刘正虽然负伤,却依然生龙活虎,心中绝望,料不到达到多次高嘲之后,力道竟然弱到这般地步,连这滛贼也收十不了,想到此处泪水忍不住簌簌而下。

    fontcolor="blue">看着刘正赤裸的丑陋身躯慢慢靠近,盈盈知道大势已去,心中凄苦,暗道:「冲哥,盈盈已经尽力了,我们来世再做夫妻吧。」她一生从不向人低头,此番委曲求全,皆因对情郎的真挚爱意,忍辱失身也在所不惜,此刻算计落空,已经超出了她可以承受的极限,再也不想苟活在世上。盈盈抱定必死的决心,捡起身旁的烛台,挣扎着站起身来,柳眉一挑,娇喝道:「滛贼,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芳心一横,径直向刘正撞去。

    刘正刚才受到重创,正怒火中烧,见状暴喝道:「贱人,找死……」一掌向盈盈劈去,「砰」的一声,盈盈雪嫩的娇躯横飞出去,重重地砸在墙上,随后滚落在地上,口中不停喷出鲜血,竟似活不成了。

    见到盈盈的惨状,刘正顿时愣立当场,刚才盛怒之中,竟然忘记了盈盈此刻武功已失,他这一掌下去,恐怕要了她的性命。此番岳不凡不在山庄中,他才敢来玩弄盈盈,如果盈盈真的香消玉殒,叫他如何交待,想到此处,不禁冷汗涔涔。

    他刚才将盈盈震飞的剎那,似乎感到一股强大的真气反噬,转瞬即逝,看来此女仍存有不少内力,怪不得她能经受得住自己长时间的抽锸。此刻见盈盈雪白的娇躯一动不动地蜷缩在地上,双目紧闭,身下血流成河,他连忙走上前去,伸手探盈盈的鼻息,只觉气若游丝,不由追悔莫及。

    盈盈受到重创,但觉经脉俱裂,再也动弹不得,不过刚才的一掌拍在胸口,竟然震开了她被锁住的内力,瞬间激发出来,帮她抵消了一部分掌力。幸亏刘正功力不深,否则这一掌结结实实拍在胸口,纵是大罗金仙也难救,饶是如此,盈盈仍然受伤不浅,只能提起不到一成的功力。

    内力失而复得,盈盈心中又泛起了求生的欲望,她不是一个轻易伏诛的人,但是在目前身负重伤的情况下,却是万万拼不过这滛贼的,在这危急关头,她猛然想起了任我行生前传授给她的「龟息大法」。这「龟息大法」是一门极为诡异的武功,发功后可以使人心脏停止跳动,气息全无,体温下降,处于假死状态,几个时辰之后又会让人缓慢恢复正常。当初任我行传功的时候,盈盈只觉好玩,万没想到日后会派上用途。即使让这滛贼误认为她香消玉殒了,他会怎么处置她的尸体?她完全想不到,如今只能赌上一赌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希望这次可以有逃脱的机会。打定主意,盈盈艰难地聚敛起残留的真气,默念心诀,让真气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缓缓流过经脉。

    刘正感到盈盈的气息渐弱,肢体似乎也变得松弛,他把手伸到盈盈的肌肤上,有些冰凉,他一惊之下,急忙伸手到盈盈鼻下,竟然没有了呼吸。

    真的死了,刘正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那岳不凡早就对他不满,如果知悉此事,上报教主,恐怕没有他的好日子过了,不禁暗怪自己鲁莽。

    这件事是万万不能让岳不凡知道的,事到如今,只有瞒天过海,不过守在大花园外的那两个小子怎么打发呢?他心机颇重,片刻之后,就已打定主意,于是穿好衣服。此时已到了他们事先约好的让刘正把玩任盈盈三个时辰,即六个小时的时限,便出门到花园外唤那吴风李玉进来。两人还以为交上了桃花运,喜滋滋地,边走还边夸刘正道:“副堂主真是神勇无比啊,果然操了那大美人三个多时辰,小的真是自愧不如!在外面站得腿脚都酸了。”两人一进屋,不想却看到盈盈倒在血泊之中,不由惊愕得张大了嘴巴,面面相觑,吴风咽了口唾液,道:「刘副堂主,发生什么事了?她……」

    刘正强作镇定道:「这贱人暗算我,被我一掌毙了。」两人闻言又是惋惜,又是害怕,禁不住惊惶失措,李玉打着哆嗦道:「副堂主,您也忒……狠了点,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我们还没……就让您给毁了。」吴风也道:「这……这该怎么办,堂主回来……我们怎么交待?」

    「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脱不了干系,凭我在神教的资历,还没人敢拿我怎么样,不过你们嘛……」刘正的目光在两人惶恐的脸上扫过,心下稍安,继续道:「嘿嘿,恐怕要去见阎王了。不过有我在你们不必害怕,只要你们听我的,定能躲过此劫。」

    fontcolor="blue">两人对望了一眼,知道这副堂主不仅极度好色,还喜欢吹牛,不过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在魔教中小喽啰的性命最为轻贱,两人一时被他蒙蔽,起了色心,酿成如此后果,如果被堂主得知,首先就会拿他们开刀。

    fontcolor="blue">两人均感无奈,不过如今已没有了退路,良久,吴风道:「刘副堂主,我们兄弟听您吩咐,还请您救属下性命。」李玉也巴巴地望着刘正点头附和,彷佛他是两人的救命稻草。刘正笑道:「好,这才是好兄弟,你们留一人清理血迹,给这贱人穿上衣衫,另一人出去找一个麻袋,记住,不要被别人发现。」两人只得照办。

    不一刻两人就已办妥,刘正命他们把盈盈装入麻袋中,扎紧袋口,然后低声道:「你们悄悄从后门溜出去,到后山把这贱人抛到悬崖下。你们办妥之后,先在外面躲几天再回来,见到岳老儿就说不知为何这贱人恢复了功力,把你二人抓走,你们想尽办法才逃脱。岳老儿这边先由我应付。」

    fontcolor="blue">两人闻言大喜,李玉道:「还是副堂主想得周到。」刘正不耐烦道:「好了,少啰嗦,你们快去办事吧。」两人领命而去。李玉在前面探路,吴风背着麻袋跟在后面,两人小心翼翼地来到后花园,穿过一座假山就出了后门,此时已是午后,天气炎热,并没有人出来活动,两人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出来。

    fontcolor="blue">两人沿着山路,向后山的断崖行去,这条山路甚为崎岖,想来是很少有人经过,有些地方杂草丛生,行起来颇为艰难。两人战战兢兢,轮流背负盈盈,不久都已汗流浃背。

    fontcolor="blue">穿过一片荆棘,李玉的手被划伤,不由抱怨道:「他娘的,这是什么鬼地方,若非不得已,老子才懒得过来。」吴风忙道:「你小声点,你知道堂主为何不让我们来后山?听说有高人在此居住,我们办完事赶快离开,不要节外生枝。」

    李玉道:「哪个高人会住在这种鬼地方,定是堂主在此地埋藏金银财宝,怕被我等发现。师兄,刘老大也太不地道,自己玩过了,就把美人杀了,我们不仅没得到,还要给他擦屁股,你说我们这是何苦。」

    fontcolor="blue">吴风叹息道:「师弟,就少发两句牢马蚤吧,保住性命要紧,色字头上一把刀,你吃亏的事还少吗?上次在『云岭客栈』不就险些被那冰美人取了性命?这次还要我陪你受苦。」李玉兴奋道:「师兄,说起上次那美人,真如仙女下凡一般,即美貌又丰满,我只是抱着她,在她身体上隔着衣服蹭几下,就忍不住射了出来。我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让人神魂颠倒的尤物,若是她能躺在床上让我尽情地云雨一番,就算是死也值了。」

    fontcolor="blue">吴风骂道:「好个不知死活地东西,你以为每次都能那么侥幸,若是碰到今天这位大小姐,你都不知道死上多少次了。」

    fontcolor="blue">李玉叹道:「唉,可惜了,这位任大小姐比起那位仙女也不逊色多少,本以为今天要艳福无边了,没想到就这样香消玉殒了,我们无福消受啊。」

    又行了片刻,吴风忽然驻足,道:「你看,我们是不是到了。」李玉抬头望去,前面出现了一片空地,山路就在空地尽处截断,他可以看到对面苍茫中的远山,果然是一处断崖。吴风见到崖边有一颗大榕树,树下是一块平滑的大青石,他快步走过去把盈盈放在青石上。两人来到断崖前探头望去,只见这断崖足有几十丈深,下面青青郁郁,满是茂密的草木,让人头晕目眩。

    吴风道:「就在这里吧,把她丢下去,尸体烂掉了都不会有人发现。」李玉摇头道:「如此一个娇滴滴的美人长眠在这种地方,真是可惜了。」吴风不耐烦道:「人都死了,哪还顾得许多?赶快动手吧。」

    李玉道:「师兄,今日之事,我实在是心有不甘,纵然是死人,我也想再多看几眼。」吴风见他痴痴的样子,不禁摇了摇头,道:「师弟,你这脾气应该改一改了,否则日后有你的苦头吃,好吧,你快点。」|

    fontcolor="blue">李玉将麻袋解开,把盈盈软绵绵的身体抱出来,放在青石上,盈盈仰躺着,肌肤柔嫩如玉,面色祥和,美目微闭,鼻子玲珑挺拔,樱唇娇艳欲滴,斑斑树影映到娇躯上,就像熟睡的美人,哪有一分断魂的模样。

    fontcolor="blue">李玉忍不住唤道:「师兄,她真的死了吗?」吴风闻言走了过来,见到盈盈 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伸手探了探盈盈鼻息,又摸了摸脉搏,摇头道:「死了就是死了,你就不要异想天开了,赶快动手。」

    yuedu_text_c();

    fontcolor="blue">午后的山林静谧异常,盈盈安祥地躺在青石上,薄薄的衣衫掩饰不住佼好的身材,丰满成熟的双峰高高耸立,胸前的衣衫略显凌乱,雪白幽深的|孚仭焦等粢粝郑肥怯杖耍钣癯闳鹊哪抗庠僖膊豢弦瓶粑脖涞眉贝佟br />

    他忍不住将颤抖的手伸到盈盈胸前,将衣衫向两旁一扯……一对丰满坚挺的玉|孚仭角昕痰顺隼矗纺砸蝗龋畹慊柝使ィ歉咚实乃逵ò追犭椋缧鲁雎亩垢阈孪恃┠郏娇帕徵绲膢孚仭酵返阕浩渖希萌诵难髂讶獭K滩蛔∑松先ィ肿テ鹫舛园寥说膢孚仭椒澹潘牡厝啻昶鹄础N夥缂葱闹幸彩且徽穑硗凡唤行└稍铮蜕车溃骸甘Φ埽惴枇寺穑克丫懒恕!估钣翊⒌溃骸敢桓鏊赖娜斡彩す话俑龌畹碾僦追郏π郑颐且黄鹄窗桑悴皇窃缇拖肓寺穑俊顾低甑拖峦啡ィニ蔽夥逖┠鄣募舛恕br />

    fontcolor="blue">吴风终究不似他那般色欲熏心,气道:「胡闹!要玩你自己玩,我可没兴趣陪你。」言罢走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又道:「你玩玩可以,可不要真的插进去,J尸可是大大的不祥,小心绝后。」

    李玉再不理吴风,继续埋首在盈盈丰满的|孚仭椒逯校痪跽舛訰u房柔滑中不乏坚韧,端的是|孚仭街屑贰K娴眯朔埽床恢硐碌呐右丫辛吮浠腹晗⒋蠓ā沟男Яχ鸾ネ巳ィ奶逦驴蓟厣沼冢嘉Ⅴ荆朴菩牙础br />

    盈盈隐隐感到周身的骨架如散了一般,疼痛难忍,体内的真气七零八落,到处乱窜,如千百条滑手的鱼儿,让人无法捉摸。她此刻灵台一片空白,心弦随着那些流窜的气流跳动,终于,让她捕捉到了一条大的,这股略强的真气随着她的意念流动,所到之处,不断融合着小股真气,如同滚雪球般越滚越大,运行几个周天之后,终于功德圆满,汇入丹田。

    盈盈疼痛立减,伤势顿时有些好转,功力也恢复了两三成。这得益于她的家传神功,任我行的内功心法虽然剑走偏锋,容易对身体造成损伤,却有快速恢复的奇效,盈盈所受本是致命的内伤,能恢复到如此程度,已属不易。

    盈盈的意识也逐渐复苏,她缓缓睁开双眼,刺目的强光射来,她赶紧闭上眼睛,让还没有适应白昼的双目暂时休息一下。却感到一阵阵又麻又痒的感觉不断从|孚仭郊庀矗坪跤腥苏谕媾腞u房。

    自己身在何处?她的意识越来越清晰,终于,她记起了「龟息大法」,记起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她知道自己没有死,心思飞转,此刻四肢百骸依然酸痛,心知伤势不轻,在没有摸清周围的情况之前,再不敢贸然睁开眼睛。

    随着身体的逐渐恢复,她的感觉也更加敏感,Ru房被玩弄的滋味让她心乱如麻,她不知道是谁伏在自己的身体上,岳不凡?刘正?她强忍内心的悸动,尽量让身体不做出丝毫异常反应。

    fontcolor="blue">忽然,一个声音传入耳内,「师弟,你怎么对死人还有那么大的兴趣,适可而止吧,赶快把她扔下悬崖,以免夜长梦多。」随后,胸前的玩弄中断了,伏在她身上的人道:「师兄,没想到任盈盈死后也这么妙,我已经玩出火来了,你就再稍候片刻。」

    盈盈闻言心中豁然清明,听声音他们就是那两个守门人,其中一人在猥亵自己,另一人在旁边守候,他们当她死了,要扔进悬崖。想到此处,盈盈暗道侥幸,若是她晚醒来一刻,恐怕就真的魂飞魄散了。

    fontcolor="blue">

    fontcolor="blue">她心知自己身负重伤,若是身旁只有这两个小贼,尚可以勉强应付,若是还有其它高手,自己恐怕不是对手,有了袭击刘正失败的教训,她不敢再贸然行动,只能忍辱负重,静观其变。

    fontcolor="blue">忽然盈盈感到一个光滑温热的大屁股跨坐在她的小腹上,只听李玉道:「既然死人的下面不能插,我就玩玩上面。」盈盈一阵恶心,心中愤怒异常,魔教中人真是禽兽不如,居然连尸体都不放过。正想间,一条毛茸茸的Rou棍贴在了她诱人的|孚仭焦抵校芯趸鹛烫痰模滥鞘鞘裁矗鉁粼羧绱讼伦鳎谷话涯浅舐亩魈谒膢孚仭椒逯小吲患樱闹邪岛蓿羰墙袢漳芴庸私伲绽此艿奈耆瓒ㄈ患颖冻セ埂br />

    随即感觉双峰被人握住向中间挤压,紧紧夹住了炽热的Rou棍,耳边同时响起了那滛贼猥亵不堪的呻吟,「嗯……好舒服……这美人的奶子好大……好有弹性……夹得我好舒服……。」

    fontcolor="blue">李玉双手抓住盈盈丰满坚挺的Ru房,紧夹着他的肉吊,只觉肉吊如同陷在温香软玉之中,强烈的紧箍感让他如痴如醉,一缕黏液从马眼滴下,落在幽深的|孚仭焦抵校崛淼呢和枰餐显谟厍埃滩蛔】加薪谧嗟厮识ü桑褂膢孚仭椒迦绮ɡ税悴br />

    fontcolor="blue">盈盈心中无比羞耻,可是粗大棒棒摩擦Ru房的快感却让她心情激荡,特别是湿滑的雄性滛液沾满了她的Ru房,有一种湿漉漉的放纵感觉,李玉浓密的荫毛在她的肉峰上撩动,竟让她隐隐觉得痛快,下体忍不住淌出一股浪水。Rou棍越来越滚烫,深陷在雪白的|孚仭嚼酥胁欢铣轱剩孀臛ui头滛液的不断流出,抽锸也越来越顺畅,李玉双手压住丰满的肉峰,两个拇指不停拨弄着盈盈小巧的|孚仭酵贰S淙慌θ棠停次薹ㄒ种苵孚仭酵分鸾ケ溆玻崧乃灞粶粼羧绱送媾苛业臏糍舾腥盟暮粑踩滩蛔÷晕⒈涞眉贝佟br />

    fontcolor="blue">李玉火热的目光紧紧盯着盈盈坚挺成熟的|孚仭椒澹鹑鹊腞ou棍在肉浪中纵横驰骋,所到之处留下滑腻腻的一片,不时发出「滋滋……」的声响。此番虽然不是真正的交合,可是这销魂的滋味却胜过他之前所有的交合,他彻底沉醉于肉欲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盈盈身体的变化。

    「啊……舒服啊……不行了……要射了……」李玉气喘如牛,汗珠从脊背上不断滑落,他急剧抽锸,再也不能忍受,Rou棍不断跳动,一股股灼热的阳精喷射而出,悉数射到盈盈雪白的玉颈和绝美的俏面上。

    盈盈芳心狂跳,滚热的Jing液射到脸上,烫得她娇躯忍不住颤抖,强烈的雄性刺激让她浪水汩汩流出,只得紧闭美目,努力控制着悸动的身体。忽然一股Jing液射入她的鼻孔,让她无法呼吸,只得张开小嘴,深深地喘着气,不料一股腥马蚤的阳精随即喷入口中,她心头一热,干燥的喉头忍不住翕动,竟然咽了下去,心中一阵恶心,不禁柳眉紧蹙,心想:“这小贼比那刘正可是差得太远,那刘正自己用尽心机都很难让其She精,这小贼却片刻之间便即射出。”

    发泄后的李玉终于觉察到了盈盈的变化,他抬头见到盈盈的表情,心中狂喜,她还活着?忍不住惊呼出来:「师兄,你看她……」

    fontcolor="blue">忽然,吴风发出一声惨叫,李玉大惊,连忙跳下盈盈的身体,只见吴风瞪大了眼睛滩在地上,脖子上不断涌出鲜血,李玉扑过去,扶起吴风的腰,悲声叫道:「师兄,你怎么了?」但见吴风喉咙上插着一枚钢镖,已然气绝。

    毫无预兆,李玉惊得呆了,怔怔地盯着那枚钢镖,猛然,他抬起头,目光惊悚地扫射着四周,大叫道:「刘老大,是你吗?你怎么能对自家兄弟下此毒手?」只听「嘿嘿」一声冷笑,从草丛中步出一人,正是那「铁棍滛龙」刘正,他脸上挂着阴险的笑容,缓缓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我也是迫于无奈,怪只怪你们知道得太多了,你们继续留在世上,我寝室难安啊。」李玉闻言面色变得惨白,颤声道:「你……你要杀我们兄弟灭口?」刘正冷笑道:「聪明,果然没有白跟我一场,我一直认为你是可造之材,唉,可惜了。」

    fontcolor="blue">看着刘正逐渐逼近,李玉心中恐惧,他深知刘正素来心狠手辣,自己又远非敌手,双腿颤抖着不自觉向后退,忽然一脚踩空,不由惨呼一声,整个人坠向崖底。

    fontcolor="blue">刘正快步上前,向崖底望去,早已不见了李玉踪影,知道他如此摔下去,定然粉身碎骨,冷笑道:「如此也好,省得我多费力气。」见到脚下吴风的尸体,飞起一脚也踢下了崖底。

    fontcolor="blue">轮到那个婆娘了,他们三人一起消失,岳老儿定然以为这两个小子色胆包天,将任盈盈胁持走,逍遥快活去了,哪还能怀疑到他刘正的头上。

    fontcolor="blue">他转身去看那青石,只见上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盈盈的踪影,不禁大惊失色,人去哪里了?他赶紧望向四周,透过繁茂的枝叶,只见一条白色的身影正在向山下飞奔,依稀就是盈盈,不由惊怒交加,盈盈竟然没有死,来不及多想,急忙纵身追去。

    fontcolor="blue">刚才他们的注意力转移,盈盈自然不会错过这千载难逢的好时机,潜身缩到榕树后面,悄悄移身,距离远了,才放开身形全力奔跑。远远听到刘正的怒喝,知道他正追来,心中大急,竟有些慌不择路。

    盈盈重伤未愈,她妄自动用真气,但觉气血翻腾,五脏六腑如同碎裂一般,喉头一甜,一股鲜血涌了出来,此时生死攸关,她生性要强,咬牙勉力支撑,这色魔武功一般,但床技之强,棒棒之雄伟天下少有,自己适才已经食髓知味,难以自拔,一旦再落入他的手足,恐怕要终身臣服于他的跨下。此时就算是死,她也不愿再落入这个滛贼手中。

    若是平日,以盈盈的轻身功夫,纵是十个刘正也追赶不上,此刻却是力不从心,真气急剧消耗,身形越来越滞怠,竟然被刘正逐渐拉近距离。刘正暗喜,心知盈盈身负重伤,看情形支撑不了多久了,想到把美人擒获,找个清静所在藏匿起来,日后艳福享用不尽,脸上禁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高喊道:「圣姑,不要再跑了,刘正不会再伤害你了,一定让你日日欲死欲仙,过得比神仙还快活。」

    yuedu_text_c();

    盈盈闻言心中恼怒,不敢拖沓片刻,只拣林茂的地方前行,她内力逐渐衰竭,双腿越来越沉重,鲜血已经沾满了衣襟,此刻全凭坚强的意志在支撑。树林中枝叶吹响,有如潮涌,一波一波永无休止,一想到一旦被那斯抓住将与其日夜交欢,盈盈的一颗心也随着林涛汹涌起伏,她仓促奔逃,也不知道走的是什么方向。

    fontcolor="blue">忽然,眼前出现了一片绿草如茵的开阔地,前面竟然是一处狭窄的山谷,谷口围有碧绿的篱笆,中间是一道简陋的竹门。盈盈眼前发黑,她咬紧银牙,拂袖拭去额头上的冷汗,全力奔进山谷。

    风声响动,刘正的身形随后落到了竹门前,他抬头望着竹门上方的一行黑字,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他心有不甘地盯着面前过不十几米远处的盈盈,如同野兽失去了它即将捕获的猎物。「芭蕉小筑,擅入者死」,竹匾上刻着几个 不起眼的字,对他来说却如同一条不可踰越的鸿沟。「谷中人真的有那么可怕吗,为什么连教主都不敢招惹他?」刘正几次有跨过那道门的冲动,腿却终究没有勇气挪动。

    此时盈盈身形越行攒慢,只觉天旋地转,胸口如裂开般疼痛,丹田中的真气无法凝聚,她再不能挪动半步,心中凄苦,「罢了,我任盈盈命该如此……」眼前一黑,滩倒在柔软的草地上……

    看着盈盈娇美无比的胴体就倒在自己眼前却无法得到,刘正长叹一声,「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投,不要怪我刘正逼你,只怪你这婆娘命短。」想到此处,再不敢停留,恨恨地转身便离去,却听背后有一女子叹了一口气道:“你铁棍滛龙玩过无数女人,没想到这般如花似玉的绝色,你却轻易放过”。

    刘正一听大吃一惊,谷中那女子之声不是别人,正是东方不败,他赶紧转身跪倒在地道:“不知圣教主在此,死罪,死罪!”

    却听东方不败娇笑一声:“你奉法旨,不入此谷,足见衷心,何罪之有。此谷中人与我有大恩,故下旨任何人不得入内。今日你J滛任盈盈之事,我也尽数瞧见,此女乃天下绝色,我便赐与你如何。”

    刘正一听大喜,说话的声音都已发颤:“多谢教主厚爱,属下纵然粉身碎骨,难报教主大恩。”

    东方不败笑道:“但此女还暂由我带去,在将此女赐你之前,你需替我办两件事。”

    刘正正色道:“莫说两件,便是一万件事,也替教主办了。”

    东方不败道:“第一件事,你需化名尤八,如此这般,定能将那黄蓉能驯服……日前玉真子已经按计划与那小龙女日益亲近,黄蓉这边,就看你的了。”

    刘正只听道喜上眉梢,连连磕头听称谢。

    东方不败又道:“这第二件事嘛,你那床上本事,本教主今日也想享用一番……”说完,东方不败已经脱去上衣,笑盈盈地走了过来……

    正文 第十六章 乱花渐欲迷人眼

    第十六章乱花渐欲迷人眼

    夕阳西下,柔美的光线斜射在林间的小路上,洒下片片金黄。江南的秋天通常来得晚些,时逢中秋,树林却依然郁郁葱葱,只有从树枝上偶尔滑落的残叶,才让人依稀感受到一丝秋意。

    fontcolor="blue">密林深处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对男女疾驰如风,行在前面的女子白衣飘逸,肌肤胜雪,容色绝丽,宛若仙子飘落凡尘,一个剑眉虎目的青衣少年跟在后面,步法凌乱,气喘嘘嘘,似乎颇为吃力。

    fontcolor="blue">此二人正是小龙女与左剑清,武林大会上魔教暗施卑鄙伎俩,用“仙人散”毒害正道群雄,二人赶往扬州找寻魔教的“圣手一怪”方林,以求取得解药。这左剑清实为魔教采花高手“玉面滛狼”的化名,小龙女听信了左剑清的花言巧语,两人弃马步行,只走偏僻小路,名义上是为避开魔教的眼线,实乃“玉面滛狼”设下的圈套,以图寻找机会J滛小龙女。

    二人施展轻身功夫,反倒比骑马快些,只是颇耗内力。赶了一天的路,左剑清早已疲惫不堪,内息渐乱,见到小龙女身形轻盈依旧,如闲庭信步,不禁暗暗佩服,几次想停下来休息,却又怕这仙女般的美人瞧他不起,只得咬牙坚持,用尽全力才勉强跟得上。

    fontcolor="blue">又过了半晌,左剑清见小龙女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心知美人师父功力深厚,游刃有余,倒是苦了他,这样下去无止无休,以他的功力如何坚持得住,于是道:“师父,慢……慢一点吧。”

    fontcolor="blue">小龙女闻言定住身形,螓首微侧,见到左剑清汗津津,气喘吁吁地赶上来,不禁暗暗自责,心急赶路,居然忘了他还是个青年,虽是郭大侠的高徒,可是如何比得上她二十年的修为,于是柔声道:“清儿,辛苦你了,我们休息片刻如何?

    左剑清见她神态自若,清丽绝伦的面容见不到丝毫长途跋涉的风尘之色,一双秋水盈盈的妙目充满怜惜地望着自己,禁不住怦然心动,滛心又起,但他深知要得到如此美女需急不得,忙道:“听师父吩咐,继续赶路也无妨,清儿没事。小龙女闻言微微一怔,见他明明体力不支,却又如此说话,于是道:“清儿,你真的无妨吗?天色晚了,我们要尽快找到下一个客栈。”

    美人师父偏偏不谙他的心意,左剑清心中暗暗叫苦,如此行下去,他定要累得呕出血来不可,本想说句软话,但是一接触到那清澈无暇的双眸,心中顿时涌起了万丈豪情,再也不肯示弱,脱口道:“师父,清儿体力好得很,只是我们时日还多,不必这么辛苦赶路吧?”

    小龙女柳眉微皱,道:“清儿,虽然有三月之期,可是形势瞬息万变,我们还是尽量不要耽搁才好。”小龙女白皙无暇的脸上泛起淡淡愁丝,端的惹人怜爱,左剑清心中又是一荡,心想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得到此绝色美女的肉体,只是现在还要让她更加信任自己,便道:“师父,我们二人只身前往,此行凶险且不说,诺大的扬州,找一个方林不啻大海捞针啊。”

    左剑清一句话正说中了小龙女的心事,她江湖经验有限,对手又是阴险狡诈的魔教魔头,顿觉此行任务难比登天,不禁叹息道:“清儿,依你之见,我们到扬州之后如何寻找?”

    fontcolor="blue">左剑清凝神半晌,道:“师父,丐帮的扬州分舵由白长老主持,清儿和他曾有一面之缘,我们可以请丐帮帮忙打探,虽然魔教势大,可是丐帮弟子无处不在,打探消息又是他们的拿手本事,应该会有收获。”

    小龙女闻言心下稍安,道:“如此甚好。”她忽然心中一动,又道:“我在扬州有一姐妹,说不定她能帮上忙。”小龙女自幼孤单,杨曼娘是她有生以来独自结识的最好朋友,想到除了杨过,她在扬州也有亲密信赖之人,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温暖之意,喜悦之情跃然脸上。

    (

    左剑清看得呆了,他首次见到小龙女如此发自内心的喜悦,虽然只是一丝的微笑,却让他体会到了“倾国倾城”的真正含义,他以前虽然玩女人无数,但没有一个及得上此女。几日前他和小龙女曾有肌肤之亲,美人的小嘴把他那粗大活儿服侍得舒舒服服,从没有过的畅快淋漓。他本想趁热打铁J滛了小龙女,可那是飞来艳福,随后的日子小龙女对他若即若离,加之小龙女冰冷的性情,加上自己武功玩不如她,让他不敢再有亵渎之心,只能耐心寻觅机会。他身来就天赋禀异,床技超强,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通过Kou交让他She精,但那日却经小龙女半个时辰的耐心吹萧后一泄如注,那缠绵的滋味让他回味悠远,如今想来却如梦如幻,有些不真实,此刻见到小龙女清丽的面容如绽放的莲花,煞是清纯可人,若不是早识得她,见到她的神情,定会以为她只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儿,想到那樱桃小嘴曾含过自己的巨型Rou棒,心中禁不住涌起了一股无名之火,为什么自己不早于杨过认识此女!!见到左剑清的痴态,小龙女诧异道:“清儿,你怎么了?”左剑清缓过神来,忙道:“师父的姐妹,自然就是清儿的师姑了,到了扬州定当拜会。”

    二人缓步前行,小龙女向左剑清讲述了结识曼娘的经过,其中自然略去了她和曼娘的闺房之事,但却向左剑清讲诉了曼娘惨遭失身一事,左剑清知道那是他的同僚“铁棍滛龙”刘正所为,他在日月神教与刘正齐名,正想与刘正比个高低,听了假装唏嘘不已,大骂魔教丧尽天良。

    yuedu_text_c();

    fontcolor="blue">过了半晌,前方隐约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左剑清低声道:“师父小心了,前面有人。”小龙女微微点头。两人虽然行小路,也难免碰到些陌生路人,为了不暴露行踪,两人只管走自己的路,不多看一眼。

    fontcolor="blue">脚步声渐近,一个手摇折扇的锦衣少年迎面走来,他身材瘦弱,面貌俊俏,肤色白皙得让人有些不舒服。左剑清叮嘱过小龙女,她的样貌太过招摇,遇到路人尽量低下头,以免给人印象太深,泄漏行踪,小龙女此刻螓首低垂,傍在左剑清斜后侧,刚好阻隔了那人的视线。

    fontcolor="blue">二人和锦衣少年擦肩而过,那少年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之色。两人继续前行,忽听身后一个温和的声音道:“请问二位,沿途可曾见过客栈?”|左剑清回过头道:“公子沿着这条路前行,不出一个时辰就可出得此林,到时自会看到客栈。”那锦衣少年抱拳道:“多谢。”言罢转身离去。行得远了,左剑清道:“师父,此人颇为怪异,恐非善类,我们小心为妙。”小龙女讶然道:“你如何得知,我看他彬彬有礼,不似J恶之辈。”

    fontcolor="blue">左剑清见她柳眉微蹙,一脸不解之意,他与小龙女接触几日,心知她虽然武功高强,成名已久,江湖阅历却如同白纸一张,怜惜之情油然而生,于是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们行走江湖小心一点总是好的。”

    小龙女闻言似乎觉得有些道理,昔日在终南山被尹志平迷Jian,绝情谷中被公孙止骗婚,都在她的内心留下了痛苦的创伤,让她领略到了江湖凶险,人心叵测,然而她自幼生活在世俗之外,生性淡薄,对贞操名节看得不似寻常女子那般重,只要过儿真心待他好,其它的一切都可以不去计较,事情过去八年了,当年给过她伤害的人都已入土,小龙女早已心若止水,她只求和过儿隐居山中,相伴终老,却怎知此番收左剑清为徒,无异于引狼入室,正一步步落入这“玉面滛狼”所设下的圈套。

    小龙女见左剑清防范之心颇重,想来这青年跟随黄蓉日久,耳濡目染,也有了一些心计。想到黄蓉,她内心虽然不喜,却由衷敬佩,此奇女子胸罗玄机,辗转于江湖沙场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