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四篇

    李寡妇的尿道炎很快就好起来了,比我预计的时间还要早,所以接下来她可以不用来了。至此,我感觉日子又无聊乏味起来。

    每天在诊所里接待最多的就是小孩子,不是调皮捣蛋弄伤身体就是乱吃东西吃痛肚皮。然后就是老人家了,因为人进入老年期后,人体组织结构进一步老化,各器官功能逐步障碍,身体抵抗力逐步衰弱,最普遍的就是高血压病、冠心病、糖尿病、痛风、老年性慢性支气管炎等等,针对这些毛病,我在诊所里储存了大量常规药丸,老人家来诊所里一般是直接来买药的,该吃什么药,医院里的医生早就告诉过他们了。

    每天对着小孩老人,渐渐郁闷了,就想着要把自己解放出来,怎么办?招个人来帮忙吧。想来想去,李寡妇是一个不错的人选,首先她认得字,其次她暂时处于半失业状态,再其次,NO,应该说最重要的原因,她貌美如花、风情万种,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那么就要找她了。

    关上诊所大门往李寡妇家走去,在她家门口却看到一个好玩的事情,老赖正在自家二楼阳台上像鸭子般伸长了脖子很专注地望向李寡妇家的院子。唉,这头老狼!大概是李寡妇正在院子里解大小便。她家的粪缸就埋在院子里的西南角,旁边栽着两棵小树遮挡视线,老赖从楼上看去,视角应该还是不错的,至少李寡妇有什么动作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一想到李寡妇正在方便,我就想起了小时候的恶作剧,迫不及待地推开院门走了进去,她家的院门是没有锁的,平时不是敞开着就是虚掩着。

    我进入的时间刚刚好,李寡妇已经方便好了,正进行收尾动作,我的角度能看到她的侧身,只见她弓着身子撅着雪白的屁股,裙摆挂在腰上,内裤黑丝袜褪到大腿中段的位置,右手拿着纸巾在腿间擦拭,我推门的声音惊动了她,她慌忙扔掉纸巾,迅速拉上内裤丝袜,也来不及整理就放下了裙摆,等做完这一切,她才转头向我看来。

    李寡妇见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知道刚刚都被我看到了,脸上现出一抹红晕,有些难为情地向我打招呼道:“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哦,没事,我刚才看到老赖在楼上望着这边,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就进来看看。”我一张嘴就把老赖出卖了,回头看了看老赖看H小说就来www.〗y⊥mwe▽n.c■om家阳台,只见他已经缩回了脖子,正以一个很正常的姿态眺望前方。

    “他不怕烂眼就让他看吧!”李寡妇一边恨恨地诅咒道,一边扭头往屋里走去。

    李寡妇家的粪缸好歹还是在自家院子里,其实还有很多人家的粪缸就埋在路边的,也没有什么遮挡,子曰非礼勿视,一般看到别人在方便的时候,过路行人眼睛都会自觉回避,至少不会盯着人家看,这才是礼貌的做法。淘气的小孩会去围观那些正在方便的大人们,大人们就恐吓他们,看别人的光屁股眼睛就会烂掉。

    按这个说法,老赖的眼睛应该要烂出两个大窟窿才合理。

    “上次拿来的那些材料都缝好了吗?”我跟着进了她屋里。

    “还没呢,现在还不是很熟练。两个人一天只能弄好七八个。”

    屋里,李寡妇婆婆正在缝足球,看到我进来,对着我笑了笑就继续低头忙着手里的活。

    “要不,你到我诊所里帮忙算了。”

    “你要请我吗?”

    “对啊,我给你发工资。”

    “是吗?那该发多少呢?”

    “1000块,你看可以吗?”

    “我看可以的,我就是想问一下,你昨天晚上睡觉着凉了吗?”

    “你是不是以为我发神经噢?”

    “发神经倒不至于,我看看你有没有发高烧。”李寡妇说着就把手放到我额头上测试体温。

    “我现在很正常,没有半句昏话。”

    “我最多只会扫地抹桌子,你请我去做什么?”

    “简单的啦,你会认字就行了,很多人都是来买药的,而且要吃什么药他们大多自己心里有数,我一个人有时要走开一下就不大方便。”

    “你是在说真的吗?”

    “那还能有假。有时给人看妇女病,有个女人在场会好一点,正规医院都是这样的。”

    “既然你这么说,我就答应了。你到时可不要反悔噢!”

    “行,今天就生效,你现在就到我那里去吧,先要熟悉一下。”

    “我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刚刚在外面问你还说没事,突然又冒出这么个事来,你到底有没有好好想过的?”

    “我当然想过的,我想这个事情想了好几天了,就是上次帮你去找活的时候开始想的。”

    “你不会是在同情我吧,我跟你讲,我有手有脚的,什么都不缺,没什么好同情的。”

    “这你就放心吧,我是真的觉得你可以做这个事情。我那里现在还关着门呢,我们这就走吧。”

    “那好,我跟你去。”

    李寡妇是个爽快的人,当即就大大方方地和我一起回到了诊所。我让她先熟悉一下药品,为了配合她的工作,我把各种药品重新整理了一下,分门别类地摆放并贴上标签,比如感冒药、消炎药、高血压药等等,药品的价格我也在盒子上标注出来。

    “这么多啊,看得我眼晕。”李寡妇对着琳琅满目的药品直喊头疼。

    “君花姐,慢慢来,一下子记那么多当然会晕,你今天就先了解一下消炎药吧,看一下每一种消炎药的主治功能。”

    我不知不觉就改掉了对李寡妇的称呼,李寡妇大名李君花,以前我会叫她李姐或是绰号村花,那些称呼都显得生分,现在她成了我的员工,以后接触就多了,当然要换个亲近些的称呼。

    “嗯,好的,这个柜子很脏了,上面都是灰尘,我先擦一下柜子吧。”

    “也好,你就随意吧。”

    李寡妇今天穿的是一条灰色连衣裙,很贴身的那种,把她的婀娜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有些不雅的是里面的内裤和胸罩轮廓也很清晰地印了出来,好在内裤是那种高腰的大三角型,不至于特别撩人。李寡妇汗腺很发达,加上天气闷热,刚刚劳动了没一会,裙子上多处地方现出汗迹,包括后背、胸口、小腹及腋下。

    我估计她胯下也是汗涔涔了吧,只是包着内裤和丝袜,渗不出来而已。

    看着李寡妇在旁边忙忙碌碌,我心里喜忧参半,喜的是以后就可以和这个大美人朝夕相处了,忧的是她可能会识破我的猥琐行径。一声叹息,管他那么多呢,得过且过吧。

    “哎,你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嘛!”李寡妇用手背擦擦额头上的汗珠,侧头看着我说道。

    “君花姐,这不知情的还以为你是我的老板娘呢,我叹口气你也要管啊。”

    “不是管你,我还以为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了呢。”

    “没有没有,其实我是在感叹你做得太好了,这次请你过来真是太对了。你看,这些柜台从来就没这么干净过,你一来就变样了。”

    “那就好,反正话先跟你说明,虽然我年纪辈分比你大很多,但现在你是我老板,我哪里做的不对了你可以直接说出来的,不用难为情。”

    “嗯嗯,该说我肯定会说的。”

    李寡妇给人感觉是有些气场的,她在人堆里总是那么醒目,一个是她身材高挑,二个是她美艳逼人。能够驱使这么一个女人帮我擦柜子,我就满足了,哪里还会对她挑三拣四。我心里不止一次地提醒自己,以后找老婆一定要向李寡妇这个标准看齐。人活一辈子,得妻如此,夫复何求?她那两任老公虽说都短命了些,但毕竟也和这个女人同床共枕过不少时日,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不是吗?

    晚上我把李寡妇来诊所上班的事情告诉了奶奶,奶奶有些紧张地说道:“这个女人不吉利啊,她克死两任老公,命相硬得很。你把她招来,可能会有凶险的!”

    “怎么会啊,我又不是娶她做老婆,只是叫她来帮忙,我一个人有时顾不过来。”

    “那你找个别人啊,干嘛非要找她啊,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和我商量一下。”

    “奶奶,她是不是以前惹到过你老人家啊?”

    “那倒没有,她也是个苦命人,这么多年来对公婆都很好,我们都看得到,只是你把她招到家里来就不好了。”

    “不是家里,那是上班的地方,没事的。”

    奶奶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通,但是人都已经招来了,马上辞退就太伤害感情,最后她老人家表示明天一早就帮我去庙里求香。

    自从李寡妇来诊所上班之后,没事就进来坐坐的男性村民就多了起来,以前他们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大概是觉得诊所里有晦气吧。这下好了,有个美娇娘坐镇,晦气神马都不怕了。其中为首的就是老赖,这家伙没事就跑来逗弄李寡妇。

    对于我来说,看大家逗弄李寡妇,其实也蛮好玩的,生活多愉快!李寡妇见我并不反感村民来胡闹,她也就随便应付着。这不,刚吃过中饭,我的诊所里就聚集了四位男性村民,老赖正讲得起劲,李寡妇一边记着药品,一边和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我在电脑前专心地斗地主。

    “村花啊,我说个谜语,你要是猜得出来,我就请你喝汽水,你看怎么样?”

    “还有这么好的事?那你说吧。”

    “妇,科,检,查。”老赖一字一顿地说了这么四个字,“猜一个人名。”

    听到妇科检查四个字,我和李寡妇都楞了一下神,这老赖不会暗有所指吧。

    “老赖你不厚道啊,全中国有12亿人口,你叫她怎么猜?”还没等李寡妇回答,旁边一个村民就先替她喊难。

    “你说的不对,现在好像有13亿了吧。这个范围该缩小,比如咱们村。”

    另外一个村民纠正道。

    “我说的这个人是很有名的,全中国的人都该认识他。”老赖给出一个提示。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都来了兴趣,纷纷列出一些他们都知道的名人来,这一来,发现名人真多,毛主席、包青天、雷锋等等,甚至康熙乾隆等历代皇帝都被挖了出来,但是都跟妇科检查没啥联系。

    “你这个范围必须再缩小一些。”

    “好的,那我再提示一下,但是你们几个都不能讲话了,就让村花一个人猜,否则就不作算。”老赖诡秘的笑道,“这个人是古代神话里的人物。”

    这一来,我脑海中就浮现出唐僧孙悟空等人来了,最后一个人物就呼之欲出。

    我看了看众人的神情,有脑筋活络的显然也想到了,只是辛苦地憋着不能讲出来,表情就很奇怪,个别呆头呆脑的还在苦思冥想中。李寡妇显然心里有底了,微笑道:“我知道是谁了,你先去把汽水买来。”

    “你先说了我再去。”

    “不就是观音吗!”

    “观什么?我听不见。”

    “我再说一遍,是观音,观音菩萨,你要敢赖账,就把你裤衩扯掉让大家看卵蛋。快去把汽水买来!”李寡妇凶狠地威胁道,“还妇科检查呢,你们男人去检查那也是观阴。”

    打蛇随棍上,李寡妇这么一讲就正中老赖下怀,挺着鸡巴就靠近李寡妇身去,“好哇,要扯我裤衩是吧,给你扯给你扯。”

    “快扯快扯,我们都想看呢,老赖一直吹牛逼说自己卵子霸道,我们都没见识过呢,村花你快扯开来让我们大家都看看。哈哈!”旁边的人登时起哄开来。

    李寡妇嘴上凶悍,看老赖真的逼近了,就有点慌乱起来,顺手抄起桌上的小剪刀,恶狠狠地道:“你再靠近一步,我就闭起眼睛在你身上乱划几刀,那时卵蛋还会不会长在你身上,我就不知道了。”

    “一瓶汽水还赖账,他不算男人了,卵蛋留着也没啥用,村花你就给他剪掉吧,别再啰嗦了。”旁边的人又起哄了看H小说◤就来www╮.ym↑±wen.。

    “你想摸,我就给你摸,这几天正痒得慌呢,你给我挠挠也好,但刀子可不能随便乱动的。”老赖挺着鸡巴杵在那里,戏谑道。

    对其他男人,李寡妇都能够从容应付,嬉笑怒骂样样都行,但到了老赖这里就不行了,这家伙开玩笑尺度宽得没边,总能把李寡妇羞得面红耳赤。

    “好了好了,人家都猜出来了,你就爽快点,去买来。村花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

    看闹得实在不像话了,我只好出来打圆场。可能老赖自己也觉得差不多该收场了,听了我的话就道:“好吧,我给一航面子,村花你下次可不要乱说话的,我什么时候说要赖账了,我只是没听清楚让你重说一遍。都是你自己心急了,还说要看我卵蛋,老实说,我这卵蛋除了我老婆看过,还没其他人看过,你要真想看,我也可以给你看的。”

    “你去死,快去买汽水!我要冰过的。”李寡妇是彻底地拿老赖没办法了,只好转移话题催他去买饮料。

    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老赖出去买汽水了,这家伙这回倒没耍赖,相反还非常豪气,听者有份,在场的每一位都喝到了一瓶可口可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