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一篇

    给李寡妇做完检查,虽然洗过手,手指上仍然残留着一股骚味,一个下午,我的手指就没舍得离开鼻子底下……

    傍晚时分,刘月娥来了,这让我惊喜万分,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诺诺地打声招呼,“刘姐,你来了啊。”

    “怎么,我不能来啊?”

    “不是,我也正想找你呢,看你这几天都没来,我也惦记着你的病有没有好一点。”

    “还说呢,明明知道我还没好起来,就乱来……”

    不知道她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好起来就可以给我乱来啦?

    “呃……那现在再检查一下吧。”

    “嗯,我今天过来就是准备再检查一次,如果已经好了,以后就不来了。”

    “那先检查吧,如果真的已经好了,自然也没必要再过来了。”

    发现这女人挺能装的,都送上门来了,又要说什么以后不来了这种话。不过她既然这么说了,我等一下肯定要配合她,不管情况怎么样,都说还没好。也算是给她一个台阶下吧。

    我先关上外面大门,再跟着进了检查室,刘月娥今天穿的衣服还是上次那一套,有些裹身的浅绿色T恤衫配白绿碎花百褶裙,脚下踩着一双拖鞋。论身材,刘月娥肯定没有李寡妇好,可能由于生过孩子的原因,下腹隆起来一些,身体看起来比较有肉感,但不算胖,和她做爱其实蛮给力的,可以用力抽插,不用担心她受不住。

    刘月娥弯腰将手伸入裙底扯下内裤,接着往检查床走去,当她看到我新买的检查床时,愣了一下,但没说什么,继续坐上去,却没把腿分开。

    我洗了手来到她身前,“怎么,要我帮你服务啊?”我说着就要去抬她双腿,没等我碰到,她就拦住了我,自己抬起腿挂到了两边,露出赤裸的下体。她下面虽然体毛不多,但颜色较深,小阴唇肥大凸出,看起来就像在腿间紧紧夹了四片火腿肉,仿佛一个多层汉堡,而乐乐姨娘的逼,只能看到两片丰满的大阴唇,好像一个馒头。

    刘月娥得的是霉菌性阴道炎,此时从外阴上已经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看起来很干净,来之前应该有特意洗过。

    一般我都习惯把检查床的背板尽量放倒,使病人身体仰躺,双腿翘起,这样可以避免和病人目光相撞的尴尬。刘月娥是个比较害羞的人,一般我给她做检查她都不看我,我就起了恶作念头,故意把背板立起来,使她上半身坐起,这样只要她一低头就能看到我在她腿间做什么。显然她不太习惯这样和我面对面,神情有些窘迫。

    我搬来落地台灯对着她腿间,“反正你双手也空着,就自己把阴道口掰开吧,这样我能看得清楚些,免得看漏了什么。”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伸到下面,脸却仍然侧着,一副很不堪的样子。插都被我插过了,还装什么呀?

    我叫她自己掰开阴道,她却只是把大阴唇稍稍撇开一点点,算了,还是我自己动手吧,拨开厚厚的小阴唇,里面已经有粘液泌出,手指探入很湿滑,阴道里一切正常,肉眼看去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不过要彻底治愈估计还要不少时间,为了防止复发,一般会延长用药时间。

    “你现在看起来是好很多了,这个你自己应该也清楚,但是我告诉你,离完全好起来还差远了,随时都有可能会复发,所以必须继续观察治疗,彻底杀死霉菌。”

    “那还要多久?”

    “这个不好说,所以要定期检查,以后还得来。”

    “那好吧。”

    “便秘情况怎么样了”

    “已经好几天没解大便了。”

    “那就灌肠吧。”

    “嗯,那我要站起来吗?”

    “好的。”

    我准备好灌肠水,抽了满满一针筒,走到刘月娥身后,她早已撅起滚圆的屁股,她屁股虽大,但股沟却不深,无需手掰臀肉,褐色屁眼已经露出,根据以往的经验,我给她连续注入满满三管,此时她体内有600毫升的水。她很听话,我之前教她灌肠之后,要尽量弯腰撅臀,她就老老实实的照做了,尽管憋得满脸通红。

    看到她这个勾人的姿势,我有些按捺不住了,现在是5点40分,一般奶奶会在6点半左右给我送来晚饭。刘月娥今天是送上门来给我操的,我不操她就是对不起她。抓紧时间吧,我脱下平时装模作样的白大褂,来到她身后,拉开裤裆拉链,放出跃跃欲试的小弟,双手环上了她的腰……

    直到被火烫的龟头顶到腿间唇肉,刘月娥才反应过来我要对她做什么了。

    “你疯啦!大白天的就敢乱来!”

    她直起身来开始挣扎,双手伸到背后来推我,屁股扭来扭去,把我那坚硬的鸡巴撞得生疼。老子火了,一把掐住她臀肉用力拧了下去,她嘴里发出一声惨叫,马上又自觉收声。

    “别这样好吗,现在真的不行,我肚子里还憋着呢。”

    “那去拉掉。”

    “我还要回去做晚饭的,反正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行!”

    都送上门来了,还推三阻四的,此时此刻哪里还能由得她来。小弟始终埋伏在她臀后,趁她一个不注意就往她股沟里塞,可以感觉得到她整个下体的肌肉都处于紧张状态,肛门括约肌紧缩,连带着阴户也往里缩。

    “别!我快憋不住了!拉你一身我可不管!”她慌张地叫起来。

    “那你就拉吧,我不嫌你脏。”

    “求求你了,不要搞了,外面马路现在人很多,被人听去我就不能活了。”

    她带着哭腔地哀求道。

    “没事,你忍着别叫出来就行!”

    说完,我再不理会她的苦苦哀求,把她顶到墙上,抬起她右腿,烧火棍似的鸡巴早已按捺不住,一头扎入她阴道中,猛烈的做起活塞运动来。

    “不好了,我真的憋不住!你先让我去拉掉吧……”

    “我不管,你自己捂住屁孔!”

    “早知道这样,打死我都不来了!”她恨恨地道。

    我继续抽插着,她实在拿我没办法,一只手顺着两人紧贴的身体挤入到臀沟里按住肛门,此时的她已经憋得满头大汗,满脸绯红。我冒着她可能爆肛的危险,继续插她,她是生过孩子的人,还是顺产的,上一回弄她的时候就感觉到阴道里不是很紧,这次却因为肠道里憋了一大泡粪水,再加上紧张,下体肌肉猛缩,阴道里竟然出奇的紧致,裹得鸡巴实在舒服透了。大家看女人的生理解剖图就可以看到,女人的直肠末端和阴道只是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我甚至可以感觉到,随着鸡巴的挤进挤出,她肠道里的水也跟着流动。

    在这样的环境,用这样的方式做爱,我心里也真的有点紧张,因此没有刻意去控制,抽插了七八分钟,我已经有了射精的冲动。相比之下,刘月娥此时此刻应该是痛苦大过快感吧,但是极度的痛苦也会产生巨大的快感,据说窒息死亡的人临死之前都会发生性高潮,不知是否属实。

    我终于射了,鸡巴剧烈搏动,子弹汹涌射向她的子宫口,她已经上了绝育环,我可以放心大胆地射在她体内。

    小弟弟功成身退,我扯了纸巾粗略清理了下就放回裤裆养精蓄锐。刘月娥却如同一堆烂泥瘫软在地,双手捂在腿间,无力地看着我道:“你帮我拿个便盆来,我恐怕走不出去了。”

    “不行!你都好几天没大便了,那还不是要臭气熏天,出去拉吧,就两步路。”

    我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她的要求。

    “刚刚还说不嫌我脏……”她委屈得眼泪水都快滴下来。

    “放心啦,你可以的,我来扶你吧。”我说着就伸过手去。

    “算我求你了行吗,你没听到吗,现在外面很多人,我这个样子出去被人看到真的很不好。”

    “好吧。”

    现在是傍晚,村口进出的人确实很多,我给她拿了一个痰盂,她就当着我的面坐了上去,淅沥哗啦一阵痛快的排泄,完事后脸色终于好了很多,刚才真是憋坏她了。

    “给我拿一下纸巾……”她低着头对我说道。内急解除,情绪放松下来,她好像又恢复了害羞。

    这次用的是痰盂,有盖子,所以房间里味道不大,刘月娥擦干净下身就拿了内裤准备穿,一边穿嘴里一边嘀咕着:“下次我不会再来了。”

    听到她这么说,我立马扑了过去将她内裤抢到手里。

    “你快还给我!”她抢不过我就只能怒视着我。

    “刘姐,我是真的很喜欢你的。你不来了我怎么办?”

    “那是你的事,你快把内裤还我!”

    “刘姐,不要这样子嘛,你要是这么说的话,这条内裤肯定不还你了,你都不来了,我还不能留个念想吗?”

    “你个神经病,你拿着我内裤干什么?”

    “上面有你的味道啊,我看不到你的人,闻闻也可以。”

    “你要死了,这种恶心的话也讲得出口,快还我!我要回去了。”

    “我知道你要回去了,我又没拦着你。”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刘月娥一下子有些气结,想了想,又说道:“好吧,我还会再来的,你快还给我。”

    “我现在已经不相信你了,你肯定是骗我的。”

    “那你想怎么样?”

    刘月娥给人的感觉是温婉贤良,但她同时也内向闷骚,否则她今天也不会再次送上门来,但是她选了傍晚这个时间来,而不是晚上,这又让我有些纳闷,这说明她来之前并没有做好挨操的准备。或许她只是想把关系恢复到以前那种状态吧,这样就可以继续来灌肠,灌肠久了是会产生依赖性的。我心底里认为,刘月娥是愿意和我发生关系的,但是毕竟是在乡下,一个是思想相对保守,还有一个流言蜚语特别多,城里人可以连对门的邻居都不认识,在乡下是不可能的,隔壁村的人都会认识你,所以想要偷情就要承担巨大的心理压力。不要说刘月娥,就连老赖这种人没皮没脸的人,让他真刀真枪地去干女人,除非有很好的机遇环境,否则他很难迈过这道坎。经过这么一揣摩,我认为要想和刘月娥长期保持这种不正当男女关系,光靠引诱是不行的,同时还需要威逼,给她一个无法抗拒的理由,这样才能彻底打破她的心防,成为我的俘虏。

    “反正这条内裤你是别想拿走了,你就回去吧,以后要经常来我这,如果连续三天没来,我就拿着这条内裤去你家找你。”

    “你敢!”她简直要被我气晕了。

    “我一个光棍,有什么不敢的?”

    “我老公会打死你的!”她说到“打死”这两个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

    “没事,打死我也要去找你,谁让我这么中意你呢?”

    “你这个无赖!”

    “你知道就好,不和你多说了,我奶奶马上就要送饭过来,你赶紧把你拉的大便处理干净了,免得我等一下没胃口。”

    ……

    经过一番较量,刘月娥最终还是拿我没办法,垂头丧气地离开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