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妇科诊所男医生的工作日志-第4部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起已经拉到了臀下,露出中间那道深邃的臀沟及沟里的一丛黑毛。房间里我特意装了一百瓦的白炽灯,非常亮,但是灯光是从上往下打的,有些看不清楚她臀沟里面。李寡妇的臀沟很深,如果给她穿一条丁字裤的话,估计直接就隐到肉里看不见了。

    「我看不清楚,你上身趴到床上去吧,空出双手到后面自己掰开屁股,双腿再分开点。」

    李寡妇无奈地照做,身体向前移了点,胸前贴在检查床上,双手伸到屁股后面掰开臀肉,露出黑褐色的肛门,肛门下方两片满布黑毛的大荫唇连带着也被扯开了一些,露出里面的一抹鲜红蚌肉。我看的是口干舌燥。

    「你快一点动手吧,我这样子很难受。」

    「我知道,你忍一忍。」

    灌肠剂早已经准备好,从箱子里取出我的独门武器——特大号200毫升针筒,因为每次都是给刘月娥灌肠,使用后我都懒得洗,注射头看起来并不脏,将就着用吧,反正都是招呼屁眼。吸入满满一管灌肠剂,来到她臀后,注射头对准屁眼直接捅了进去,李寡妇被我这一下捅得两腿一软,马上又立直挺住。我也不管她如何反应,缓缓地推入药剂,第一次灌肠,还是稍微温柔点吧。

    「感觉怎么样?」

    「有点凉。」

    「嗯,跟你说噢,这个还有解暑功效。」

    「……」

    我紧接着又推入第二管,她肚子里开始咕咕叫起来,好在她嘴巴闭着没叫,那我就继续推进第三管,她还是没叫,这女人肛肠容量巨大啊,在推入第四管的时候,她双腿开始发软,双手不敢继续掰着屁股,只是轻轻地搭在上面。

    「我感觉里面已经满了,别再灌了。」

    「好吧,你可以把双手放开了,身体稍微地摇一摇,让里面的药剂也活动活动。」

    「可不敢摇,里面好像已经满了,一摇就满出来了。」

    她嘴里说着不敢摇,屁股还是尝试着晃了两下。

    看她那撅臀扭胯的马蚤样,我心里好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咬,小弟早已窜起半尺长,隐藏在宽松的白大褂里倒也不明显。

    「我怕待会憋不住,我现在去厕所可以吧?」

    「你可以先去蹲着,但不能拉出来,那就没效果了,要过10分钟再拉。」

    「嗯,我知道了。」

    她说完将内裤和丝袜拉上去,放下裙摆,然后小心翼翼地往外面走去,生怕一不小心溢出来。

    「哟,这不是村花嘛,在这干嘛呢,勾引小后生啊?」

    李寡妇刚一出大门就被村里的老赖盯上,老赖大名刘思辊,这人40多岁,是个暴露狂,整个夏天都只穿一条内裤在村里晃来晃去,他的内裤倒不紧身,反而有点松垮垮的,但是隔着内裤基本也能辨认出他鸡芭与卵蛋的大小,当他走路的时候,下面的卵蛋就左右来回晃动起来,其实像他这样的裤衩男在乡下并不罕见,很多男人在自己家里贪凉快也会这么穿,出门才穿上其他衣服。

    这个老赖却是到哪里都是这一个穿法,一身黝黑的皮肤看起来倒是很健康,他这个人精神其实非常正常,也有老婆孩子,只是他平时的言行举止让人觉得有些不太正经,他最喜欢的休闲活动除了钓鱼就是到村里老年协会调戏良家妇女。

    (我们村里人不管男女大多爱打麻将,老年协会是名正言顺的赌窝、麻将窝。

    此时李寡妇不上不下的时刻却被这个老赖盯上了,真是要命。我连忙走出去准备帮她解围。

    「怎么啦,你吃醋啊?」

    李寡妇倒也淡定,停下脚步假装轻松和老赖扯皮。

    「我吃什么醋噢,我是怕一航这么好的孩子被你带坏了,一航啊,你跟我说说,村花是不是勾引你了,我帮你做主。」

    「哪个要你做主了,我每天都盼着村花来勾引我,你赶紧回家去,别坏我好事啊。」

    我倚在门口催他走开。

    「哟吼,看来还真的有好戏嘛。那我倒要看看了。」

    ;

    他本来离这还有三四十米远,说话间已经晃着卵蛋走到近处。

    「老娘去上厕所,有本事你跟进来看。」

    李寡妇继续往皮桶间走去。

    「这可是你说的啊,一航也听到了吧,是她叫我跟进去看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李寡妇前脚进了门就把小竹门带上了,老赖就在外面拍门:「你开门让我进去。」

    竹门的缝隙很大,如果是白天,趴在门上是可以看到里面的,但现在是晚上了,里面黑不隆冬的。

    「神经病!小心烂眼,老娘要脱裤了……」

    李寡妇在里面骂骂咧咧的。

    「你脱啊,我看着。」

    「好了好了,女人上厕所有什么好看的,你别和她闹了。赶紧回家去吧,你老婆要出来找你了。」

    我上去想把老赖拉开。

    老赖却死活赖着不走,真没辜负他的名号,老赖。

    「一航啊,你替我打他一顿,医药费算我的!」

    李寡妇在里面大喊着。

    「喊人打我?好你个黑心婆娘!你躲着别出来,出来就操翻!」

    老赖不甘示弱地回应道。

    「好,老娘马上就出来,你卵子先拔出来等!」

    「……」

    这两位隔着小竹门互骂正欢,这老赖也是个有贼心没贼胆的人,只会嘴巴占点便宜,就让他们闹吧。

    「突突突……」

    里面传来一阵急剧的排泄声,大概是李寡妇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拉了。排泄声断断续续进行了很长时间,老赖在外面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你这是在干啥呢,小心肠子拉出来的。」

    里面一阵悉悉索索之后,李寡妇拉开竹门,一副悍妇架势,冲着老赖喊道:「你怎么不去死啊,老娘拉个屎都拉不安稳。」

    话没说完,抬起一脚踹向老赖的小腿。老赖来不及防备,被她高跟凉鞋的鞋跟扎到,痛得哇哇直叫:「你这黑心婆娘,还真敢踢人……」

    李寡妇也不理会他,对我说道:「今天忘记带钱了,明天给你送来。」

    说完她就转身离开,边走边嚷着要去老赖家里告状。

    整理工具的时候,才想起今天刘月娥没来,难道是昨天被我一通乱摸起了疑心?

    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不能入眠,作为一个X欲旺盛的小男人,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无逼可操,人生最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明明有一只肥逼送到眼前,自己却抓不住机会操。今天下面又憋了一天,只好自己手Yin,脑子里面回想着李寡妇的毛|岤。一阵激动过后,房间恢复了平静,我满身汗涔涔的睡去……

    第二天坐在诊所里,我有点担心刘月娥的情况,她基本是每天风雨无阻地来我这,昨天没来,今天不知道会不会来的。今天再不来,可能以后都不会来了。

    在患得患失中,时间又到了晚上。刘月娥终于来了,我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地,她今天的装扮让我眼前一亮,绿色修身T恤衫配白绿碎花百褶裙,T恤衫里面印出胸罩带子勒出的肉沟,胀鼓鼓的奶子被胸罩裹起显得异常挺拔,看起来挺性感的,她今天的打扮才符合30出头的少妇嘛,以前的穿着总显得有些老气,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穿裙子,露出的小腿显得结实有力。

    「今天怎么打扮这么漂亮啊?」

    ;

    我由衷地赞了她一句。

    「也没什么吧,都是一些旧衣服了。」

    她有些羞赧地谦虚了一句。

    「你有没有发现自己最近气色好很多了?」

    「是好很多了,有人还问我吃了什么补药。这个灌肠是真的效果不错啊。」

    灌肠本身就是排毒的过程,再加上她的妇科病也正在慢慢好转,身体好转了心情自然愉悦,气色不变好才是怪事了。

    「那你有没有告诉别人你是在灌肠的?」

    「嗯……这个没好意思说……」

    「怎么?你觉得灌肠很丢脸啊?」

    「怎么说呢,就是有点说不出口。」

    「你这效果实实在在的摆在眼前,你就直说嘛,顺便也帮我招揽些顾客不是吗?」

    「再说吧。」

    「嗯,那现在去里面吧。」

    我看现在已经没什么人,就把外面大门也关上了,免得又有人来捣乱。刘月娥进了里间,转身问我道:「不用坐到那上面去吧?」

    「不用,就站着吧。」

    我关上检查室小门的刹那间心里有根弦好似被拨动了一下,下面突然就有些发胀起来。人到了晚上,情绪本来就敏感些,再加上此时外面大门已关,空间封闭感陡升。

    一头精力旺盛的小兽和一个正值风韵之年的熟女共处一室,我感觉心中的欲望之火熊熊燃起,迅速蔓延,烧遍全身,我可能要犯罪了……

    每个人心中都隐藏着一个天使和一个魔鬼,当魔鬼窜出来的时候,天使立即出来与魔鬼搏斗,但此时此刻的魔鬼异常强大,天使渐渐抵挡不住,最终,可怜的天使被PK成OVER状。

    佛说: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此时的我已经慢慢滑入地狱,我已经变成了一个邪恶的魔鬼,欲望之火已经烧穿我的眼睛,全身血脉贲张,仿佛一碰即炸。

    刘月娥还没有察觉到我的异常,她背对着我双手伸入裙底,将内裤缓缓地拉下,姿势是那么的撩人,这个动作彻底激发了我的兽性,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我快速移步到她身后,双手一把环住了她的腰,脸紧紧地贴在她背脊上,葧起的鸡芭隔着几层布料直接顶在她的臀沟里。

    刘月娥被我这突然的举动弄懵了,过了两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她开始挣扎,我双手死死环住她的腰,嘴巴贴着她耳朵吹气。

    「刘姐,我真的好喜欢你,你给我吧!」

    「不能这样子,你快放开我!」

    刘月娥语气严厉,声音却不大。

    「刘姐,我真的好喜欢你啊!你知道吗,你昨天没来我这,我担惊受怕了一整天,还以为我做错事情了,怕你再也不来了,再也看不到你了……」

    我带着哭腔的求她给我。

    「你别乱来,我来这就是相信你,是让你看病的,不是让你糟蹋我的。」

    「怎么会是糟蹋呢?我真的好喜欢你的,我以后就叫你姐姐了,可以吗?」

    我双手往上攀去,一把抓住她奶子揉捏起来。

    「你快放手,我是有老公的人,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

    她这句话虽然是在威胁我,但语气已经弱下去很多,我吃定她绝不会乱喊的。

    「刘姐,你别喊,你这么一喊,我们两个人都毁了,你就让我好好爱你一回吧!我真的爱你,我以后都会对你好的……」

    「……」

    我一边哄她,一边上下其手摸她敏感部位,一手继续隔着胸罩揉她奶子,一手探到下面摸她荫部。渐渐的她双眼迷离起来,脸上泛出潮红,喘气声变粗,两腿开始发软,下面已经渗出水来,我摸得满手湿滑。隐藏在熟女内心深处的欲望之火已经被我撩拨出来了,她不再挣扎,双手无力地垂在身侧,整个身体摇摇欲坠,任我在她身上肆虐。

    我看她站不稳了,抱住她的腰,裹挟着一起往检查椅走去。将她推上检查椅坐好,我就扑了上去,检查椅发出一阵「吱吱」响,仿佛随时会崩塌掉的样子,我这才意识到椅子可能承受不住我们两个人的重量,这张椅子的支架看起来太细条了。可是我此时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塌了就塌了吧,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反正也不高,伤不着我。

    我猴急地将手从她T恤领子里伸进去,将她胸罩往上拉扯,扯半天没扯动,反而把她扯疼了,看来是胸罩太紧了。手又伸到她下面撩她的T恤衫,T恤也很紧,再加被身体压着,根本撩不上去。我气坏了,双手扯住她衣服,准备用蛮力直接撕开,她的T恤面料弹性挺足,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撕开来。

    「别!别撕,你先起来一下,我自己脱……」

    她按住我的双手不让动。

    看她这么自觉的份上,我就起身让开了,结果她又没了下一步动作,直挺挺躺在那里,手捂着肚子和我商量道:「衣服就不脱算了吧。」

    我一阵气恼,返身拿了一把小剪刀向她走去,她慌了,连忙说:「我脱我脱你别乱来。」

    在她脱衣服的时候,我来到外间,在电脑上放出酒吧DJ舞曲来,音响声音调到最大,震得玻璃窗框框响,为了安全起见,吵就吵点吧。我的诊所里兼售避孕套,但过了这么久,从没有卖出过一个,好吧,正好自己用了,翻出一个自己套上,小弟这回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披着战衣雄赳赳气昂昂地杀向刘月娥的腿间。

    这次我不敢再扑上去了,椅子真塌了可会伤到小弟弟,我就站在地上,小弟弟高度刚好够得上,将她双腿分开挂到两边托架上,她下面早已水汪汪,不用再调戏,直接对准了下体缓缓插入,小弟弟入了洞口,感受到里面温软润滑的腔壁包裹,顿时如鱼得水,欢快地活动起来。我双手也不闲着,分别占据了一个奶子蹂躏起来。

    或许是受了外面疯狂DJ舞曲的影响,刘月娥很快进入迷离状态,嘴里开始浪叫起来。记得上次和女人Zuo爱还是在半年前了,小弟弟长久不近女色,变得异常敏感,一顿狂风暴雨般的抽锸之后,已经有了要She精的前兆,此时才过去10几分钟,我使劲憋,使劲憋,最终还是没憋住,射了,是内射,可惜穿了雨衣。

    射过之后,我不急着拿出来,小弟弟继续躺在刘月娥温软的荫道里,我俯下身,张嘴咬住她一颗奶头舔啃起来,这刘月娥的马蚤劲完全被我激发出来了,她嘴里继续浪叫,腰肢还不断地扭动,完全一副欲求不满的马蚤样。都怪小弟弟不争气啊,没让姐姐满意,不过我不怕,还有第二发子弹呢。

    在疯狂音乐的伴奏下我继续调戏着刘月娥,舔她,摸她,使她保持亢奋。因为她的妇科炎症还没完全好起来,我不敢舔她下面,大拇指不断地拨弄她阴Di,嘴巴从她奶子一路舔到肚皮上的妊娠纹,估计她的老公没有这么伺候过她吧。终于,我感觉小弟弟又起了反应,连忙抽出来,换了一个套子,再次进入姐姐身体的时候,小弟弟显得异常坚挺。

    我扶住了她的双腿,继续狂风暴雨般的抽锸,肉体激烈碰撞,这次刘月娥被我干得满头大汗,气喘连连,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幸好外面放的是DJ,而不是一般的流行音乐,否则还真不一定掩盖得住,这个马蚤逼终于被我干爽了,我一直就知道她是个闷马蚤的女人,没想到这么会叫床,这次终于将她满身马蚤气释放出来。

    突然她整个人绷直了,紧接着我感觉到她下体一阵痉挛,她泄身了。给她缓冲了几秒钟后,我继续更加猛烈地插她,直插得她两眼发白,全身瘫软,几乎要昏死过去,中间她又泄了一次身,我却依然坚挺,看来小弟弟战斗力比几年前更强悍了啊。

    这次凶猛的抽锸足足持续了半小时,伴随着一声低沉的闷吼,我终于射了,子孙们轻快地飞泻出来。刘月娥全身瘫软在椅子上半天缓不过劲来,胸口随着呼吸猛烈地起伏着,沾满汗水和Yin水的身体在白炽灯下闪闪发亮。外面的音乐声依然很劲爆……

    刘月娥是个贤惠的女人,完事后,我裸着身体坐在一边抽烟,她稍微缓过来一点后就穿上衣物默默的收拾房间。

    有一种犯罪类型叫做激|情犯罪,一般被认为是当事人在某种外界因素刺激下因情绪失控而产生的犯罪行为。我想我刚刚对刘月娥做的事情就属于激|情犯罪,我并不是有预谋的,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时间、地点、环境下,及刘月娥撩人的脱裤动作吸引,我可能就做不出性侵行为。犯罪,有时候真的就是一念之差。

    一支烟抽完,精神恢复了许多,忽然,我想起李寡妇今天晚上会来灌肠,疯狂的音乐声给我们隔出了一个安全的空间,即使她敲门,估计我也听不见。唉,算了,明天再说吧。

    第08章

    「你昨天晚上怎么不在啊,害我敲了半天门,心想等等吧,一等就等了半小时,也不见人回来。房间里音响么吵死……」

    中午李寡妇走进来埋怨了我一通。

    「我昨天是有事出去了一下,不过你也不至于等半小时吧,我看你不像是那么呆的人啊?」

    「喂!你想讨打是吧!我白白等那么久,你还来笑我?」

    「我哪里敢笑你的,这不是夸你机灵嘛?」

    「你真的是欠打喔!」

    她说着就张牙舞爪的要扑过来。

    「说错了说错了,是说你平时机灵,怎么昨天就犯糊涂了呢?」

    ;

    「谁晓得你死到哪里了。」

    「好了好了,我错了,你现在有什么事嘛?」

    「我能有什么事,路过这里,顺便进来看看你活没活着。」

    「哎呦,我的村花姐姐,没把你的尿道炎治好,我怎么就敢死去。」

    「没事的,你去死,老娘不用你治也会好的。」

    「唉,火气那么大啊,这样吧,前天那个钱不是还没给我嘛,就不用给了,算是赔偿,行了吧?」

    「谁要赖你钱了?我这是找你理论,我家里事情一堆,你让我在这傻等,你对得起我吗!不说了先这样吧,我还要上班去,晚上别再乱跑了,我到时再来,钱一起给你。」

    「哎,不敢了……」

    总算送走了这凶婆娘,这女人的更年期是不是提前来了啊,脾气好像变差了许多,又或许是每天晚上一个人独守空房,闷出毛病来了。

    李寡妇刚走没多久,乐乐的妈妈和姨娘一起走了进来,乐乐捧着一只雪糕跟在后面。

    「哎,今天不用不上班啊,村花刚刚才去厂里呢。」

    我这话是对乐乐姨娘说的,乐乐妈一直呆在家里,乐乐的姨娘和李寡妇是在同个服装加工厂上班。

    「今天找你有点事,我妹妹有个毛病,我跟你说一下情况,你看着合适就开点药。」

    乐乐妈抢着接过话去。

    听她这么说,我大概就明白情况了,乐乐姨娘上次教乐乐来买妇科药,我提醒了一下她不能乱吃药,要检查过才行,估计她是心里没底了,但是她一个大姑娘又不好意思,乐乐妈毕竟是已婚妇人,并且生过孩子,胆子自然也大些,于是两个人就一起来了。

    这两姐妹都算得上美女了,身材很相似,娇小玲珑,发型也一样,乖乖的学生发,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双胞胎,就面部五官来说,还是姐姐长的精致些,皮肤也更白,虽然生过孩子,体型恢复得非常好,不知情的话很难想象这是一位有孩子的母亲,妹妹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青春些,平时挺活泼的一个人此时却低着头不吭声。

    「哦,到底是怎么了?」

    「就是前段时间开始,下身发痒,拉尿也勤。」

    乐乐妈是在跟我说话,眼睛却看着她妹妹。

    「嗯,还有其他症状吗?」

    「其他……我看还是你自己说吧,医生面前,也没什么好难为情的。」

    乐乐妈答不上来,就把问题推给她妹妹。

    「白带比较多,下面湿哒哒的,拉尿有点痛……」

    有姐姐在旁边催,乐乐姨娘支支吾吾地又交代了一些情况。

    「肚子疼不疼,就是下腹部。」

    「不疼。」

    「你这个情况大概持续多久了?」

    「大概有十几天了,以前也有过这样子,但一般四五天就自动好了。这次就没好起来。」

    「你这个尿频尿痛的症状是尿道感染的表现,但是你还有外阴瘙痒及白带增多的表现,这说明荫道也有发炎,尿道在最外面,很容易感染细菌,时间拖久了就会上行到荫道、芓宫、盆腔,引起一系列炎症,根据你说的情况,荫道肯定是已经开始发炎了,但是芓宫和盆腔有没有开始发炎,这个就比较难掌握,所以还是先做个检查吧。」

    「啊,我看还是先吃点药吧,实在不行了到时再说吧。你看这样可以吗?」

    ;

    乐乐姨娘显然不愿意做检查。

    「我当然是可以,又不是我生病,但是你就不可以,这个妇科病只要及时治疗,就没有问题,但是治疗不及时,很可能就引发严重后果,搞到最后生不成孩子的也大有人在。我说乐乐妈啊,这个你得劝劝她,她不懂。」

    「倩啊,我觉得一航说的有道理,还是先做个检查吧,我陪你去趟镇上。谢谢你啊一航!」

    乐乐妈送给我一个甜甜的微笑。

    我晕倒了,费半天口舌,她们竟然没打算在我这做检查。眼看她们要离开,我急眼了,在后面喊道:「我这也可以做检查的啊,我很专业的!」

    「我知道你会看啊,喏,内设妇科,这四个字我又不是看不懂,但你是个男人,我妹妹怎么好意思给你看啊,她还没嫁人呢,要不你娶了她?嘻嘻……」

    乐乐妈回头柔柔地笑道。

    「嘿,我求之不得呢,不过说真的,如果你们要去的话就去县城吧,镇上就不要去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开这个妇科之前也了解过的,镇上的那位也是男医生,是个老头子还带着两个男实习生,到时是三个人一起围着看的,老头子会一边看病一边现场给学生讲解。如果不是这样,我才不会搞什么妇科。我还想招个女医生来诊所里呢,只是暂时还招不到人。」

    我随口就胡诌道。

    被拆穿也不要紧,天知道医院里面有没有人事变动的,反正我当时了解到的情况就是这个样子,我又不能天天盯着医院妇产科。

    「这样子啊,那怎么办,去县里吗?乐乐待会要睡午觉的,没人看着不行,你一个人可以去吗?」

    乐乐妈和乐乐姨娘轻声商量着。

    「乐乐妈,你是在县城妇幼医院生的乐乐吧,那里其实也有很多男医生的,到时挂号排队很可能就碰上一个男医生,搞不好也带几个实习生一起……」

    我没等她们商量出什么结果来,就继续聒噪。

    「对噢!我当时破腹产,手术室里就有好几个男医生。唉,人进了那里,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乐乐妈这句话太及时了,乐乐姨娘听后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其实哪里检查都一样,你这个10分钟就能看好,何必折腾来折腾去的。其实村里已经有很多女人都来过我这里的,放心吧,我只看病,不会乱说的。」

    「一航看起来也蛮专业的,要不你就在这里看吧?我陪着你。」

    乐乐妈终于说了一句我最爱听的话。

    乐乐姨娘满脸苦色,犹豫良久,终于点了点头说:「好吧。」

    老天开眼,今天终于逮着一个嫩的。我果断进入检查室准备工作做起来,那张妇科检查椅昨晚被我弄坏掉了,已经不能调整体位,但是还不至于直接塌掉,先凑合着用吧。马上去换张好点的。

    乐乐姨娘被她姐姐拉着进了检查室,乐乐也屁颠屁颠地跟了进来。两个女人并没有把乐乐赶出去的意思,看来在家里也是不避讳的,真羡慕乐乐啊。不过乐乐还小,确实也不懂。现在房间里面就有了两只公的,两只母的,一共四只。乐乐刚刚吃完雪糕,两只胖乎乎的小手满是奶油,顺手就抹到了自己衣服上,被他妈妈一顿训斥。

    「你先脱掉一个裤管吧。」

    由于乐乐妈在场,我不敢造次,她毕竟到医院生过孩子,对于妇科检查程序应该懂一些。正规妇科检查是不需要完全脱掉裤子的,只需要脱下一条裤管露出外阴就行。

    乐乐姨娘此时穿的是一条深蓝色紧身牛仔裤,可能看着身边都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她也放开了些,解开腰扣,一脸凝重地慢慢往下拉扯裤子,她里面穿了一条有些透明的浅蓝色蕾丝边丝质小内裤,阴阜上的荫毛清晰可见,内裤包裹得比较紧实,腿间隆起一只可爱的小馒头,上面还有道可爱的小沟沟。

    牛仔裤脱下一条裤管后,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拉下内裤,我斜眼看到里面裆底一块湿湿的。我偷偷咽下一口口水,幸好外面披着白大褂,否则当场要出丑了。

    我叫她脱一条裤管,她就真的只脱了一条裤管,还把没脱掉的那条腿上的裤子稍稍往上拉了一点,其实很多人嫌麻烦,索性一起脱下来的。她小心地坐上检查椅,椅子金属支架发出一阵绷紧声,乐乐妈发话了:「一航啊,你这椅子怎么感觉要倒掉的样子啊,不会真的倒掉吧?」

    「没事的,不会倒,倒了正好,我就可以换新的了。」

    ;

    「你要死啊!摔着我妹妹怎么办,你这个破诊所卖掉才能赔得起。」

    「乐乐姨娘啊,你姐姐太小看你了,她说你摔着了,我这一个破诊所卖掉就能赔得起了。我却觉得即使卖了也赔不起,所以我不会让你掉下来的放心吧。」

    说笑了一阵,气氛就轻松下来了,乐乐姨娘也放松了许多,她小心的把双腿架开,她姐姐就在一旁扶着椅子,一副生怕妹妹掉下来的样子。

    这次我依然不准备戴手套,走到她分开的腿间,乐乐姨娘身材娇小,却不瘦弱,大腿也比较圆润,我稍稍俯下身,没有异味,反而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闻起来很舒服,有时候一些年轻的女孩子从身边走过,会传来一阵好闻的香味,不知道是洗发水的,还是沐浴露的,还是香料的,弄不清楚。

    眼前这个阴沪看起来还是比较漂亮的,颜色比较鲜嫩,荫毛短而密集,荫道口两旁的荫毛上挂着一些白色小块,应该是白带流出来黏上去,然后又被体温烘干。两片大荫唇由于双腿扯开,稍稍有些分离,小荫唇比较小片,此时有一点水肿,薄薄的两片肉摺闭拢在一起。阴沪上略有一些红肿,两边大腿根的鼠蹊部有被抓挠过的痕迹。

    「对了,我问你个事情,不要觉得难为情噢。」

    「什么事?」

    「你有没有过性生活?」

    「……」

    乐乐姨娘疑惑地看着我不吭声。

    「是这样的,如果有过了,那就可以做荫道检查,如果还是……Chu女,那只能做肛门指检。」

    我这问题把乐乐姨娘闹了个大红脸,她好像很难开口。这时乐乐妈在旁边说了:「放心检查吧,她之前有过男朋友的。」

    看来这两姐妹关系很不错,无话不谈。

    为了表现得专业些,我拿出一直不肯用的鸭嘴器,其实我真的比较喜欢直接用手去掰女人的荫道,有一种撕裂的快感,哈哈。每次刘月娥和李寡妇被我撕扯得直喊疼我就很开心,真的有点变态。

    鸭嘴器上先抹一点润滑液,闭拢的状态缓缓伸入荫道,毕竟是有过性经验的女人,她表现的比较淡定,慢慢地调整螺丝撑开荫道,直到可以看见芓宫颈。她的尿道口红肿,荫道总体还好,发炎情况不是很严重,女人荫道有自洁功能,生了病不去理会它,慢慢也会变好,只是周期长了些,人痛苦些。

    里面芓宫颈看起来也是很正常,总得来说情况不严重。但本着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我必须把她的情况说得严重些,否则怎么显出我的本事来呢。

    「你原本不舒服都是自然好起,这次没有好起来,你还拖了一个星期才来看病,时间拖得有点长啊。」

    「那严重吗?」

    「这个炎症,总的来说是小毛病,但是拖久了就会变成大毛病,你再拖久一点,我这里真没法治了,不过现在还来得及,一切都还在掌握中。放心吧,我会让你好起来的。」

    「……」

    「你这个毛病其实是经常反复在发作对吗?」

    「是的,一般自动就会好起来。」

    「有没有想过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不知道。」

    「我觉得可能是你的内裤材质问题,你这个内裤虽然漂亮,但是它用化纤材料做的,不大会吸水,加上你喜欢穿牛仔裤,会很闷的,荫部又潮湿,细菌就容易繁殖。这样当然就容易生病了。我建议你改穿全棉的内裤。然后要每天洗澡,不洗澡也要洗下身,最近可以用肥皂水清洗,等病好之后就不要用肥皂水了,用清水就行。」

    「现在这么热的天,我们本来就是每天洗澡的。」

    乐乐妈在旁边插了一句。

    「那就继续坚持。」

    「一航,那我就奇怪了噢,你说是内裤的原因,其实不瞒你说,我大多时候也是穿这种内裤的。我一直都没事。」

    「你这不是穿了裙子嘛。透气多了,不至于闷在里面。」

    ;

    一想到乐乐妈此时裙底下也穿了这种透明内裤,有点鸡动难耐,很想问一句你穿了裙子又穿这么透明的内裤,不怕走光啊?不过这样问就显得轻佻了些,还是不问了。换了是李寡妇,我肯定就问了,不过李寡妇的内裤一般都不透明,再加上她喜欢穿丝袜,走光恐怕很难。

    「有道理。你以后得向我学习,我就喜欢穿裙子多有女人味啊,嘻嘻……」

    乐乐妈调皮地向她妹妹泛了泛眼。

    检查完毕,取出扩阴器,乐乐姨娘起身穿好裤子,我给她开了妇炎宝,还有一瓶维生素C片,维生素C具有很强的修复效果,生病的时候多吃点是有益的。

    整个看病过程我都没有违规,没有任何猥亵动作,看得出她们两个对我的表现还算满意,特别是乐乐妈,临走时夸了我一句:「一航啊,真的还不错嘛,像模像样的,我也去县城医院看过,也就这样了,到时我帮你在村里宣传宣传啊,嘻嘻……」

    「那太感谢你啦,你简直是我的再生父母。」

    「切!有那么夸张吗?再说我有那么老吗?」

    「这不是打个比喻嘛!我们医生不就是靠病人养活嘛?」

    「是吗?我感觉你收的钱也不多啊,你偷偷地告诉我一下,这个药是不是成本很低很低啊?」

    「你想哪里去了,我可不敢坑乡亲们的血汗钱,所以才需要扩大客户群体,这样才能养活自己,否则我这小诊所一倒闭,你们看病都得去医院了,那多费钱啊!」

    「嗯,是这么个道理,好吧,我会帮你的。嘻嘻,我们走啦!」

    「再见啦,要记得啊,三天后来复查一下!」

    「知道了。」

    其实我心底里是希望乐乐妈能带个头,先躺下来让我检查一下。不过看她这么健康的样子,恐怕希望渺茫了。

    第09章

    送走了乐乐姨娘她们后,诊所又清净下来,妇科检查床坏掉了,那就去网上买张新的吧。整个下午都没有什么事情,慢慢的在网上闲逛,这一逛就发现之前买的这张检查床叫人坑去了。

    七百多买的,看起来还没人家三百多的结实,都怪自己第一次买的时候匆忙了些,这回精挑细选之后又订购了一张,还买了一盏立地式照明灯,这样以后看女人荫部的时候,能看得更清楚些,不用再因为光线问题发愁。

    完事之后就开始在网上斗地主,没玩几局,老赖穿着他那条松垮垮的内裤晃着卵蛋就进来了,我有时就替他捏一把汗,万一在人多的场合不小心葧起了怎么办?多难收场啊!这老家伙,自打我这诊所开张以来,从来没进来过,最多在屋外晃晃,好像这诊所里有多么晦气似的。

    「是老赖啊,哪阵风这么不小心把你吹进来啦?」

    我瞄了他一眼,就继续盯着电脑屏幕斗地主。

    「去去去,你个小恶鬼!叔不叫,也跟着别人叫老赖,我赖你什么了?」

    「你看看自己,张嘴就骂人,哪里有做叔的样子?你先摆个样子出来,我再叫你叔。」

    「我这样子就做不了你叔?」

    「和你扯不清楚,你来这干嘛来了,看病?买药?」

    「没事找你讲讲话不行啊。」

    「我这斗地主呢,没空啊,你自己搬个凳子坐吧,我就不招呼你了。」

    「你这里只有一层楼,好像也不是很热嘛?」

    「我爸是谁你不知道啊?工程师的干活,上面还做了隔热层的。」

    「还工程师呢,直说是包工头也不丢脸。」

    「呀!你看看,一和你说话就分心,打错牌了,不说了啊!」

    ;

    「叔问你个事啊!」

    他把脑袋凑近了点。

    「……」

    「我前天晚上看到村花在你这看病了啊,她得了啥毛病?」

    这老家伙要干嘛呢?打听我病人的隐私。

    「我说老赖啊,你问这个干嘛啊?」

    「就是随便问问,她家不就在我隔壁嘛。」

    「既然这么亲近你就自己去问嘛,我不能乱说的。」

    「跟我还瞒什么呀?你上次被狗追,还是我拦着的。」

    「叔啊,我叫你一声叔行了吧,都什么年代的事情了你还提?」

    这老家伙,别看是40多岁的人了,有时候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