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相亲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李女士开始跟周军聊天,问他的公司具体是做什么的,平时有什么爱好之类。家庭背景之前已经了解得挺清楚了,周军的年龄、职业等也知道,只是一些细节再进一步聊聊,主要是约出来看看样貌、谈吐,当然,要让沈深和他见面。

    沈深低头沏茶,能看到周军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通过老妈跟对方的闲聊,她知道周军比自己大七岁,母亲也是老师,父亲是做生意的,周军自己经营一家上市公司,主要做的是一种储能设备。

    “你呢,小深,平时喜欢做什么?”周军问沈深。

    “我喜欢画画。”沈深一笑。

    “运动类呢?排球?”

    沈深一愣,点头:“喜欢的,你也打排球么?”

    “一点点,我喜欢打高尔夫,你会么?”

    “不会。”

    “挺有意思的,有机会我可以教你。”

    见两人聊得不错,李女士挺高兴,正想让两人单独处处,沈深电话响了。

    “不好意思。”沈深站起来,到旁边接电话。

    “我们老人家喜欢喝茶,要不你们年轻人去喝喝咖啡什么的,不用陪着我们了。”佟老师对周军说。

    沈深挂了电话,走过来:“妈,奇奇不舒服,说肚子痛,我去看看。”

    李女士一愣:“肚子疼?吃坏肚子了?”中午吃的可是她做的菜。

    “不清楚原因,我过去一下吧。”沈深对佟老师,“不好意思,老师,我下次再陪您喝茶。不好意思。”又冲周军打招呼,然后穿了外套,拿起包包。

    “好吧,你去看看。”李女士也没办法。

    “我送送你吧。”周军也站起来。

    沈深看了一眼周军:“不用麻烦,我开车了。”

    “还是跟小周一起去吧。”李女士开口,“车回头我开回去。记得给我个电话,奇奇这孩子,也真是让人操心。”

    沈深没办法,只得点头。

    跟着周军,在地库找到车,是辆蓝色的保时捷,具体车型沈深就不认识了。

    上了车,等沈深扣好安全带,周军问:“去哪儿。”

    沈深报了地址。

    “听说你在工作?”路上,周军开始闲聊。

    “是的。”

    “具体做什么?”周军又问。

    “人力资源。”

    “记得你好像大学里学的财务类?”

    “是的。”

    “怎么没做财务?”

    “正好有那样一个机会,我主要觉得公司挺好的。”沈深回答。

    周军点头:“财务、人力资源都挺好的,女孩子,找个事儿做做,有一定的社交圈,也不用太拼,单位福利各方面相对稳定一些就行。”

    沈深没有说话,一时间车内有些沉默。

    周军打开音乐,缓解气氛。

    “对了,我看过你的一幅画,在佟老师那边。”周军注意左边,慢慢拐弯。

    “是吗?哪一幅。”佟老师那里有她好几幅画儿,老师喜欢,便留在那里。

    “一幅夜景,有雪,有温泉,像是日本的哪里。”

    沈深想起来了:“对,有一次跟朋友们去日本玩儿,那个村子里景致不错,后来回来我就画了那幅画。佟老师说,那是我明暗色调处理最好的一幅。”

    “是吗?我不大懂,只觉得看起来很好看。”

    “有没有感觉视觉上很舒服,朦胧得也恰到好处?”沈深问。

    “你这么一说,倒是有感觉。”周军点头。

    沈深笑了。

    “真的真的。”周军认真说,“我是外行么,不大会形容,真是不错。”

    “我知道,就觉得自己有点卖瓜自夸了。”

    周军也笑了:“是我嘴笨,应该主动夸。”

    一笑,车内气氛就好了许多。沈深这时候发现周军有点脸熟,但不是特别确定,便扭头看了一会儿。她自幼学画画儿,所以对细节捕捉特别在行,尤其是外型长相,如果见过,哪怕只有一眼,她都会有印象。

    “怎么了?”周军扭头看她一眼。

    “没什么。”要是说“看你眼熟”之类的,似乎带着暗示,她没有准备跟周军发展,一来自己现在只想好好工作二来对方似乎条件太好了些,沈深还是比较相信门当户对的第三对方年长许多,肯定有结婚打算,从刚才沟通来看,对女孩子工作上面观念保守,她不赞同,这属于价值观差异,是骨子里的冲突点。

    “我们见过。”周军一语道破。

    “什么时候?在哪儿?”沈深惊讶。

    “在十字街金鹰那楼旁,两个多月前。”

    沈深回想。

    “那会儿你在乞讨,我还给了你一百元钱。”

    “是你啊!”沈深想起来了,“你把我当乞丐,我那会儿很像乞丐么?”

    “不是,我只是想开个玩笑。”周军一耸肩膀,“想跟美女搭个讪么,谁知”

    “哈,您真幽默。”

    “你也很幽默。”


    快到目的地,周军问:“那个奇奇,是你们家亲戚么?”

    沈深摇头,低头回了个信息,解释说道:“算是我弟弟吧,我跟他姐姐是很好的朋友,他姐不怎么管他,父母又不在身边,所以我会尽力照顾一些。就在前面停车就好。”

    “我跟你一起去吧,万一需要去医院什么的,多个帮手。”周军准备停车。

    “没事的,真的不用麻烦了。”沈深摆手。

    “不麻烦的。”

    没办法,沈深只得说实话:“其实我约了人,我妈逼着我相亲,很烦。”

    周军一愣,这是拒绝么?他觉得刚才两人还聊得挺好的。

    沈深也意识到说得不妥当,急急解释:“跟你没关系,我现在没准备谈恋爱,刚工作的,想至少稳定下来再说。”

    周军点头:“理解的,那就当认识个朋友吧。”

    “谢谢。那,再见。”沈深解开安全带。

    “等一下。”周军喊住她。

    沈深第一反应检查自己有没有拉下东西,然后疑惑看他。

    周军微微趴在方向盘上,冲她一笑:“留个联系方式吧。”见沈深有些犹豫,便又开口,“其实我也觉得相亲很烦,但是家里总在安排,我们如果先保持联系的话,可以暂时对家里有个交代,省去些麻烦,你说呢?”

    沈深想了一下:“好是好的,可是我还年轻,你这么耽搁,父母会着急吧?”

    “你觉得我很老么?”

    “不是不是。”怎么老是说错话!沈深急忙摇头,“就是、就是从年龄来说,男大当婚了么。”

    “结婚是个谨慎的事情,不应该从年龄来看,而应该看有没有合适的人,我还是比较传统的观点,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是要相守到老的,不能将就。”周军说得认真。

    “好,认同。”沈深留下了手机号码,想了想,还留了微信号,“我工作还挺忙的,如果不是急事,可以微信留言,我看到会回复,就是稍晚一些。”

    周军很高兴:“好,那,再见。”看着沈深甜甜一笑,两只眼睛弯成小月芽儿,然后转身走了,背影纤细美丽,走得很慢,似乎不是很适应脚上的高跟鞋。

    桑奇上课有些走神,一直在看窗外,正是望穿秋水的时候,看到一位穿着米色连衣裙的女子走过来,微卷的头发披着,带着一副珍珠耳钉,愈发衬得皮肤白皙,脸上化着淡妆,显得很精致。

    桑奇微微一愣,沈深平时从不化妆,护肤品用好,顶多再擦个隔离霜之类,为此,桑靓没少批评她,穿着简单,多是恤牛仔这类的休闲款,鲜有这副样子。

    沈深也看到桑奇了,冲他摆摆手,让他安心上课,然后走廊上找了个凳子坐下。打开手机,查看邮件,除了一些系统通知,没有特别的。然后拿出佟老师送的那本书,打开。

    她看过渡边淳一写的失乐园,说实话,印象不深,但对书里关于医学方面的描述很佩服,作者是一位医学博士,难怪写得这么专业。这本钝感力很薄,看介绍,是作者自己的生存哲学:钝感才能给人们带来幸福的生活,钝感力是我们赢得美好生活的手段和智慧。

    心理学家说:人的快乐来自良好的人际关系。沈深反思了一下,上一周过得有压力,其实并不是事情本身,而是s对她态度的转变,她自己又不喜欢跟n相处,跟刘乔和n也没有进一步熟悉,又不敢去找snn,所以,在团队里,她有孤单感。

    怎么办呢?

    继续往下翻。书上说,钝感力有五项铁律:第一,迅速忘却不快的事第二,认定目标,即使失败也仍要继续挑战第三,坦然面对流言蜚语第四,面对嫉妒、讽刺常怀感激之心第五,面对表扬不得寸进尺、得意忘形。

    若有所思,特别是前两条。

    事情已经发生了,如论如何,自己无法改变什么,那为何还要放在心头自我折磨呢?自己作为一个新人,犯了错误,那就改正,事情没做好,那就重新做,不用纠结太多。

    最坏的后果是什么?被处分,只要不是离开,后面还有机会的。

    想到这里,沈深就彻底放开了。

    “嗨,美女,约么?”

    沈深抬头,然后笑了:“小美男,看你长得不错,勉为其难约一下吧。”

    桑奇听到“小”有些不高兴:“请叫我帅哥。”

    “哎,桑奇,你姐姐啊?”几个同学聚过来。“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去吧?”有人提议。

    桑奇摇头:“下次。”跟他们一一道别。

    沈深笑眯眯看着他们,头发披着不大方便,于是顺手编成麻花。

    “走吧。”桑奇拉她的手,“相亲怎么样?”

    “说实话,对方人还不错。”

    “是嘛?这是准备要交往了?”

    “算交了个朋友吧。”

    桑奇皱眉:“什么朋友不朋友,不准备继续就别联系了。”

    “总比一直相亲好,你姐姐那儿还等着呢。”手机响,是桑靓,看来背后不能说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