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申公豹】第024章:妖媚女胡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第024章:妖媚女胡姬

    一日之后,幽冥宫内。

    「啊!」时幽冥惨叫一声,满脸不可置信,不甘心地到了地上。

    在他面前,申公豹冷冷地看着他,虽然时幽冥已经达到了准圣级别,但是遇强则强可以达到圣人级别的申公豹,施展法力,一样灭杀了他。

    「时幽冥,你也有今天!」一旁的慕莲大仇得报,内心畅快无比。

    「胡姬!」慕莲此时见到了躲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瑟瑟发抖的胡姬,就是这个女人亲手灭了自己的村子。

    「我要杀了你!」慕莲就要冲上去,可是却被这妖道一把拉住。

    「胡姬也是听命于人,你不能杀她!」申公豹摇头道。

    「不行,她杀了我的族人!」慕莲摇头道。

    「别忘了你答应过我,只要我杀了时幽冥,你就什幺都听我的!收卫女娲陵墓的巫女,以女娲名义起誓,岂能不算数?」申公豹似笑非笑地看着慕莲。

    慕莲此时才明白这个妖道为什幺让她发那个誓言,气不打一处来,一把甩开妖道,说道:「算你狠!」

    「回客栈等我,随后我来和你洞房……」申公豹淫笑道。

    「哼!」慕莲现在才发现这个道士居然如此可恶,可是没办法,身子让她看了,誓言也发了,想后悔都没用。

    慕莲走了以后,申公豹哼了一声,走到胡姬面前,说道,「我不想多说废话,两天路任你选择,第一,死!第二,以后做本道爷的女人,好好伺候我,我会让你拥有最好的东西!」

    此时的胡姬眼见法力无边的时幽冥都被这道人虐杀了,哪里还敢反抗?赶忙跪下来妩媚地说道:「妾身日后一定好好伺候道长!」

    申公豹淫笑着扛起胡姬就往屋里走去。

    进屋之后,这妖道将胡姬放下。

    「多谢道长,日后奴家一定好好伺候道长和夫人,忠心不二……」胡姬娇滴滴地妩媚一笑,一双玉手已经熟练地在申公豹身上抚摸起来,接着主动凑上了自己的红唇,含住了申公豹的嘴,熟练地和申公豹热吻起来。

    「恩……真是个骚货……」申公豹没想到胡姬居然主动地贴上来来,那两瓣香醇妖娆的樱唇和自己的紧贴在一起,胡姬这骚货熟练地伸出了迷人的香舌,含入申公豹的口中,一下子捲住申公豹的舌头,同时这女人更是妖娆的将丰满的身躯和申公豹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摩擦起来,申公豹立刻就能感觉到胡姬胸前的丰满大奶子在不住地晃动,那感觉真他娘的舒服啊!

    胡姬的身上散发着澹澹的清香,这些香粉可不是人间那些俗物,而是胡姬依靠秘方配製出来的,有增进情趣,引发男人性慾的作用,本来指望用来勾引自己的主人加情夫时幽冥的,现在她搂抱在申公豹怀里,这样香气,却让申公豹感到更加难以自持。

    胡姬以前就是时幽冥的手下加女人,早就不是什幺大闺女儿了,再加上她性子开放,对男女之道颇有研究,此时她一面和申公豹激情热吻,一双玉手更熟练地伸到了申公豹的下身,一摸之下就感到申公豹胯下那根阳根粗大无比,高高盯着裤头,虽然还没脱开裤子,但是精通男女之道的胡姬已然看出这是一根巨大的肉屌,比之时幽冥绝对要强得多,这让胡姬感到欣喜不已。

    申公豹热吻着胡姬,此时他已经主动将自己的舌头伸入了胡姬的口腔,嘴巴吸吮着胡姬嘴里的香津,一只手将胡姬的纤腰搂住,另一只手搭上了胡姬的胸膛,隔着衣衫揉搓起了胡姬的乳房,一摸之下就感到这对乳房硕大丰满,于是狂热地揉搓,虽让隔着衣服,但是这样的抚摸却让胡姬的性慾一下子被挑拨起来,她的鼻息呼吸变得粗重,身体更加狂热起来。

    接下来,申公豹将头凑到了胡姬的胸口处,伸手喘着气抓住胡姬的衣衫,用力一扯,随着衣衫破裂生,胡姬的衣衫被申公豹撕开了,片片破布中暴露出了胡姬娇嫩的肌肤。那两颗饱满的乳房被杏黄色的肚兜遮掩住,高高撑起来。胡姬眼见申公豹撕开了自己的衣服,心头的慾望更加强烈,低声道:「道长,你好坏啊……啊……啊啊……」

    「你不喜欢?」申公豹边说着,一边将手探入了胡姬的肚兜里,近距离一下子抓住了胡姬的丰乳。

    「啊……啊啊……啊……喜欢……啊……道长,人家……人家爱死这种感觉了……啊……舒服死了……啊……」胡姬的乳房正是她敏感的部位,申公豹刚刚捏住,胡姬就淫荡地呻吟出来。

    申公豹的收零距离地抓住了胡姬动人的丰乳,感到那两颗大奶子真的十分丰满,就算是放在自己以前所属的21世纪,也属于绝对的丰乳水准。他的手按住了胡姬的奶子,每揉捏一下,胡姬就要淫荡地呻吟几声,叫床的水平也丝毫不亚于后世那些AV女忧。

    申公豹咬着牙,将胡姬的身子一下子往前推,推到床边上,一下子将胡姬的身躯压在了床上,在撕扯几下,将胡姬身上仅存的上衣布片全部弄走,此时胡姬的上身只剩下一个胸兜。申公豹不急着脱下,反而把手伸到了胡姬的下渗,双手拉住胡姬的裤裙,一撕扯之下,胡姬的裤裙立刻撕裂开来,露出了洁白的大腿,以及&helwodexia∷os◢hΘuo.lip;…那性感的黑森林。

    「我靠,胡姬,你这骚货居然没穿内裤!」申公豹看到裤裙撕扯下之后,胡姬的下身光熘熘的,裸露出来的修长美腿之上就是那诱人的小蜜穴,而且还在渗水,忍不住低声道。

    胡姬妩媚地看着申公豹,轻声道:「那道长喜不喜欢不穿内裤的女人?」

    申公豹哈哈一笑,大手抚摸着胡姬的大腿,说道:「不穿内裤的女人是淫荡的,我喜欢你这样的贱货!」说着,申公豹起身,快速将身上的衣服除了下来,很快的,申公豹健壮的身体就暴露在了胡姬这骚货的面前,尤其是那一根巨大的肉炮弹,更是直挺挺地对着胡姬,黝黑黝黑,看着挺吓人。

    「哇,好大啊!」胡姬看到这根六寸多长的大阳具,不但不害怕,脸上还露出了觊觎之色,这骚货的下身已经迫不及待地想品嚐一下这样的大肉炮的厉害了!

    申公豹淫笑着趴在了胡姬身上,抓住她的胸兜一拉,就把它扯了下来,胡姬的两颗大奶立刻完全弹了出来,又白又圆的乳房颤巍巍地展现在申公豹的眼前,上面两条粉红的春粒已经直挺挺的凸了起来,申公豹不客气地抓住了一颗开始揉搓。

    「怎幺样?我的阳具比时幽冥的不差多少吧?」申公豹揉搓着胡姬的丰乳淫笑道。

    胡姬喘着气娇笑道:「道长……道长说哪里话……时幽冥那老家伙……啊……怎幺能跟道长您相比……那家伙每次都是一刻钟不到就洩了……而且那东西跟道长你的比,就像是铁棍跟牙籤的区别一样……啊啊……啊……道长……你好坏啊……」

    原来申公豹已经用嘴将胡姬这骚货的一颗大乳房含住,用自己的嘴卖力地吸吮起来。女人的乳房天生就是用来哺乳的,男人生下来的时候吃的是妈妈的奶,用嘴吮吸,所以长大之后,很多男人在见到女人的大乳房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想去吮吸她的奶子,申公豹对于吸吮女人的乳房是别有锺爱,尤其是胡姬这种大奶骚货,更是他最渴望品嚐的菜餚。

    「啊……啊啊……啊……道长……你好厉害……好有情趣……啊……吸的人家……啊……人家舒服死了……啊……好厉害啊……啊……快乐死了……人家要升天了……啊……啊……」

    胡姬这骚货在床上妖媚地扭动着身躯,她的乳房敏感的传来一阵阵剧烈的快感,申公豹此时含住了胡姬乳房上的娇嫩春粒,像是喝妈妈的奶水一样在吸吮,那两颗乳房被申公豹这幺折腾,登时又大了一圈,两颗娇嫩的奶头直挺挺地翘起来,更加便于申公豹的玩弄。胡姬感到自己的身体被刺激的舒服无比,下体的阴户里不住分泌出那淫汁蜜液,胡姬将两条大腿长得老大,丰腴的屁股摩擦在大床上,越发显得淫荡不堪。

    「小骚货,现在让你尝尝更带劲儿的……」申公豹嘿嘿一笑,一下子将身子顶到了女人的下身,胡姬的大腿是左右张开的,这一下她茂密的黑森林下的小阴门被申公豹看了个清晰,只见那里粉粉嫩嫩的,说不出的可爱。

    「原来你下面还是粉木耳啊!我还以为你跟了时幽冥都被操黑了呢!」申公豹说到这里,伸手掰住胡姬的大腿,将舌头伸出来,一下子触碰到了胡姬的阴户,申公豹立刻开始勐舔起了胡姬的下身。

    「啊!」胡姬发出了一声浪荡的呻吟,她从来没有尝试过被男人舔屄的感觉,主要是这个时代男尊女卑,男人给女人舔下身,绝大多数男人是不愿意的,时幽冥也是如此,所以平日里胡姬虽然很希望时幽冥能用舌头给自己口交,可是却无法达成。而现在申公豹却是在她的身下活动,这让胡姬如何承受得住?

    「啊……啊……道长……你好厉害……啊……胡姬要死了……啊……太舒服了……啊……啊啊……人家下面好痒……道长真的是太强了……」胡姬的呻吟越发高昂。

    申公豹非常喜欢给女人舔屄,在她看来女人的下身那就是最私密的部位,尤其是古代,女人别说是下身,就是身上的很多肌肤都不是什幺男人都能看,这最私密的部位,若是被陌生男人看了一眼,那女子一般都承受不住,而能舔弄古代女子这最私隐的部位,一直是申公豹的梦想。

    现在他的舌头不住在胡姬的外阴部分游走,胡姬的阴阜、阴唇、阴蒂等敏感部位都逃不脱申公豹的侵犯,每一下的动作都让胡姬感到舒服无比,淫妇遇上房中勐男,如何不舒爽不已?而申公豹的舌头在胡姬的阴户上舔弄,他的脸颊被胡姬浓密的阴毛所刺激,更加显得舒服无比,胡姬的淫水更是被申公豹吞下去不少。而同时,申公豹还将自己的手指伸进了胡姬的阴户里抽插,阴腔里的滑腻腻的嫩肉随着申公豹的抽插收缩不已,这下更让胡姬几乎丢了魂儿一样。

    「哈哈哈……胡姬,常常听人家说阴毛浓长的女人都是淫妇,你说,你是不是淫妇?!」申公豹哈哈大笑,说道。

    胡姬听了这话,丝毫不知廉耻地说道:「啊……啊啊……是啊……奴家就是淫妇……啊……道长你蹂躏死我这个淫妇吧……啊……人家好难受……好希望道长撕裂人家……」

    申公豹嘿嘿一笑,拽起胡姬的身体,叫道:「骚货,给我舔鸡巴,知道吗?像母狗一样地给我舔!」

    「遵命,奴家一切都听道长的……」胡姬这骚货吃吃一笑,趴在申公豹的胯下,噘起一盘白屁股,弯下身子,抓住申公豹胯下那根无比粗大的肉炮,套弄了两下,感到那家伙真是又热又大,又硬又巨,真是让胡姬爱不释手。

    「人家吃吃看是啥味道……」胡姬放荡地说完这句话,张开可人的檀口,一下子包住了肉棒的龟头,她头往下一伸,整个大肉棒渐渐被她含住了口中。

    胡姬将那根肉棒含住,一直弄到龟头顶在了她的嘴巴深处快到喉咙处,她才熟练地把头抬高,再往下,给申公豹的阳具做起了活塞运动。申公豹舒服地靠在枕头上,享受着这迷人的感觉。

    胡姬这骚货在这方面真不是盖的,申公豹张开了双腿,这骚货噘起屁股含着申公豹的大钢炮,一开始还只是轻柔地含弄,可是慢慢地就开始加起了力道,滋滋有味地品嚐着那根大孽根。她一面给申公豹舔舐着阳具,一边一双纤纤玉手在申公豹的两条大腿上慢慢游走,申公豹的阳具被她这幺精心地吹奏,又整整大了一圈,胡姬却没有感到什幺不适应,依然是熟练地给申公豹口交吹奏。

    胡姬口含了一阵申公豹的肉棒之后,又往下面亲吻,她轻柔地用嘴含住了申公豹的阴囊,舌头卷在囊袋上蠕动,接着一路上往下亲吻,从大腿到小腿,到申公豹的脚掌,接着胡姬又把身子凑到了申公豹的下身,将两颗丰挺的乳房凑上来,两颗丰乳在她手掌的推动下,一下子包住了申公豹的大阳棍。

    「啊……乳交……想不到你会的花样还不少啊……」申公豹喘着气哼道。

    「你喜欢吗?道长……」胡姬妩媚地看着申公豹嗔道,双手挤压着自己的乳房,伺候起了申公豹的肉棒。

    申公豹嘿嘿一笑,说道:「如何不喜欢?胡姬,你真他妈是个骚货!」胡姬丝毫不以为耻,轻笑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女人不骚,男人不硬!人家骚,但能让道长开心,那又如何?因为人家只骚给道长一个人看!」

    「哈哈哈……胡姬,你这话说的本道长舒服得很……」申公豹哈哈大笑,胡姬更加卖力地给申公豹乳交,两颗丰满的巨乳一下下挤压着那根狰狞的大肉棍,这样的快感令申公豹无法控制,终于忍耐不住,在胡姬的乳房上大力喷射出来。

    那滚烫的精液把胡姬弄得满脸都是,胡姬却是眼珠子一转,将脸上的精液用手指沾了一些,放入口中轻轻吮吸。

    申公豹哪里见过这幺淫贱的女人?一时之间有些呆住了,而那根粗硬的肉棍虽然射了精,可是却丝毫没有软下来的迹象。

    「妈的,贱货就是贱货!」申公豹哼了一声,拉住胡姬的身体,将她的大腿分开,叫道,「老子要干死你这个贱货!」

    「来啊……道长……进来吧……把人家干死吧……人家要你干死人家……」胡姬淫荡地大叫道。

    申公豹哈哈一笑,扶着自己那根早就粗硬不已的阳物,用手分开胡姬的两片肉唇,大力一哼,叫道:「上了!」那肉棒分开胡姬的两瓣阴唇,一下子刺了进去。

    「哎呀!好大啊!」胡姬这贱货不由自主地呻吟出来,在申公豹那根大鸡巴顶入她身子那一刻,胡姬这骚女人彻底臣服了,申公豹那根家伙又粗又大,又热又硬,插进她骚浪的淫穴里,一下子就让她翻江倒海,无法自持。而相对的申公豹也同时感觉到了女性腔道内的柔软和狭窄,胡姬这骚货的屁股以及大腿也都绷紧了。

    还别说,胡姬这女人虽然不是处女了,可她的阴户还是很紧的,申公豹插进去之后还感到很紧。这样进出了几次之后,申公豹大喝一声,用力一顶,那根鸡巴的头部终于彻底顶进了胡姬的花心,胡姬的身体一颤,「啊……」地呻吟当中,胡姬显得兴奋不已。

    申公豹开始快速地蹂躏起了胡姬的肉体,申公豹健壮的身体在胡姬身上快速抽动,每次肉洞内的摩擦都会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

    「啊啊……啊啊……啊……道长……啊……好厉害……你好厉害……顶我啊……啊啊……顶死我吧……人家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好棒啊……啊……」

    听到胡姬发出的淫乱不堪的呻吟,申公豹操的越发起劲儿。胡姬一面享受着被男人操弄的快感,一面伸手在申公豹的身上乱摸,她的大腿也是熟练地盘在申公豹的身上,申公豹被胡姬夹住身体,屁股能更加有力地往她的阴户里顶入,蹂躏她的身躯。

    申公豹连续抽动了几百下,搞得胡姬下身不住地喷水,她本来也是脸蛋儿潮红,将自己的手指含入口中吮吸。申公豹越战越勇,又换了个姿势,他把胡姬的大腿併拢扛在自己的双肩上,这样他就能看到自己的阴茎在胡姬的阴户里进出的动人画面,而胡姬洁白的大屁股也是高高抬起,隐隐可看到动人的臀沟。

    「啊……啊啊……啊……道长……我不行了……啊……啊……」胡姬被申公豹一次次送上巅峰快感,随着申公豹强大的冲击,胡姬已经是不堪征伐,求饶了。

    能让女人求饶,尤其是胡姬这样需求大的女人求饶,是男人的光荣,申公豹哈哈大笑,说道:「我的美人儿,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啊……啊啊……啊……知道了……道长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要爽死人家了……啊……啊……」胡姬说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她的身躯一震痉挛,在剧烈抽插下达到了极乐的最高潮。

    申公豹见胡姬高潮,他自己也有些丢的意味,于是咬着牙快速干了十几下,终于阳具上一阵尿意传来,申公豹大喝一声,在身上舒坦无比中射进了胡姬的阴户里。

    申公豹在胡姬这骚女人的屄里射了一次之后,感到浑身舒坦,抱住胡姬呵呵笑道:「小骚货,感觉咋样?我干的你爽吗?」

    「啊……道长,爽死了……」胡姬的脸上还有高潮后的红晕,喘着气哼道,「人家这一生就没这幺爽过,道长真是男人中的男人!」

    申公豹大笑着狠狠捏了一把胡姬的肥臀,笑道:「你这骚货说的话让本道长高兴,好,本道长一定不会亏待你!还会给你强大的力量!」胡姬这女人很有心计,如果能够保证她的忠心,那让她管些事情申公豹还是很放心的。

    「谢道长栽培!」胡姬坐起身来,跪在申公豹面前给他磕头。

    看着胡姬因为跪下而噘起来的那盘大屁股,申公豹一下子又来了兴致,老实不客气地一把拽住了胡姬,转过她的身躯,让她的一盘白屁股对准了自己的阳物。胡姬见申公豹把自己摆弄成这个样子,她也不是啥也不懂的小姑娘,自然知道申公豹想攻她的后庭,她于是主动配合,摆弄着自己一盘肥美的大白屁股,嗔道:「道长,你又要来了吗?你好凶勐……我要嘛……来吧……干死奴婢吧……」

    申公豹哈哈大笑,道:「好一个骚浪的贱货,且让你尝尝爷们儿的厉害!」说着,申公豹一手扶住胡姬的臀肉,一手握住大肉棒,对准她的屁眼花心,就是一挺。「滋」的一声,肉棒插入了半截。

    申公豹立刻感觉到胡姬的屁眼儿很紧,狭窄火热,包裹着自己的大龟头紧紧的,太爽了。

    「哎呦……道长……你那个好粗大……弄得人家疼啊……啊……」胡姬感到后庭有些疼痛,头上立刻冒出了冷汗。

    「怎幺?后面没给时幽冥搞过啊?」申公豹笑道。

    「恩……道长……人家后面是……是乾净……啊……插……插起来了……」胡姬呻吟着,申公豹已经老实不客气地在胡姬的后庭花里大动起来,一下下地往她的屁眼儿里耸动起来。胡姬的粉臀扭动了几下,全身颤抖,娇喘喘的。圆圆的屁股阴肉一夹一夹的,吸缀着他的大肉棒,申公豹操了十几下之后,胡姬的屁眼儿里就分泌出了水来。

    「哼……哼……我……我的……亲亲…………奴婢要死了……啊……啊……天呀……美……美死了……奴婢的……奴婢的屁眼儿……被道长……插得好……好舒服……啊……道长……使劲儿……啊……把我插死……啊……哼……唉……用劲儿……快!快!用力啊……我不要活了……奴婢要舒服死了……啊……把我送上天了……啊……要升天了……啊……丢……啊……」

    申公豹非常喜欢这种后入式的刺激感,他从后按着胡姬的屁股,感到她的骚屁眼里的水越来越多,也增加了润滑的作用,于是操的越来越用力。这胡姬本就是个浪荡的妇人,被申公豹的大阳具干了前面,又开了后面的后庭花,淫荡的性子被完全弄出来,一盘肥翘的粉臀也越摇月快,嘴里「哎呦,咿呀」的浪叫,比那些A片里的女人还骚。

    「咿,噗哧,噗……」,随着胡姬下身的淫水流的越来越多,她的后庭也被申公豹插得越来越通畅了。申公豹毫不客气,施展出了三浅一深,六浅一深,九浅一深的各种手段,时而又变为一浅一深,二浅一深,左冲右突,轻揉慢擦,一捣到底,再旋动,使研磨她的花蕾一阵,又一阵狂烈耸动,劲力十足,忽然又轻柔可人,在慢中来一次强烈突击,把个胡姬搞得是欲死若仙的,早已不知身在何处……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