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道申公豹】第019章:飢饿日丁瑶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w'w'w.0'1'B'.n'E't 第'一;版'主*小'说*站

    ◆ 第019章:饥饿日丁瑶

    丁瑶是21世纪的一个普通女孩子,考古学丁教授的女儿,从小虽然不说是锦衣玉食,但也算是无忧无虑,跟随着父亲搞考古,丁瑶自己也算有点儿文学范和文艺范儿,只不过由于从小是个感情白痴,一直没有交过女朋友。

    在机缘巧合之下,随着一次考古学,发现了九星轮,而身为仙乐转世的丁瑶,依靠九星轮穿越到了商朝的南越国,结果在这里差点没被砍了脑袋,接着还好遇到了荣狄王,把她给救了,结果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荣狄居然因为她长得像仙乐,而要求要嫁给他做王后。

    乖乖,我可是现代都市女孩儿,早晚要回到现代去的,怎幺能嫁给一个几千年前的古人做什幺王后?

    但是荣狄实在太痴情了,把自己软禁起来,要求必须成亲。

    而此时,丁瑶自然是万万不愿意嫁给荣狄的,正在宫殿内郁闷的想办法,可惜她本来就不是什幺聪明的女人,现在更是一筹莫展,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办才好。

    而忽然,一道大风吹来,丁瑶只觉天昏地暗,只叫唤一声,便被捲走了。

    当然,荣狄很快就发现了丁瑶不见了,他立刻派人去追。

    ◇  ◇  ◇

    很快的,丁瑶发现自己居然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这个地方居然是一间现代的像是仓库的地方,有一张床,一台电脑和一个洗手间。

    「怎幺回事儿?难道我……我回到现代了?!」丁瑶惊魂未定。

    「你好啊,丁小姐!」随着一声微微的笑声,丁瑶转过头来,只见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道士出现在他面前,正是申公豹。

    「你……你是谁?这里是什幺地方啊?」丁瑶吃惊地看着这个道士,问道。

    「我叫申公豹!」申公豹说完,细细打量着丁瑶,这个女孩子是仙乐转世,长得自然非常漂亮,而且身上那股子现代美女缺少的清纯气质,却在这个现代美女身上展现出来。

    申公豹在魔音那里佔了便宜之后,就要对仙乐下手了,不过从仙乐这里下手,申公豹首先就要对丁瑶下手,这才用法力把丁瑶捲过来。

    而这个地方,却是申公豹依靠一门法术製造的出来的一个空间,这门法术可以把不同时空的人物、房屋、食物等等转移过来,製造一个新的世界,便如同圣人开闢天地一般,而这个空间,正是申公豹依靠这门法术,从数千年以后的现代搬来的。

    「申公豹?」丁瑶问道,「那……那你把我弄到这里来干什幺?!」

    「弄来干什幺?」申公豹似笑非笑地看着丁瑶,「当然是,我想让丁小姐陪我上床了!」

    「什幺?!」丁瑶大吃一惊,倒退一步,叫道,「你……你说什幺?别开玩笑了,你别乱来,你可是个道士啊!」

    「我又不是太监,道士又咋样?丁小姐天姿国色,我要不玩儿你,那就对不起老子的小弟弟了!」

    申公豹大叫一声,直接一个饿虎扑食,就朝丁瑶扑过来。

    「不要啊,救命啊!」丁瑶吓得脸都白了,转身就跑。

    可她哪里跑得过申公豹这妖道?这妖道随便一个扑将,就将丁瑶这小妞抱在了怀中,一双贼手已经按在了丁瑶的乳房上。

    「哈哈,不错,不愧是仙乐转世,这奶子倒是挺翘的……」丁瑶的奶子被申公豹大力地搓弄,丁瑶简直羞愤无比,一边大力挣扎,一边哭喊道:「救命啊!不要强姦我!放开我!呜呜呜……救命啊……荣狄,你快来救我……救我啊……」

    「别喊了,荣狄王?那个大祭司都被本道爷强姦了,那个荣狄还能就得了你?别他妈的做梦了!」申公豹说着,狠狠捏了一把丁瑶的屁股,然后将她扔到床上,扑在她身上便撕扯她的衣服。

    「放开我……放开我!禽兽!」丁瑶不住大骂呼喊,可惜一点作用都没有,申公豹力气很大,才只撕扯几下,就把丁瑶身上的古装给扯了个乾净。

    凝视着丁瑶晶莹剔透的裸体,尤其是这小妞还穿着现代的乳罩和内裤,三点迷人,虽然胸部不是那种巨乳的,只是现代一般的鼓鼓的,却很有大学女生的清纯靓丽,看到这妖道大为喜欢。

    「啊!不要!」随着丁瑶眼泪汪汪的一阵嘶吼,她的乳罩和内裤也被申公豹给扯掉了。

    在丁瑶全身都被扒光了之后,丁瑶本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惨遭凌辱,可是此时,申公豹却一下子从她身上爬起来了。

    「你……你……你别过来……」丁瑶吓得赶紧拿被子遮住自己的洁白裸体,瑟瑟发抖,「别这样……求你了,别强姦我……我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呢,不能……求你了……」

    「好好好,我不强姦你!」申公豹对于这种现代穿越到古代的女人还是很感兴趣的,不想强姦,他製造这个空间就是为了让这个小妞主动顺从自己的。

    「你……你真的不强姦我了?」丁瑶颤抖着问道。

    「首先,我告诉你,丁小姐……」申公豹饶有兴致地看着赤裸着身子,拿被子遮住自己的丁瑶,「我知道你来自于什幺地方,也知道什幺是21世纪,在你们现代有这幺一个新闻,一个男人在自己家里造了个暗门,里面用铁门挡着,然后抓了一对母女关在里面,每日强姦凌辱,这对母女被关在这里十几年,等救出来的时候,一双腿都退化了!」

    「你……你什幺意思?」丁瑶身子一抖,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你说,你要是一个人在这里关上十几年,会怎幺样?」申公豹一脸不怀好意地看着丁瑶。

    「不不不!我不要!你不可以!」丁瑶登时明白了申公豹的意思,吓得脸都白了,自己要一个人被关在这里十几年?那还不把自己给逼疯了?!

    「救命啊!来人啊!」丁瑶绝望地大喊着。

    「没用的,这是我自己製造的一个独立的空间,就算是洪荒圣人也别想进来,你他妈喊的就是比韩红还大声,也他妈不起作用!」申公豹笑道。

    「你……你到底想干什幺?!」丁瑶大喊道,「你这个变态!禽兽!疯子!」

    「我是什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他妈呆在这里,不许穿衣服!」申公豹狞笑道。

    丁瑶傻了,呆在这里,不穿衣服?这怎幺可以?不行,自己不能这样!

    申公豹显然很满意现在丁瑶的样子,人在光着身子的情况下才是最脆弱的,衣服便如同遮羞布一般,人只有穿了衣服才敢和对方面对面,一旦没了衣服,一般人都会感觉有点不能面对对方,就如同很多人做爱要关灯一样,因为如果光亮之中赤裸相对,会让人害羞。

    对于丁瑶这种现代不愁吃喝,娇生惯养的女人,比古代女人好对付的多,申公豹便是要将她的遮羞布一层一层的剥去,让她的尊严彻底丧失在自己面前。

    然后,申公豹把婢子一下子扯了过来,丁瑶尖叫声中,被子被申公豹揉成了片片碎布。

    眼见申公豹把自己遮羞的被子也给弄没了,他要自己在她面前彻底赤裸相对,身上便连块遮羞之物也是没有,丁瑶只能害羞地摀住胸口,跪在地上,那洁白的少女屁股翘翘的,却让这妖道很有感觉。

    申公豹哈哈一笑,打开那台电脑,说道:「这里面都是日本的AV小电影,都是无码的,什幺少女,萝莉,熟女,乱伦,师生,甚至还有很难找的幼交片,五六万部,足够你看很久了,你在这里住上十几年,无聊的时候可以好好看看,多多学习啊!」

    「什幺?!」丁瑶呆了,在这里,十几年,除了看黄色电影没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做,十几年,这怎幺熬啊?!

    「你不可以,我在这里吃什幺,喝什幺啊?!」丁瑶怒叫道。

    「喝水的话卫生间有一盆水,省着点儿喝,能支持个一两天吧,至于食物嘛……」申公豹似笑非笑地看着丁瑶,「也许哥有时候开心了,会给你送饭来的……当然了,如果你愿意做哥的小妾,在哥有妻妾百人的情况下还能没有怨言的做哥的女人,哥或许可以考虑,放你出去!」

    说完,申公豹淫笑着上前狠狠「啪」的一声,拍了一把丁瑶的白屁股,然后不理会哭泣尖叫的丁瑶,转身就走。

    「不要,我不要一个人待在这里,救命啊……爸爸……救我啊……」丁瑶不住在这里哇哇大哭。

    ◇  ◇  ◇

    申公豹连续几天没去理会丁瑶,有水喝的话,应该可以支持七八天,申公豹一点都不着急。

    直到第四天,申公豹才拿着两块肥大的牛肉和一瓶酒走进了那个空间。

    此时丁瑶已经不在哭泣了,而是缩在床上,整个洁白的裸体不住发抖,嘴里轻轻喊着:「我要吃饭,我要吃饭……」

    「丁瑶!」申公豹将手里的肉和酒放下,走上前拍了拍她赤裸的屁股叫道。

    一感觉到申公豹的推弄,丁瑶立刻虚弱地爬起身来,叫道:「求求你,给我口吃的吧,我都要饿死了……我要死了,求你了……你要我做什幺我都答应你……」

    可怜丁瑶之前虽然不是什幺白富美,可是其父亲有一份不错的工作,自己这辈子都没挨过饿,而同时,独自被监禁在这里的那种可怕的独孤感也让每天接触姐妹朋友和多媒体的丁瑶几乎要精神崩溃了,她不是什幺古代的贞洁烈女,也不是什幺有高尚情操的人物,她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都市女孩儿,想好好活着,被申公豹这幺一折腾,什幺贞洁啥的丁瑶也都不管了,只希望能离开这里。

    只要能离开这里,不在受那份可怕的孤独感,给人做二奶,甚至N奶,她也都愿意!

    「是这样啊,早点儿听话的话,也不用受这些苦了吧?」申公豹嘿嘿笑着,走到一边,指着自己带来的两块牛肉,「丁瑶,这是牛肉啊!这个时代最好的肉之一!你说,想不想吃?」

    「想,想吃,求求你,给我吃!」丁瑶虚弱地哀求道。

    「那你说,你是不是一个无耻的贱货?」申公豹笑道。

    「我是,我是最低贱的贱货,求你,给我吃吧……」丁瑶全然不顾自己的尊严了,只求要口吃的,饥饿的感觉太痛苦了,让丁瑶完全丧失了所谓的尊严。

    这也是,人只要活着,最基础的就是要满足自己的肚子,要是肚子都填不饱,那还有什幺资格谈尊严?

    人之所以比禽兽强。那是因为人有理性,理性可以控制着一个人干他应该干的事情,但问题是,如果在连最基本的温饱都解决不了的情况下,人又何来理性?失去了理性,人恐怕连禽兽都不如。

    这点,古代女人要比现代女人好一些,起码她们其中不少有气节,可以以死解脱,可是现代娇生惯养的美少女,有几个敢自杀?

    此时饿了三四天的丁瑶早已前胸贴后背了,此时只求吃点东西就满足了。

    申公豹笑道:「既然如此,你他妈像母狗一样爬过来吃!」

    丁瑶没有犹豫,哽咽着爬了过来,就算现在要她站起来,她估计也没什幺力气了。

    赤裸着身体,丁瑶爬到了申公豹面前,申公豹对着她晃悠手上的两块肥牛肉,说道:「你说,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小妾?」

    「愿意,我愿意!」丁瑶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申公豹手上的两块牛肉叫喊。

    「这恐怕不行吧?你在现代,经受一夫一妻的教育,而我却有很多的女人啊!」申公豹笑道。

    「我不介意,不介意,你有多少女人我都不介意!」丁瑶连连摇头,苦苦哀求,「求求你给我口吃的,求你了……」

    申公豹淫笑道:「学两声狗叫,叫我主人,像狗一样的乞求我给你吃!」

    丁瑶毫不犹豫,立刻噘着屁股叫道:「汪汪汪,求你了,主人,给我一口吃的吧!」

    「说什幺我?你现在是一头母狗,知道吗?!」

    「是是是,汪汪汪,母狗求主人给母狗一口吃的……」丁瑶不知廉耻地叫道。

    「这才像话嘛!」申公豹说完,就将手上一块牛肉扔到丁瑶面前。

    「好吃……呜呜……好吃……」丁瑶狼吞虎嚥地拿起牛肉就吃,肉的美味让丁瑶边吃边落泪,天啊,多久了,多久了,这牛肉太美味了!

    由于吃的太急,丁瑶噎着了,不住咳嗽,翻白眼,申公豹拿起那瓶酒就倒了丁瑶嘴里。

    在酒水的帮助下,丁瑶艰难的嚥下了嘴里的食物,呼呼喘息,感觉肚子总算舒服了点儿。

    「好不好吃?」申公豹笑道。

    「好吃,太好吃了,主人,求你了吧,把另一块也给我吃了吧!」丁瑶盯着申公豹带来的另一块牛肉叫道。

    「想继续吃?那看小┈∶说就来我╛的小┸说网就要看你的表现如何了!」申公豹说完,就把自己的道袍除去,指着自己勃起的大鸡巴,叫道,「给我含着,母狗,这几天也看过岛国爱情动作片了吧?学着那些敬业的演员,给我舔!」

    「是是!我给主人舔!」丁瑶为了吃,丝毫不敢违背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顺从地支撑起身体,趴在申公豹的下身,捧住那根肉棒,学着这几天因为孤独而不得不看的岛国片里女忧的手段,把申公豹坚硬的阳具含入了嘴里。

    「要是你敢咬我,我就会让你这辈子呆在这里,活活饿死,渴死,或者孤独终老!」申公豹狞笑道。

    「呜呜……呜顾韩(我不敢)……呜顾韩……」含着鸡巴的丁瑶含煳不清地说道,她哪里敢咬申公豹啊?她现在怕死这个男人了。

    阳具的一股味儿让丁瑶觉得很不舒服,她哪里吃过这幺噁心的东西?可是一想到只要给申公豹舔了这个就能在吃东西,获得自由,丁瑶就不能不卖力地蠕动嘴唇,给申公豹舔那根坚硬的巨物。

    丁瑶显然从来没给任何男人口交过,虽然看了不少岛国动作片,但还是有些生涩,但是她却很卖力,很用功,舔弄鸡巴的手段很认真,不但用嘴吮吸申公豹的阳物,还把鸡巴吐出来,用舌头舔申公豹的棒身还有蛋蛋。

    申公豹舒坦的要命,能够在古代玩儿现代美女,申公豹只觉得鸡巴一阵阵酥麻,内心的满足感也越来越大。

    「娘啊……射了!」申公豹最终舒服的一抖腰部,就在丁瑶卖力地服侍下,射在她的嘴里。

    而丁瑶吃了申公豹的精液,咳嗽了几声,竟然贪婪地把嘴里的精液全吞了下去,而且一脸满足,看起来她真的很饿。

    「怎幺样?我的精液好吃吗?!」申公豹笑道。

    「好吃,太好吃了,主人,还有吗?」丁瑶一脸期待地看着申公豹。

    奶奶的,想不到饥饿居然能把一个女人逼成这样,有意思!

    「想吃以后有的是,现在主人要干你的骚屄了!快给主人把腿张开,让主人玩儿够了,你就能在吃了!」申公豹叫道。

    丁瑶赶紧把大腿张开,叫道:「主人,快干,快干我!」

    申公豹淫笑着扑在丁瑶的裸体上,轻轻摸了两下丁瑶的奶子,用嘴轻轻舔舐吻弄了丁瑶的粉红少女乳头,才叫道:「娘的,来干你了!」

    申公豹摆正姿势,挺着鸡巴凑到丁瑶下身用力一挺,丁瑶发出一声有些痛苦地呻吟,身子轻轻摆动之下,下身就流血了。

    「娘的,还真是个处女啊!真紧啊!」申公豹按捏着丁瑶的奶子,一边干一边叫道,「丁瑶,你都二十多岁了,还是个处女,是不是就是想有一天被主人操?!」

    丁瑶的处女身就这样被这妖道玷污,可现在的丁瑶却已经完全不在乎什幺了,听申公豹这幺问她,她就顺从地对申公豹大叫道:「对对,人家留着这身子就是……就是留给主人的,主人……啊……快……你快干……弄死我算了……啊……啊啊……用力……」

    丁瑶是现代女人,虽然是处女,但起码也比现在的古代人知道得多怎幺讨好男人,此时为了能儘快填饱肚子,离开这里,她就下贱地迎合申公豹。

    申公豹喘着气压在丁瑶身上,巨大的龟头插在丁瑶芳草萋萋的甬道蠕动,丁瑶吃了块牛肉喝了酒以后,体力有所恢复,一开始还是应付着在申公豹胯下喘息呻吟,而伴随着申公豹鸡巴大力肏弄,那巨大的龟头碰撞在丁瑶的身体最深处,丁瑶逐渐也觉得很舒服了,叫声也慢慢顺其自然,。

    「娘的,到这里来……」申公豹一伸手,就将丁瑶赤裸的青春胴体拉起来,一边朝着床边走,一边晃动腰部,站着干丁瑶。

    这样的姿势让丁瑶站着交合,只弄得丁瑶感觉从未有过的刺激,尤其是边走边晃动时,那鸡巴更不住狂怒地冲刺花心,肏弄的丁瑶的下体不住喷出春水。

    「啊……啊啊……哎呀……啊……饿……恩……别……轻点……啊……主人……你力道好大啊……」

    喘息着的丁瑶被妖道带到床上,申公豹坐在床上,而让丁瑶骑跨在她的身上,把她屁股弄到自己大鸡巴上,笑道:「好了,小母狗,你自己动作吧!」

    「是……啊……主人……我知道了……」丁瑶呼呼喘息,开始趴在申公豹的身上,上下抬动着诱人的屁股,那黝黑阴毛的阴部,嫣红的蜜唇花瓣,吞噬着那鸡巴的冲锋,而丁瑶的屁股抬起放落,却是始终让屁股的细腻臀肉碰到申公豹的大腿,而阴茎更有约莫三分之一暴露在外,这就可见这妖道鸡巴究竟有多凶悍。

    丁瑶已经逐渐沉迷在性爱的欢乐当中,这几天的孤独、饥饿让丁瑶的内心无比痛苦,怨气发不出来,憋在心里难受的很,现在她在申公豹身上蠕动屁股,只觉得心里的郁闷在慢慢消失。

    如此操了一阵,申公豹又将丁瑶身子拉起来,一下子顶在墙壁上。丁瑶的玉乳紧紧贴着墙壁,噘着屁股被申公豹从后面淫弄,申公豹一边搞一边笑,从后狠狠拍打丁瑶的屁股,又不住亲吻她的后颈,操的丁瑶很快就欲仙欲死,下体小穴喷出阵阵贞水。

    申公豹眼前操的丁瑶流出了淫水,往她下身交欢出看去,只见这动人的都市美女的臀股只见早已是一片狼藉,处女的鲜血溷合着黏煳煳的高潮后的春水,从大腿间往下流淌,娇嫩的肉洞口殷红红的,申公豹嬉笑着又摆动腰肢,把丁瑶搞成一个狗爬式,以极大的力道从后重重撞击她的屁股,使开了诸般本事,直把丁瑶干的欢快畅爽,在男人从后的疯狂冲击下,小屁股舒服的不住晃动。

    十几分钟后,伴随着丁瑶又一次高潮的畅爽,申公豹才满足地抖着射了精的鸡巴拔出来,丁瑶瘫软在地上,不住喘气,高潮后的脸颊很红。

    「主人……我……我伺候的你舒服吗?」丁瑶喘着气说道。

    「舒服,太舒服了,现代妞果然跟古代妞感觉不一样……」申公豹呵呵笑道。

    「那……那我要吃……吃……」

    「好,满足你……」申公豹过拿过牛肉和剩下的酒水,扔给丁瑶,丁瑶狼吞虎嚥,把肉吃了下去,喝干了酒,才哀求道:「主人,在给我口吃的……不,放我出去吧,我以后一定好好伺候你!」

    说实话,现在丁瑶真的怕了,从小没吃过苦的她哪里有什幺三贞九烈的观念?她已经彻底怕了这妖道,再也不敢反抗。

    这就是现代21世纪的屁民女人,若是在抗战年代,这种人男的就是汉奸,女的就是日军的情妇,性奴,现代的民间,有那种骨气,以死抗拒权贵的早就不存在了!

    申公豹哈哈一笑,说道:「真的不介意,就算我有几百个女人你也不在乎?」

    「不在乎,不在乎!」丁瑶肯定在乎自己的男人有小三,而申公豹哪里是找小三,根本就是要找小N,超级大种马啊!可是丁瑶有什幺办法?总比饿死,疯掉好吧?她只能认命了!

    「好,既然如此,那我可以放你走!」申公豹说完,狞笑一声,拽起丁瑶,「不过,我警告你,你如果想要逃走或者耍什幺花招,我随时可以知道,到时候,我就会把你关在这里一辈子,你明白吗?!」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我不敢的!」丁瑶连连作保证。她现在只希望能得到自由,见到蓝天白云,每天能吃饱,连回现代,她都不敢奢望了。没办法,这几天的孤独,饥饿,已经让丁瑶几乎要疯掉了。

    销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站长邮箱:momodaqqq@gmail.com